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飄香城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飄香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半個月後,飄香城。

這是一座繁榮度絲毫不遜於外界任何大城池的存在,也是妖媚女王的行宮所在。

蒼雲邪地,佔地面積廣袤,共分六大板塊,分屬六位邪王鎮守。

以飄香城為中心,方圓千里之地,是扇輕羅的地盤。

這半個月來,扇輕羅帶著楊開和秋憶夢駱小曼兩女穿過了另外兩大邪王控制的地盤,一路小心翼翼地回到這裡。

踏入飄香城後,無論是誰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這半個月相處下來,不但楊開對蒼雲邪地的認知有所改觀,就連秋憶夢和駱小曼也顛覆了自己對蒼雲邪地的印象。

在傳言中,蒼雲邪地內到處都是邪惡武者,邪魔遍地都是,隨便碰到一個人都是大奸大惡罪無可赦之徒。

可在扇輕羅的介紹中,蒼雲邪地並不像外界傳言的那般不堪!最起碼,在她控制的地盤上是這樣的。

不可否認,蒼雲邪地里的姦邪之徒確實有不少,但更多的也都是有真性情之人。

在自己的宗門內犯了事,逼不得已踏入蒼雲邪地的武者比比皆是,也有一些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勢力,為躲避災禍進入蒼雲邪地,更有一些人,只是因為修鍊的功法比較陰暗,便被世人劃為邪魔中,如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可以說很多蒼雲邪地的武者,都有著自己的過往辛酸事,他們並不一定惡貫滿盈。

「世人只認同光明,不承認自己心中的陰暗,所以我們便被稱為邪……呵呵,真是豈有此理!」扇輕羅說起這些的時候也是一臉無奈。

雖然她是六大邪王之一,更統管了千里方圓大地,但仍然無法改變天下人根深蒂固的念頭和看法。

楊開想起了地魔曾經說過的話。

什麼是人。什麼又是魔?人魔本就是一家!

每個人心中都有邪魔。

進了城內,熱鬧至極的城池讓楊開眼前一亮,嘖嘖稱奇。

若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置身在蒼雲邪地內,楊開怕是要以為這裡只不過是跟外面城池一樣的地方。

這裡所有的一切,都與外面城池沒什麼不同,許多普通的販夫走卒在此地生活,來來往往的武者如過江之鯽,大多數人在與這些普通人交流的時候也不曾恃強凌弱。偶有幾個賣相乖張。邪氣滿身的武者,也緊遵著飄香城的規矩,不敢有絲毫造次。

城內,時不時地有些身穿黑色勁裝的武者走過,這些人是維持飄香城秩序的執法隊。

但凡有在飄香城內幹壞事之人,都會被這些執法隊無情攻擊。

所以。在整個蒼雲邪地之中,飄香城是最安全的城池,扇輕羅的有效管理讓這座城池越來越繁榮昌盛。鮮有作姦犯科之人。

女王大人此刻以黑紗蒙面,並未顯露真容,在前頭領路。不緊不慢地走著。

秋憶夢和駱小曼跟在她身後,一邊偷偷觀察城池中的景象,一邊心中暗暗佩服。

能讓整個城池這麼安寧,扇輕羅的手段不簡單。

走著走著,楊開的步伐突然頓了下來。

察覺到這一點。扇輕羅轉過身望著他:「怎麼了?」

楊開咧嘴一笑:「美女,俗話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咱們就在這裡別過吧。」

雖然得美人青睞也是讓人挺開心的事情,但楊開真的怕哪一天扇輕羅把持不住把自己給采了。

而且,與蘇顏他們分開也有一段時間了,楊開更想去打探下蘇顏的情況。

聽他這麼說,扇輕羅美眸流轉,洞悉了他心中所想,笑吟吟地走了回來,一把抓住楊開的胳膊,吐氣如蘭:「你覺得你走得掉么?」

「不用這麼熱情吧!」楊開神色一苦,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就怕扇輕羅不放他走,在回來的路上他也多次嘗試逃跑,可每次還沒開始行動就被她給看穿了。

扇輕羅這麼強大,真要強留下他,他也沒轍。

「外面兵荒馬亂的,你出去了也不見得安全,還是在這裡陪我一段時間。」

「得多久?」

「看我心情吧,咯咯……」

楊開的臉色更陰沉許多,***,這要是留下來了,不就成了這妖女的面首?

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幸災樂禍地看著他,沒來由心中一陣快意。

被扇輕羅束縛著,一身真元都動彈不得,偏偏這妖女還擺出一副及其乖巧的樣子,一手挽著楊開胳膊,輕輕地依偎著楊開,情意綿綿。

幸虧她蒙著面紗,要不然被人看到,指不定飄香城會亂成什麼樣子。

不一會,便來到了扇輕羅的行宮處。

這一座行宮修建的及其富麗堂皇,佔地面積巨大無匹,瓊樓玉宇,飛龍雕鳳,氣勢宏偉。

進了其中,楊開意外地發現這巨大的行宮竟及其幽靜,似乎沒有多少人生活在這裡。

拐拐繞繞,在走廊中行走著,耳畔邊還傳來一些小橋流水的動靜,頗有一股詩情畫意的感覺。

「我這行宮,除了幾個丫鬟之外再沒有旁人,向來冷清,所以你們也不用拘謹!」扇輕羅輕聲解釋著,回到行宮,她也徹底放鬆下來,伸手解開了面上的紗巾,還慢慢地伸了個懶腰,美妙的曲線顯露無疑。

「什麼人!」一聲嬌喝傳出,旋即一道紫色的身影迅速逼近。

「是我!」扇輕羅輕輕地答道。

那邊來人頓了頓,以更快的速度飛竄過來,眨眼間,一個相貌甜美,嬌小玲瓏的女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大人,您終於回來了!」這女子看著只有雙十年華,正是青春美好時,待見到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