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零九章 若不信,你自己來看

第三百零九章 若不信,你自己來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說一下,明天早上就要出發,去珠海參加起點年會,大概有個四五天的樣子,年會期間,我盡量保持一天三更,如果沒三更的話大家見諒,畢竟人在外地也不方便碼字,不過總不會斷更的就是……心神惶惶中,也不知道白雲風怎麼想的,忽然大叫道:「楊開,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你發什麼神經!」楊開惱火萬分。

「嘿嘿……」白雲風慘笑一聲,聲音尖銳道:「若不是你打穿了地面,我們怎麼會落到這裡來,被這一群蜘蛛抓住?」

「我若不打穿地面,你們早就被郭元明那些人給殺了,還能活到現在?」楊開冷笑一聲,知道白雲風恐怕有些神智不清了。

「老子是白家的人,他們那些雜碎敢殺我?」白雲風嘶吼道,「只要我報上真實身份,他們只會拿著我去白家討賞,怎會傷我性命。」

「你或許不用死,不過秋大小姐和駱姑娘若是落到那些人手上,嘿嘿,清白恐怕就保不住了,我想她們更願意被困在蛛網中也不願被那些人抓住。」

「她們的清白與我有屁的關係,老子只要活著就行!」白雲風口不擇言地怒吼一聲。

話一出口,似乎意識到不該說出這樣的言語,突然又緘默下來,悶悶不吭聲。

「白雲風……沒想到你是這麼想的。」駱小曼痛心的聲音傳了過來,其中蘊夾著無比的失望和厭惡。

一個女人的清白,有時候比性命還要重要。那時候如果真的被蒼雲邪地的武者給活抓,駱小曼只會在被凌辱之前自絕生命。

秋憶夢淡淡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小曼不用在意!」

聲音古井不波,聽不出什麼喜怒哀樂。

「貪生怕死,白家的人果然都是軟骨頭!」駱小曼譏諷道。

「懶得跟你們說。」白雲風囁嚅一聲。吶吶不已。這一下他算是徹底與兩個女人撕破臉皮了,雖然不至於刀刃相向,但就算能夠脫困而出,恐怕也不會再走在一起。

楊開和扇輕羅兩人彼此對視著,也是好一陣無語。

沉默許久,楊開才皺了皺眉頭道:「你若想走,現在就可以走了吧?那蛛母也沒有要留下你的意思。」

扇輕羅緩緩搖頭:「可它不放你走啊。」

楊開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嚴肅地打量著她。遲疑道:「我們的交情好像也沒好到這種程度吧。就跟那秋憶夢說的一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扇輕羅只是笑吟吟地看著他。

「你不會認真的吧?」楊開微微動容。

「我說了,毒寡婦一脈的女人,一輩子只會對一個男人動情,你當我騙你?」扇輕羅幽幽一聲嘆息,道:「若不是你上次在我的識海中留下氣息。我才懶得管你死活,你這小混蛋又流氓又好色,早就應該被人殺掉。免得糟蹋那些清白的姑娘們,但事已至此,我有什麼辦法。」

除非扇輕羅不想自己的功法大成!情種已在心間生根發芽。成長飽滿起來只是時間問題。

情種飽滿之時,便需要與所愛的男子一夜春宵。

而且,毒寡婦一脈的女子,一旦動情,比起其他女人更加的刻骨銘心。

所以這一脈的女人。從來都是極其悲涼的一脈。

一面是至死不渝的愛念,一面是所修功法的大成。

即便因為愛念捨棄所修的功法,也抵擋不住彼此間的吸引和誘惑。

扇輕羅的母親寒妃煙,就是在一天夜間,無意中與她父親歡好,待到清醒之後,愛郎橫死身旁,痛苦一生。

楊開的神色凝重至極,深深地盯著扇輕羅的雙眸,似乎要穿透她的心扉,直視她的記憶深處。

扇輕羅微微一笑,毫無顧忌,主動放開的識海的防禦,輕聲道:「若不信,你自己來看!」

楊開也沒有猶豫,神識直接深入到她的識海中。

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和上次見到的情況一般模樣。

大海上方,扇輕羅嬌柔的身軀迎風而立,笑吟吟地注視著楊開的神識,輕聲道:「你可別碰我,這是我的神魂,若是碰到了,後果不堪設想。」

「我知道。」楊開沉聲應道。

兩人的神魂若是交融,或許可以品嘗到那比肉身交融的美妙千百倍的魂交滋味,但若心智不穩的話,只會在魂交中迷失自我,瞬間變成白痴。

其中的利害關係楊開也是清楚的。

扇輕羅素手揮動間,一團團光束打進楊開的神識中。

窺探著這些光束中蘊藏的信息,楊開洞悉了這妖女所有的情感經歷和一切心中所想,毫無保留遺漏,毫無遮掩的可能。

也看到了她們這一脈體質的特殊和所修功法的危害,更意識到了自己將來的命運。

一幕幕的場景在眼前划過,猶如親身經歷,活靈活現。

許久,楊開才慢慢退出她的識海。

雙方眼神交匯在一起,扇輕羅嬌笑道:「現在信了吧?」

楊開面色沉重地點點頭,萬沒想到這妖女所修的功法這麼特殊。

苦笑一聲,楊開道:「我是該說榮幸呢還是該說倒霉?」

她對自己有感覺不假,但到最後要了自己的命也是真的。

扇輕羅神色微微一黯,輕聲道:「我們這一脈的女子,沒有哪一個會真的想殺掉自己喜歡的男人。但是這種吸引是根本無法抵擋的,即便相隔再遠,也能牽扯彼此走到身邊,在混亂和無意識中用自己的清白之身殺掉中意的男子!」

雖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但這不過是一句說辭,真到那時候,恐怕沒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