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二十一章 療傷

第三百二十一章 療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碧洛小心翼翼地跟在楊開後面,懷裡抱著十幾瓶恢復神識力量的丹藥,一雙美眸在那不算偉岸的身影上打量不停,眉宇間的神色複雜又懊惱。

今天這事乾的實在是讓她後悔不迭。

要是不帶他去樂天葯坊的話就什麼事都沒了,關鍵是自己先抱著讓樂煜教訓他的主意,結果又不想這麼惡毒,反倒得罪了他,偏偏他還這麼強大,竟能與樂煜一戰不落下風。

稀里糊塗的弄到最後,碧洛感覺自己里外不是人,沒臉沒皮。

一路行來,楊開的緘默和冷淡更加讓她如芒刺背,渾身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回到了行宮,碧洛實在忍不住了,迅疾幾步來到楊開前方攔住了他,氣哼哼道:「你怎麼一聲不吭?」

楊開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眉宇微皺。

「喂!」碧洛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這傢伙,怎麼不理人,我知道你很厲害,但也不用不理人吧?之前我帶你去樂天葯坊,確實想讓樂煜教訓你一頓,誰叫你那麼討厭,可是後來我也不想了呀,但那時候局勢已經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哎,對不起好吧,你別生氣!」

碧洛雖然是個孤兒,出身也不高貴,但她再怎麼說也是扇輕羅眼前的第一紅人,而且生得妖嬈艷麗,向來眼高於頂,平日里頗為傲慢。

再加上她獨特的愛好,所以從來都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中。

扇輕羅那天將楊開帶回來,不但將鳳還樓讓他居住。還遣下三個行宮裡最好的女子來服侍,自然讓碧洛有些氣惱。

她對楊開本就沒什麼好印象,只是迫於扇輕羅的命令,才與他接觸而已,心裡並沒將楊開當回事。

直到今天這一戰,楊開能與樂煜一較高下,甚至不落下風。碧洛才意識到這個男人跟別的男人有些不大一樣,也明白扇輕羅為什麼會這麼看重他了。

以她的脾氣和高傲,能在此時誠懇地道歉。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極限。

站在原地,楊開眉頭緊皺著,只是看著她。沒有說話。

碧洛神色頓時不悅起來,氣鼓鼓地道:「我都道歉了,你就不能原諒我么?不是說男人的氣量都很大,我看也不過如此!」

楊開忽然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了碧洛胸前的衣襟,直接將她提到自己面前。

碧洛霎那間花容變色,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要出手攻擊,但一想起楊開那駭人的戰力,她又趕緊忍了下來,只是驚聲喊道:「你幹什麼呀!」

「再敢算計我。你就死定了!」楊開冷哼一聲。

語氣森冷,擲地有聲,絲毫不像開玩笑,察覺到他的認真,碧洛芳心一陣顫慄。渾身冰涼。

正欲嘴硬逞強幾句的時候,楊開又突然鬆開了她,面色一白,張口就朝旁邊吐出一口鮮血。

鮮血中,還蘊藏著一絲紫色的能量,那一絲能量在蠕動。似乎活了一般。

「啊……」碧洛顫聲驚呼。

「滾遠點!」楊開忽然掃出一道掌風,將碧洛推出十幾丈,下一刻,身上便被一片紫色的邪火包裹,熊熊燃燒著。

徹骨的冰寒傳開,楊開的頭髮衣服剎那間雪白皚皚,一縷縷冰寒的氣息猶如實質般蔓延。

咔嚓嚓……

以楊開所站位置為中心,方圓十幾丈範圍瞬間冰封。

碧洛美眸劇烈地顫抖著,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

原來,這個人並沒有徹底化解樂煜招式的威力,而是不知用什麼方法封印在體內,現在又再一次發作了出來。

這是來自凶煞邪洞的紫靈邪火!

並非真的火,而是紫靈邪氣凝聚而成的一股能量。樂煜將之吸收煉化,摻雜在招式之中。

這種邪惡的能量及其難纏,一旦中招,便如跗骨之蛆,除非實力遠超過樂煜,否則早晚會被這股邪惡能量吞盡一身元氣,冰凍致死。

碧洛只是聽聞過,以前從未見到,也是在今天才有幸目睹。

「你受傷了?」碧洛顫聲詢問,察覺到楊開現在的狀態,芳心裡的不滿瞬間被愧疚取代。

「廢話,你被那狼牙棒打一下試試!」楊開咬牙答道,深吸一口氣,運轉真陽訣,將體外的紫靈邪火再一次壓制進經脈內。

樂煜不愧是年輕一代的高手,與他一戰沒有打到最後,雖然場面上看起來楊開大獲全勝,樂家的神遊境高手都跑出來陪不是。

但真正的結果唯有楊開自己知道。

真的再打下去,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畢竟樂煜的境界比他要高出四個小層次。

而且那一狼牙棒砸的也相當瓷實,縱然有千蕊血海棠防護,楊開也是被砸的五臟六腑移位,直到現在還沒緩過氣。

「那怎麼辦啊?」碧洛焦急地詢問。

「療傷啊,你豬腦子啊!」

「哦,那趕緊回去!」碧洛急忙道,走上前來攙扶著楊開,迅速朝鳳還樓趕去。

雖然楊開罵她豬腦子,碧洛也沒有絲毫惱意,最起碼,她從楊開的語氣中感受不到那森冷的殺機。

這也就是說,他已經不是那麼生氣了。

鳳還樓。

楊開一回來便直接來到一樓處,奔襲中衣衫退去,迅速竄進那個滿是溫水的浴池中。

屋外,三個服侍楊開的女人和碧洛並肩站立。

「公子這是怎麼了?」美婦芸麗察覺有些不對,輕聲開口問道。

「跟樂煜打了一架,受了些傷。」碧洛輕聲答道。

「啊……」芸麗伸手捂著殷紅的嘴唇,美眸中滿是駭然之意,「跟樂家的那個少爺打了一架?為什麼打架?」

「你別問了,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