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一十三章 避而不見

第三百一十三章 避而不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且不管扇輕羅派這一大兩小三個女子來到底有什麼目的,她們三人服侍的倒是很貼心。

這一棟閣樓,二樓處是歇息的地方,一樓里是個大浴池,白玉雕砌而成,造價不菲,至於三樓倒沒什麼講究,大概只是個欣賞風景的位置。

在那美婦芸麗的指使下,若雨若晴兩個妙齡少女一左一右攙著楊開,也不管他樂意不樂意,直接將他帶到了一樓浴池前。

裡面水霧蒸騰,花香撲面,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準備好了一池熱水,而且這水池中布滿了各種顏色的花瓣。

楊開臉色一黑。

一個大老爺們的在這裡泡花瓣澡,怎麼想怎麼怪異。

「公子請先沐浴更衣。」美婦芸麗從始至終臉上都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起來賞心悅目。

楊開沉著臉點點頭。

等了好半晌,發現無論是她還是若雨若晴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不禁愕然地看著她們,道:「你們大人不會叫你們來幫我洗澡吧?」

美婦芸麗抿嘴一笑,嬌滴滴地道:「若是公子想的話……奴婢等人聽從吩咐……大人說了,您的任何要求都得滿足……」

說到最後,聲音漸低,臉蛋兒紅起來,也是有些羞赧。

若雨若晴更是嬌軀緊繃著。

「不用麻煩,你們先出去吧。」楊開擺了擺手。

美婦的一雙桃花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詫異,驚訝地瞥了楊開一眼。倒是若雨若晴,聽到楊開這話,如夢大赦,都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

三人翩躚告退,楊開這才脫下衣服,跳進浴池中洗著身子。

池水的溫度不冷不熱,正好洗去這一段時間的疲憊。

也不知道蘇顏現在怎麼樣了。從虛空甬道離開,應該瞬息就能抵達萬里之外,他們現在在哪呢?凌霄閣又怎麼樣了?師公他們那一戰的結果如何?

楊開有些心煩意亂。

……

閣樓外。碧洛正氣鼓鼓地站在外面等待,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大人要對那小子這麼好,不但給他提供最好的住處。甚至連行宮內最好的婢女也派了過來。

那三人不管是姿色還是氣質,在行宮內都是排得上號的,這等體貼的照顧,便是其他邪王來拜訪的時候也不曾有過。

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此刻該不會已經把芸麗和若雨若晴給吃了吧?

這麼一想,碧洛更是氣憤,心中暗暗為那三女感到不值,芸麗也就罷了,守寡多年,久未滋潤。對這方面定然也是想的,與那小子湊到一起,天雷勾動地火不足為奇,但若雨若晴是與碧洛一起長大的姐妹,兩人都是心思單純的小丫頭。清白的身子真要是被那小子給糟蹋了……

老娘閹了他!碧洛眼中閃過一絲殺機,芳心暗暗下定決心。

正憤怒間,卻見芸麗和若雨若晴兩人一起從裡面走了出來。

「咦……」碧洛怔了怔,旋即大喜過望,趕緊衝過來拉著若雨若晴的手,急切道:「你們沒事吧。沒被他給非禮吧?」

若雨若晴兩女臉色一紅,趕緊搖頭。

美婦芸麗吃吃一笑:「碧洛姑娘多慮了,那位公子看起來不像是什麼好色之徒,本分的很呢。」

「不會吧?」碧洛吃了一驚,「你把大人的叮囑跟他說了?」

「一字不落地說了。」芸麗微微點頭。

「他就沒對你們動手動腳?」碧洛歪著小腦袋一臉不相信地問道。

「沒有。」芸麗輕笑,「不相信的話你問問若雨若晴兩個丫頭。」

碧洛狐疑地看向她們。

若晴搖了搖頭,紅著臉道:「碧洛你自己想多了,剛才可嚇壞我了,我還真當那人是什麼登徒子。」

「怪事了,怎麼會這樣?本姑娘看男人一向挺準的,那小子一看就是一肚子壞水的類型,沒道理不非禮調戲你們呀。」碧洛皺著眉頭,忽然眼前一亮,哼哼道:「是了,定是初來乍道有些不好意思,男人嘛,都是那副德行,你們又不是沒見過那些來行宮裡做客的邪王公子們,哪一個看著你們不流口水,恨不得把你們全扒光然後抱到床上去。」

聽她這麼一說,若雨若晴又緊張起來。

「他肯定就是這種類型,先裝著斯文來降低你們的警惕,然後趁你們不備,連身子帶心一起吃掉,其實他就是個衣冠禽獸!」碧洛雙眼冒光地推斷著。

「啊……」若雨若晴嚇了一跳。

美婦芸麗哭笑不得:「碧洛姑娘你別嚇唬她們了,那位公子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再說了,若他真要動手……我們也沒法反抗……」

碧洛氣哼哼地看著她,忽然撲上去,一雙手緊緊地抓住了芸麗胸前的兩團柔軟,使勁揉捏著,獰笑道:「看樣子芸姐姐你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是不是行宮裡從來沒有男人入住,這些年沒被滋潤,自己忍不住想要倒貼了?」

驟然被襲,胸前的兩粒敏感被碧洛精準地揉捏著,美婦芸麗險些沒軟倒在她懷裡,潔白的臉蛋上驟然浮現酡紅醉人之色,咬牙著聲若蚊吶道:「你瞎說什麼?」

「哼,這麼敏感,果然是了!」碧洛不但沒放手,反而還變本加厲,運轉真元,化為一股股衝擊,自指尖有節奏地衝出,兇猛刺激著那兩粒殷紅。

「嗯……」銷魂的呻吟從美婦的口中傳出,一雙桃花眼瞬間迷離,肌膚上也泛起了異樣的紅光。

聲音入耳,若雨若晴心中泛起怪異的感覺。

碧洛嘻嘻一笑,腦袋湊到美婦修長白皙的頸脖間,伸出一條丁香小舌,舔了舔美婦的耳垂。

芸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