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六十章 不知道起個啥標題

第三百六十章 不知道起個啥標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咳,賣萌了。標題什麼的無所謂啦……

說個題外話,今天買東西,偶有心得,跟大家分享下。

就說女人啊,絕對是口是心非的動物,男同胞們要切記啊,別不以為然,尤其是在買禮物這事上。

今天終於領悟到這句話的真諦了,小莫剎那間頓悟,收穫良多……向楚這句話說的鏗鏘有力,振奮人心。

雷光和飛虹院的一眾人等本來凄凄慘慘,但一聽到這話,神色立馬就振奮起來。那謝榮和黎芙更是得意而仇恨地朝楊開望來,似乎已經見到他窮途末路的場面。

「說的好!」一聲大笑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眾人都是神色一驚,連忙扭頭朝那邊看去。

百丈外,幾匹踏雲駒足不沾地,神俊至極,如風一般朝這邊飛奔而來。

踏雲駒,三階妖獸,實力不強,勝在一個持久力和速度!而且性格溫順,最適合用來充當坐騎。

每一匹踏雲駒都能日行幾千里,好的踏雲駒日行萬里更是不在話下,這等風馳電掣的速度,比起一些神遊境飛行起來還要快,而且不需要消耗真元。

所以大世家中,一般都會馴養一些踏雲駒用來代步。不過這種妖獸數量不多,每一匹都價值幾十萬兩銀子,除了一等勢力之外,其他的勢力根本豢養不起。

某種程度上來說,踏雲駒代表的是實力和身份。

來的是三匹踏雲駒。領頭的一個年紀看上去跟向楚差不多大,也是生得英偉不凡,雄偉有力,他的身後,跟著兩位神遊境七八層的高手。

百丈距離,只是頃刻便抵達。

「幾個月不見,向老弟脾氣見長呀。」那領頭的青年哈哈大笑著。來到眾人面前也沒下來,只是居高臨下地端坐在踏雲駒上,俯視著眾人。只不過那一雙眼睛在看向楊開的時候,微微有些凝重和驚詫之色。

這等凶煞的邪魔之氣,他自然無法無視。

他身後跟著的兩個神遊境同樣也對楊開頻頻側目。一身真元暗暗催動,以防不測。

「這傢伙叫南笙!」方子奇知道楊開有些孤陋寡聞,連忙湊近過來對他解釋道:「一等世家南家的公子,地位與向楚等同。南家與向家幾代聯姻,所以兩家的關係一直很不錯。你小心點他,他比向楚霸道很多,也很難纏。」

「恩。」楊開微微點頭,向楚應該是那種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陰險人物,而這個南笙應該是心直口快之人。

向楚鐵青的臉色在見到這個人的時候終於緩和不少,輕笑著抱拳道:「南大哥。你怎麼過來了,你不是在幾百里之外的戰線上么?」

向家統管太房山這邊的戰線,而南家則統管幾百里之外的另一處戰線,同為一等世家,他們都有這個資格。

南笙咧嘴笑著。翻身下了踏雲駒,開口道:「這不是決戰已經打完兩天了么?中都八大家說咱們可以回去了,路過這裡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便過來看看,倒沒想到有一出好戲,怎麼你們還沒走?」

一邊說著。一邊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

向楚神色微微一陣尷尬,道:「今日執行最後一次任務,本想回來之後就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卻不想這裡出了些變故,還沒來得及說呢。」

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都是神色一怔。

決戰已經打完兩天了!

這事若不是從南笙口中無意間聽到,他們恐怕還被蒙在鼓裡!

蒼雲邪地的武者怎麼可能在決戰打完之後兩天,還會來偷襲這邊的營地?

哪個統帥會這麼沒事找事?

而偏偏是在這個當口上,楊開這邊就出問題了,這裡面分明有些不可告人的貓膩。

剎那間,眾人便已想明白很多關鍵。

「變故……」南笙微微點頭,皺眉望著楊開,隨手一指,道:「是他吧?」

「不錯。」向楚頷了頷首。

「邪魔,嘿嘿,有意思。」南笙一手捏著自己的下巴,似乎象是在打量商品一般地看著楊開,「這麼年輕的邪魔,居然有這麼濃郁的煞氣,看樣子修鍊的功法不簡單啊。」

「很不簡單。」向楚神色一正,沉聲道。

南笙微微愕然,他很少見到向楚有這麼凝重的神色,不禁好奇道:「怎麼?」

「兩個神遊境兩層的高手,被他擊殺!」

「什麼?」南笙勃然變色,他身後跟過來的兩位神遊境同樣動容不已。

「向老弟,你沒開玩笑吧?」南笙愣了好一會才搖頭苦笑,一臉的不相信,「他似乎也只有真元境六層的水準啊,怎麼可能擊殺得了神遊境,而且還是兩位?」

「屍體就在這裡,我怎麼會跟你開玩笑,此地所有的死人,都是他的傑作。」向楚苦笑連連。

南笙背後的一個神遊境也走上前來,悄聲道:「少爺,這人不能小覷,他的氣血及其旺盛,非同一般,而且他身邊的那頭黑色蛟龍也詭異的很。」

連自己家的神遊境都這麼凝重,南笙也連忙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輕聲問道:「我若與他對上,勝算多大?」

那神遊境抿了抿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

「說實話!」

「毫無勝算!」那神遊境硬著頭皮道。

南笙倒吸一口涼氣,終於重新審視起楊開。就算對上中都八大家的年輕一代,也僅有那麼幾個人會讓他毫無勝算,但是現在出現一個年輕的邪魔就能有這般造詣,豈不是說他的資質和實力。與中都那幾個人都相差無幾?

雙眼微微眯起,南笙沉聲道:「這麼危險的人,直接殺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