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二十七章 拿什麼換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拿什麼換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貌似……有要感冒的跡象,這兩天一直輕咳啊,現在上顎也有點腫了,今天還要去掃墓……洞穴似乎極深,楊開下墜了好片刻功夫也沒到底部。

再過一會兒,忽然有打鬥的動靜從下方傳來,一團團忽明忽暗的光芒在眼帘前一閃而逝,應該是有人正在釋放武技。

楊開更加凝重戒備起來,心知扇輕羅所言不假,這凶煞邪洞雖然兇險萬分,但卻每時每刻都有人在裡面歷練。這才剛進來,居然就遇到人了。

越是危險的地方就越是有好處,凶煞邪洞的種種奇妙,足以吸引人蜂擁而來。

這也是現在天下大亂的時候,許多人正在外面作戰,若是平常時期,這裡的人只怕會更多。

人多就會有紛爭,就會打架流血,這在任何一處地方都是亘古至存的道理。

再過片刻,打鬥聲和光芒變得清晰。

楊開側耳傾聽,察覺對方應該是有四個人,實力也不是很高,大概全是真元境的武者。

下墜中,悄悄放出神識感受一番,一道道陰邪至極的能量遍布在神識範圍內,這些能量或強或弱,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應該就是所謂的邪靈了。

也有一些武者活動的氣息,不過分布的很散,彼此間井水不犯河水。

雖然暫時沒察覺危險,但楊開還是很快就把神識收了回來。

神識外放是很危險的事情。萬一遇到什麼能傷害神識的攻擊,就可能會受傷。所以就算是神遊境高手也不會時刻外放著神識,只是偶爾會用神識查探周圍環境而已。

足足半盞茶功夫,楊開才來到洞底。

面前不遠處就有四個人的身影正在奮力戰鬥,各種武技打出,眾人配合親密無間,你退我進。你往我還,進退有據,不見絲毫慌亂。

與他們戰鬥的是幾道呈現出綠油油光芒的東西。這些東西看著象人,面龐部位上也是有模糊而猙獰的五官,但那身體又像虛無又像實體。飄渺虛幻。

猙獰咆哮中,一陣陣鬼哭狼嚎,陰風森森的動靜傳出,雖然都不算太強大,但極難殺死。

這應該就是邪靈了!果然有些詭異。

楊開忽然出現在他們身後,這幾人竟沒一個察覺,大概也是太過專心於眼前的戰鬥了。

為免發生什麼誤會,楊開故意弄了些聲響。

四個皆是一驚,慌忙扭頭回望。

下一刻,便有一個人沉默著跳出戰圈。面向著楊開,警惕地戒備。

楊開面無表情,也沒流露絲毫敵意,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他們戰鬥的結束。

那人看了一會兒。也發現了這一點,不禁沖楊開嘿嘿一笑,算是示好。

楊開淡淡點頭,也沒去理會他,只是靜靜地打量凶煞邪洞的環境。

這地下似乎別有洞天,整個地底都是中空的。只是偶爾有一些石柱聳立,高不知幾許。

邪洞內一片荒蕪,幾乎看不到一點生機,難免會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環境也是相當複雜,盤根錯節。

雖然是在地底深處,但這裡卻並不黑暗,到處都是那種瑩瑩的光芒閃爍,似乎有些像螢火蟲,又有些像鬼火,將整個蒼雲邪地印照的如修羅煉獄般,連帶在裡面的人,也看起來猙獰可怖。

看了一會,楊開心中已有計較。

若是地魔此刻在就好了,這些綠油油的邪靈對他來說,無疑是大補的食物。可惜他現在大概還在困龍澗底吸收邪魔之氣,沒這個福分了。

面前的幾個武者,雖然有一人警惕楊開,少了一個同伴作戰,但剩下的三個也不敢再藏私,各種兇猛武技打出,很快就將幾隻綠色的邪靈擊殺。

伴隨著一陣陣尖銳的嚎叫聲,那些綠色邪靈的身體忽然崩散,消弭在空氣中。

只留下幾團看起來很清澈,但其中依然蘊藏一些陰邪之力的東西懸浮在半空中。

邪靈本源,楊開心神一動!

所有來凶煞邪洞的武者,都是為了這邪靈本源,吸收煉化它,可以從中獲得種種好處。

不過這幾團綠色的邪靈本源看起來有些弱的樣子,並不算多濃郁的能量。

發現這一點,楊開便收回了目光。

那幾人都看了看楊開,對他的安穩表現很滿意,其中一個看上去比較沉穩的男子對另外一個女子道:「蓉妹,把東西收起來。」

「哦!」那女子點點頭,然後從腰間的布袋裡摸出一個小巧的瓶子,將瓶子對準那幾團綠色的邪靈本源,微微運轉真元。

咻咻咻……

並不算太大的瓶子將這幾團邪靈本源都收了進去,那少女笑嘻嘻地晃了晃瓶子,一雙美眸一霎不霎地盯著,一副很滿意的表情。

楊開眉頭皺了皺,好奇地打量這一切。

剛才說話的那個男子似乎察覺到這一點,不禁爽朗一笑,沖楊開抱拳道:「在下陶陽,敢問閣下怎麼稱呼?」

「楊開!」

「原來是楊兄。」陶陽呵呵笑著,劍眉揚起,直言道:「看楊兄的樣子,好像對這裡不太了解啊。」

「恩。」楊開點點頭,扇輕羅只跟他說了凶煞邪洞裡面的危險和機緣,並沒有說還有這種可以收取邪靈本源的瓶子,所以他對這個也挺在意的。

「第一次來?」

「第一次。」

「難怪。」陶陽看起來有些自來熟,最起碼沒有表現出惡意,更沒有依仗人多來以多欺少。

楊開覺得有必要重新審視一下蒼雲邪地的武者!世人對蒼雲邪地恐怕有太大的成見,所以覺得在這裡生活的任何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