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一十四章 寶庫

第三百一十四章 寶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寶庫?」楊開心中一動,暗罵那妖女這是要誘之以利么?

心中念叨著富貴不能淫,嘴上卻道:「那寶庫有什麼好東西沒?」

「廢話!」碧洛瞪了他一眼,「大人的寶庫好東西自然多多。大人說你實力太低,進她的寶庫可以尋些修鍊用的東西,以增強自身!」

「那還等什麼。」楊開催促道。

見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碧洛越發在心中鄙視他了,暗罵一聲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雖然很不情願,但只要是扇輕羅吩咐下來的事情,碧洛都不會有任何異議地去完成。

「跟我來吧。」有些不耐煩地說了一聲,當先領路離去。

在行宮走了許久,忽然來到一間僻靜的廂房前,進了廂房,往內走不到十丈,迎面便看到一扇厚重的大門。

這大門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鑄成,看樣子有些年頭了,而且厚重樸實,分明不是容易破開的東西。

更詭異的是,大門上根本就沒有把手,也沒有任何縫隙,它就像是連接兩邊牆壁的整體。

碧洛從腰間摸出來來一塊黑色的長方形物體,芊芊玉手迅速打出結印,往這東西內灌入真元。

片刻後,將這個長方形物體往大門上一貼。

伴隨著一陣轟隆隆的聲響,厚重的大門轟然打開。

楊開好奇打量,忍不住贊道:「這地方用來藏東西倒是安全的很。」

碧洛輕哼一聲。傲然道:「那是自然,整座寶庫都是用赤蕭黑金澆注成的,就算是神遊境頂峰的高手來這裡,一時半會也休想打開寶庫,這裡可以說是天下最安全地方了。」

聽她自吹自擂,楊開也沒反駁她,只是隱蔽地撇撇嘴。

若論安全。自己的黑書空間才是最安全的的地方。

「進來吧!」碧洛當先走了進去,對楊開招呼道。

待兩人都進去之後,寶庫的大門才再次關閉。

這個寶庫雖然封閉。可並不昏暗,四面的牆壁上點綴著鵝卵石大小的寶珠,寶珠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將整個寶庫都照耀的光輝明亮。

進了裡面,碧洛面無表情地跟楊開介紹道:「那邊是放金銀細軟的,這裡是放草藥的,這裡是丹藥,這裡是秘寶武器,這裡是功法武技……恩,自己去看吧,有事沒事都別來煩我!」

她似乎迫不及待要將楊開打發掉。

楊開捏了捏鼻子,皺眉道:「碧洛姑娘,你家大人有沒有說我可以從這裡拿多少東西?」

碧洛冷笑一聲。鄙夷道:「你還想拿多少啊?」

「我就是問問!」

碧洛沉著臉,不耐道:「大人說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哦。」聽她這麼說,楊開便沒顧忌了,直接走到那一堆草藥所在的地方尋覓起來。

看他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碧洛忍不住嘀咕一聲:「哼。果然是鄉巴佬,真想不明白,大人怎麼對他這麼好!」

一邊說著,一邊迅速來到秘寶那一塊,輕車熟路地從裡面取出一對精緻的耳環,這一副耳環呈幽藍的顏色。看起來晶瑩剔透,似乎像是兩滴淚水。

將耳環捧在手心,碧洛笑逐顏開,再也不願鬆手了。

楊開在另一邊嘿嘿冷笑著。

扇輕羅那妖女把自己軟禁在行宮內,雖然她也沒有惡意,可多少讓人心裡不爽。但她居然會讓楊開進入寶庫,可就是她的失策了。

若是楊開樂意的話,將這整座寶庫徹底搬空都不是什麼問題,黑書空間可是比這個寶庫的空間大太多了。

不過楊開也不想暴露出黑書空間的秘密,所以只能在這裡尋些對自己有用的東西。

丹田裡的陽液該補充一些了,傲骨金身內的能量不虞擔心,儲藏量很龐大,根本不會有乾枯的顧慮,唯獨陽液始終在減少。

但凡是陽屬性的草藥和丹藥,一概不放過,全被楊開收進了黑書空間內。

恩,滋養神魂的草藥和丹藥也比較稀少,同樣不能放過。

五彩溫神蓮需要這些進化,自己的神識需要這些來擴大,都統統地掃進黑書空間里。

功法武技什麼的,楊開倒是不怎麼上心,功法自己不需要,武技的話這裡應該也沒有太好的東西。

楊開更想找一本高品質的神魂技來修鍊。

神識雖然早早地就淬鍊出來了,但因為沒有神魂技,所以直到現在也沒發揮出多大的作用,只用在查探四周的環境上了。

可是在這寶庫內找來找去,也沒找到什麼像樣的神魂技,偶有一兩本,都是地級以下的垃圾貨色,這樣的神魂技,楊開委實有些看不上眼,就算修鍊也派不上什麼大用處,只會浪費時間。

尋來尋去,只找到些陽屬性的草藥和丹藥,除此之外,就是少量用來滋養神識的東西了。

象徵性地取了兩瓶天級丹藥拿在手上,楊開找了半天才找到碧洛。

這妖嬈的妙齡少女此刻已經將那一對耳環佩戴在精緻的耳垂下,手上拿著一個鏡子左右比照,嘻嘻傻笑不停。

楊開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把她嚇了一跳,小手輕拍著酥軟的胸脯,皺眉喘了一口氣,氣哼哼道:「你這人怎麼走路也沒個聲音?」

楊開訝然:「是姑娘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吧?」

碧洛小臉一紅,悻悻地將耳垂上的耳環取了下來,又仔細收好,放回原處,戀戀不捨地收回目光,道:「找好了?」

「恩。」

「找到什麼了?」

楊開揚了揚手上的兩瓶丹藥,碧洛微微有些詫異。輕笑一聲:「看不出來,你這人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