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囂張跋扈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囂張跋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站在高台上朝下望去,底下那覆蓋地面的邪煞泉水已經抬升了很高的位置。

這些泉水並非真的水液,可看上去跟水液一般模樣,濃稠流質,其中蘊藏了種種邪惡和危險。

邪靈們對這些泉水趨之若鶩,不停地吞噬其中的能量,但如果武者掉進其中,肯定是沒什麼好果子吃的。

可是現在,一身黑氣包裹著的楊開根本未被邪煞泉水影響分毫,宛若在水中暢遊的魚兒,不停地遨遊穿梭著。

所過之處,所有散落在外的邪靈本源統統被他吸進了體內。

偶爾碰到一兩隻不長眼的邪靈,竟也沒被攻擊,那些邪靈似乎發現不了他的存在,竟對他視若無睹。

一群人都看呆了!

高台上那老者同樣如此,睚眥欲裂,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這小子此刻的狀態無比詭異,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能量與剛才的完全不同,充滿了邪惡殘暴的氣息,他就像是一尊殺人如麻失去理智的大魔頭,那氣息之邪惡讓人心中戰慄。

更讓老者震愕的是,楊開此刻正在底下收取著邪靈本源,邪靈們互相廝殺到現在,下方的邪靈本源多不勝數。那小子只是過去晃一趟,便收了足足幾十團,看得讓人眼紅又嫉妒。

而且他是直接將邪靈本源吸進了體內,似乎根本不擔心這些本源中蘊藏的邪惡會對他造成什麼危害。

「嘿嘿嘿嘿……」楊開一邊歡快地在邪煞泉水中遊動收取本源,一邊不停地傳出那森冷的笑聲。

笑聲中有些意外和得意,更多的卻是興奮。

身心皆是興奮異常,就連一身的血液也沸騰起來,好似懷裡抱著一個脫光的美人,正在上下其手,品嘗美妙。

傲骨金身內傳來一陣陣有節奏的蘊動。剛才吸入體內的那些邪靈本源,讓金身也歡愉萬分,瘋狂地吞噬周圍的邪煞泉水中的邪惡能量,這些能量似乎非常合金身的胃口。

身體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周圍的邪惡統統吸進體內。

楊開非但感覺不到難受,反而一臉欣然。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既然金身喜歡這樣的能量,也無需去深究。只管吸納就行了。

吸了好大一會。楊開驀然有一種飽和的感覺。

倒不是金身飽和了,金身就是個無底洞,吸納多少能量都不會飽和,而是他當前的境界到了極限。

不突破這個桎梏,金身也不會再吸納,要不然恐怕會對楊開造成負擔。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不禁有些可惜。

這一通狂吸,不但讓金身大補一番,丹田內也存儲了近百團邪靈本源。這些本源楊開還沒時間去煉化,只能暫時放在丹田內。

已經沒法再存更多。

尤其是那隻魂邪靈留下的特殊本源,讓楊開極為在意。比起其他的本源,這一團無疑是有些與眾不同的。

得趕緊煉化了,才能吸納更多的本源,也可以趁機突破當前境界。

這麼一想,楊開的心頭頓時火熱起來。

轉頭看看。高台上那一群人依然在擔憂地望著自己,尤其是胡家姐妹,兩人美眸中的憂慮和掛心是無法掩藏的。

心頭不禁一暖,楊開竄到高台下沖他們招手:「把所有的凈靈瓶都給我。」

「嘿嘿……」沈奕一臉貪婪地奸笑兩聲,「就知道楊兄仗義!」

說著,趕緊將所有人的凈靈瓶收集起來,朝楊開拋了過去。

只有五個凈靈瓶而已。其中有三個是寶器宗帶來的,鬼王谷的人帶了兩個,胡家姐妹只是逃難避進此處,自然沒有凈靈瓶。

一個瓶子可以裝二十團本源,五個凈靈瓶,就是百團!

這麼龐大的數量,任誰都不免動心。

楊開繼續回到邪煞泉水中穿梭,肆無忌憚地在無數邪靈中間遊盪,不停地用凈靈瓶收取著本源,裝滿一個瓶子再換另外一個。

不大一會功夫,五個瓶子都裝滿了。

老者和逍遙宗眾人巴巴地看著,每個人的眼中都寫滿了貪婪和羨慕。

他們在這高台上打生打死的,連收取本源的時間都沒有,可楊開倒好,毫無顧慮地在泉水中遊盪,收取一團又一團讓人眼紅的本源。

兩相比較下來,哪裡不羨慕嫉妒?

那老者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一張老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心中各種滋味翻滾。

早知道這小子有這麼大的能耐,他哪裡會跟楊開撕破臉皮?可直到此刻才見識到他的詭秘和強大,後悔也無用。

剛才打楊開的那一招,徹底斷送了他交好楊開的希望。

就算不能讓他幫自己弄出那神奇的防禦罩,現在讓他幫自己收點本源也是好的啊!他在下面收本源的動作,比摘西瓜還要簡單。

***,真是流年不利,白白放過了這麼好的機會!

一瞬間,老者覺得牙疼,肝疼,胃疼,渾身上下,哪兒都疼。

楊開拿著五個裝滿的瓶子,朝上面拋了過去,自己也沒急著回去,而是懸浮在邪煞泉水之上,扭過頭,陰森森地看了老者那邊一眼。

老者心中一突,不知楊開那眼神是什麼意思。

正糾結間,卻見楊開沖他咧嘴一笑,那猩紅的雙目中有一種別樣的味道,竟是慢悠悠瀟洒萬分地飛了過來。

高台上的所有人都如臨大敵,緊張戒備。他們現在應付邪靈就有些捉襟見肘,若是楊開再趁機落井下石,那就完了。

這可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餘慶心中暗暗責怪老者剛才的魯莽,遠遠地跟楊開陪笑,口上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