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四十七章 魑魅魍魎

第三百四十七章 魑魅魍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青衫老者提著楊開迅速朝凶煞邪洞內部衝去,其他三人也緊隨在一旁。

那一個綠衫老者回頭笑吟吟地看了一眼,眼中流露出滿滿的興趣,忽然隨手一甩,兩道碧綠色的光芒如出洞的靈蛇一般朝後飛去。

胡家姐妹的喊叫聲才落音,嬌柔的身子便被這碧綠光芒擊中。

旋即,姐妹兩人同時變得綠油油起來,這一變故讓她們震愕當場,趕緊查探自身,卻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勢,真元運轉也不會有什麼阻礙。

冷珊卻是面色大變,驚聲道:「跗骨幽影!」

鬼王谷眾人再看向胡家姐妹,眼中儘是流露出一種同情的味道。

「什麼意思,這是什麼?」胡嬌兒沉聲問道。

冷珊面色及其難看,憂心忡忡,遲疑了一會兒,這才開口解釋:「魑魅魍魎,其中有一人身穿綠色長袍,這人喜好女色,你們恐怕被他盯上了。這跗骨跗骨幽影便是他的獨門絕技,一旦被打中,他便可以時時刻刻感受到你們的位置,甚至可以用這一招來影響你們的心神,讓你們束手就擒,乖乖聽話。」

胡家姐妹花容頓時失色。

「而且,你們身上的顏色也是這一招的標誌,只要到了外面,任何人見到這種顏色,都會知道你們中了跗骨幽影。」頓了頓,冷珊繼續道:「現在他要去裡面查探情況,分身乏術。所以才會在你們身上留下跗骨追影術。待到裡面的事情一完,就肯定會去找你們。」

「縱然他不親自去,也有人會擒拿你們,送給他,以博取他的好感,你們麻煩大了!」沈奕也神色凝重。

「有沒有破解的辦法?」胡嬌兒臉色冰冷,沉聲問道。

「神遊境九層的高手都不一定能破解。除非殺了他,或者找實力更高的人!」冷珊咬了咬嘴唇。

聽她這麼說,胡家姐妹的心頓時沉入谷底。

這邊胡家姐妹的情況楊開並不知曉。但是那綠衫老者打出去的兩道綠光和眼中的淫穢光芒卻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楊開眸中神色陡然冷厲許多。

對綠衫老者做的這個小動作,其他三人似乎也已經司空見慣,連神色都沒有動一下。更不用說議論什麼。

幾人只是悶頭朝裡面飛。

神遊境高手飛行的速度極快,楊開他們花了許久才衝到洞口處,可不大一會兒便被他們給帶回來了。

重新回到那兩座高台的不遠處,魑魅魍魎皆是眯起眼睛,一臉凝重地朝前方打量過去。

此刻邪煞泉水已經盡數退去,而原本邪靈泉眼所在的位置,多出了一個漆黑的繭狀物。

繭上,一道道宛若人體血脈般的紋路橫七豎八地交錯著,裡面流淌著一種莫名的龐大能量。

整個大繭,高足有四五丈。龐大無匹,通體散發著一股森冷冰寒的感覺,那一縷縷如實質般的邪魔之氣,似乎變成了一隻只觸手,在繭外遊動飄蕩。看起來觸目驚心。

咚咚……

繭內傳來強勁遊歷的跳動聲,伴隨著跳動,一股能夠影響心靈和神識的力量波紋般蕩漾開,卷過魑魅魍魎和楊開所處之地。

提著楊開的青衫老者神色微變,打出幾個手訣,伸手在前方一拂。擋下了這一次的攻擊。

「這是什麼?」那黃衫老者面色沉重至極,死死地看著大繭,一臉迷茫。

他們這幾個實力高深,年紀不小,見識也相當淵博,雖然能從前方的大繭中感受到龐大的壓力,也知道裡面的東西絕對不好惹,可沒一個人認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麼濃郁的邪煞之氣,如實質般存在,肉眼可見。

他們四人平生,也只在一人身上見到過。

那便是出世不久的邪主!

幾個月前,四人隨陰冥鬼王去闕見邪主之時,曾有幸目睹過一次邪主風采。

邪主的邪,已經超脫了邪的層次,陰冥鬼王說過,那是魔!是真正的魔!

所有的邪在魔面前,都只是小打小鬧。

「小子,我最後問你一次,知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你若敢說不知道,老夫就將你禁錮在此地,任你自生自滅,你若告訴我,老夫便放你一條生路。」青衫老者將楊開放了下來,淡淡地看著他。

楊開臉色平淡,神色自若地看了他一眼,這才皺眉道:「這是邪靈泉眼裡蘊藏出來的東西。」

「邪靈泉眼?」魑魅魍魎四人皆是面色一變,那青衫老者的聲音都陡然拔高了許多。

邪靈泉眼這四個字,無疑對他們也相當有吸引力。

「是。」楊開點了點頭,也沒隱瞞,當下將之前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講述了一遍。

四個老者越聽越是心頭火熱,眼中精光大熾,原本對大繭的忌憚也緩緩被貪婪取代,個個都熠熠生輝地朝大繭望去。

等到楊開說完,幾人的呼吸無疑有些不平靜了。

「怎麼辦?」其他三人緊張而又期待地望著青衫老者,等他拿主意。

青衫老者的內心顯然也極為波瀾起伏,邪靈泉眼很少會出現,但每一次出現必定都會帶來好東西,是眾多神遊境高手拚命搶奪的寶貝。

可是這一次邪靈泉眼居然孕育出這樣的東西,實在超出了他們的見識和認知。

青衫老者不知該不該將身家性命賭在這裡。

「我們距離突破神遊境九層也不遠了,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能量源泉,這一次若是錯過,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那紫衫老者明顯想冒險一搏,神色間也是一片躍躍欲試。

「是啊。」綠衫老者和黃衫老者同時點頭,認為他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