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三十二章驚變

第三百三十二章驚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感冒似乎嚴重了,一整天都在咳嗽,咳的意識都快模糊了,還好沒發燒,求撫摸,求安慰啊……兩派人馬匯聚一處,簡單地商議一番,便決定朝前推進。

沈奕不甘不願地走在最前面帶路,他的身旁是兩個逍遙宗的弟子,一男一女。餘下的眾人分散在後,呈扇形排布,隨時準備進入戰鬥。

走不多時,果然見到兩隻紫盈盈的邪靈從前方飄蕩過來,這兩隻紫色的邪靈煞氣濃郁,比起紅色的邪靈更加兇殘,身體上也凝實很多,就連五官也清晰不少。

甚至,它們還生出了兩隻觸手般的東西,隱約可見模糊的五指,鬼氣森森。

「來了!」沈奕沉喝一聲,一身真元暗暗催動。

「你們一個,我們一個!」餘慶淡淡地說了一聲,鬼王谷和逍遙宗的人皆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分散兩旁,各自朝一隻邪靈應戰上去。

鬼哭狼嚎的聲音傳出,直抵心底深處,讓人遍體生寒。

電光火石間,眾人便與這兩隻紫邪靈交上手了。

鬼王谷的弟子們打出各種陰氣森森的武技,彼此間相互配合,與那一隻邪靈周旋。

逍遙宗的人也同樣如此,只不過他們打出來的武技不似鬼王谷這般難看,反而有些讓人賞心悅目的感覺。

楊開只在一旁掠陣,並未多出手。時不時地打上一兩招做做樣子,他想看看紫邪靈究竟強到了什麼程度。

片刻後,也算摸清了底細。

紫邪靈確實比紅邪靈難對付的多,鬼王谷這七八個人聯手,雖然穩佔上風,卻也不敢貪功冒進,穩紮穩打。一點點地消耗邪靈的力量。

這樣的一隻邪靈,如果有三隻一起撲上來,楊開估計鬼王谷的這些人就無法應付了。

一群人激戰良久。先後將各自的邪靈擊殺,留下來的邪靈本源濃郁至極。兩派各有人神色喜悅地手持凈靈瓶上前收取本源。

第一次合作,效果頗是喜人。無論是鬼王谷還是逍遙宗都相當滿意。

「繼續!」餘慶嘴角噙著一抹微笑,沖沈奕偏了偏腦袋。

沈奕也沒怨言,依然和另外兩個逍遙宗弟子走在前頭領路。

一路殺過去,斬獲紫邪靈數量不菲,半日之後,兩派都各自收了有五六團本源了。而且這些邪靈都是兩隻兩隻聚集在一起,讓兩派都不會落空。

場面頗有些其樂融融,合作無間的感覺。

但楊開卻敏銳地發現,冷珊一直在警惕逍遙宗那些人的動靜,即便是在作戰中。也絲毫沒有放鬆。

又一次成功擊殺了兩隻邪靈之後,那個專門負責收取本源的鬼王谷弟子正要上前收取,逍遙宗那邊卻是突然飛竄出來一個女子,咯咯輕笑著,把手一伸。直接將那團邪靈本源吞噬進了體內。

旋即輕飄飄地又回到了逍遙宗的陣營中,俏臉上一片得意和滿足的表情,她身邊的那個逍遙宗男弟子更是在她的小嘴上親了一口,贊道:「寶貝兒你膽子真大。」

「嘻嘻,人家還不是想你更強大些。」那女子嬌滴滴地說道。

「餘慶!」沈奕見狀,忍不住怒喝一聲。「你什麼意思?」

餘慶呵呵一笑:「沒什麼意思啊。」

「那團本源是我們的,你們這樣明目張胆地搶走算什麼?」沈奕面色陰冷,鬼王谷眾弟子也是一片不岔之色。

「沈奕你說的這麼見外幹什麼,逍遙宗,鬼王谷,本就是一家,大家現在又精誠合作,理當互相幫助,我們收了本源不就等於你們收了。」餘慶絲毫不以為意,輕描淡寫地說道。

「那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你們擊殺了邪靈,我們也可以收取本源?」沈奕神色陰沉,冷幽幽地看著他。

「只要你們有這個本事,也無妨,呵呵!」餘慶輕笑著,「別動怒嘛,不就是一團本源,比起黃泉池,你們鬼王谷更需要這個吧?放心,這次事成之後,黃泉池保證給你們開放一個月,我餘慶說到做到!」

聽到黃泉池,沈奕眉頭皺了一下,悶了好半晌才輕哼一聲:「希望如此!」

也不想再糾纏下去,鬼王谷弟子對黃泉池實在沒什麼免疫力,若不是逍遙宗實力頗強,鬼王谷早就舉宗攻打過去了。

兩派繼續朝前推進,但因為剛才的事,和諧的氛圍分明已經被打破了。

楊開跟在冷珊身邊,輕聲詢問道:「怎麼剛才那個女子直接把本源吸進體內了?我看她修鍊的也不是克制邪靈的功法啊。」

正因為被她直接吸進體內,所以鬼王谷的弟子才沒來得及收取,畢竟用凈靈瓶收本源,需要消耗一點時間。

「那是媚奴……」冷珊輕聲回應著,「可以給逍遙宗的男弟子承受各種損害。莫要小看了這些人,逍遙宗的男人,用特殊的功法調教媚奴,讓媚奴對他們死心塌地,就算讓她們去死,她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這麼厲害?」楊開驚呼,這逍遙宗頗有些手段啊,調教的女人身心都完全託付了。

「恩,媚奴直接吸收那本源,肯定會有些損傷的,不過她不在乎,逍遙宗的男人也不在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是這樣了,而且,逍遙宗的男人,每個人手下都不止一個媚奴,死了也就死了,他們不會放在心上的。」

「太畜生了!」楊開鄙夷一聲。

「你抬舉他們了,他們連畜生都不如!」冷珊冷笑著。

兩人說話的時候,楊開果然見到剛才收取了本源的那個女子。正肆無忌憚地親吻著自己身邊的那個逍遙宗男弟子,嬌喘連連,香舌捲動,媚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