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七十章 你好自為之

第三百七十章 你好自為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看行就行,我信你!」楊開無所謂地點點頭。

「說的這般大方。」秋憶夢氣哼哼地道,「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可別來找我。你那個同門看起來不錯,其實跟你一比,差遠了,不過矮個裡拔高的,我也只能讓他管理。」

駱小曼在一旁也是深以為然地猛點小腦袋。

雖然她對楊開並無好感,甚至可以說很懼怕他,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男子在同齡人之中,算得相當出類拔萃的。

無論是自身的心性,定力,堅毅和實力,都比其他人要強大很多。

「對自己的同門,你應該比我清楚,你要是覺得不行,就把他換了。」秋憶夢漫不經心地道。

「不用麻煩了。重建宗門又不是什麼大事,就讓他管理好了。」楊開緩緩搖了搖頭,說著,抬眼看了看門外,輕笑道:「他來了!」

秋憶夢一怔,很快就聽到外面傳來解紅塵的嚷嚷聲:「你們攔著我幹什麼?我要去找秋小姐。」

「秋小姐正與我家公子在商談要事,不能進!」屠峰擋在門口處,淡淡地說道,一臉冷酷。

解紅塵不禁笑了起來,好整以暇地打量屠峰,道:「你家公子?呵呵……什麼公子不公子的,你不會是說楊開吧?你是不是搞錯了?這裡是我凌霄閣的地盤,還有我不能進的地方?」

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往裡沖。

「不能進!」屠峰依然堅定地擋在外面。神色自若。

解紅塵臉色一沉,低聲道:「念你們是楊開帶來的人,給你們留點顏面罷了,別給臉不要臉,快讓開,否則別怪我不講情面。」

唐雨仙立馬露出一個好看的微笑,笑容耐人尋味。

屠峰淡漠地望著解紅塵。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屋內,秋憶夢笑吟吟地瞅著楊開,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些什麼端倪。

「讓他進來吧。」楊開皺了皺眉頭。解紅塵再怎麼說也算是凌霄閣的弟子,當初也是宗內的風雲人物,現在卻表現的這麼愚鈍白痴。楊開臉上也無光。

屠峰聽到吩咐,這才側了下身子。

解紅塵冷哼一聲,彈了彈衣服,昂首邁步不可一世地走進屋內。

待看到屋內的局勢之後,不禁神色一愣。

他發現楊開居然和秋憶夢駱小曼一起坐在桌子邊,這種規格的待遇,他解紅塵可是沒有享受過。

每一次來見秋憶夢,他都是恭敬地站在門口處,說不到幾句話便被秋憶夢給打發了。

楊開憑什麼能坐在這裡?

心中狐疑鬱悶,臉上卻掛著微笑。解紅塵表現的彬彬有禮:「見過秋小姐,駱小姐。」

「恩。」秋憶夢淡淡地應了一聲,笑吟吟地道:「你來的正好,我與你師弟正在商談重建凌霄閣的事宜,似乎他有些想法要跟你說說。」

「哦?」解紅塵輕笑一聲。眯眼望著楊開道:「不知道師弟有何高見?」

語氣漫不經心,還有些挑釁的味道。

秋憶夢連忙擺好姿勢,做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太有意思了,這個白痴居然一直沒弄明白楊開的真實身份,不但在兩位血侍面前口放狂言,還企圖針對一位楊家的嫡系公子。

一個人就算再傻。也不可能傻到這種程度吧?

楊開皺了皺眉頭,道:「意見沒有,不過倒是有個要求。」

解紅塵呵呵笑了起來:「要求?」

「恩。」

在秋憶夢和駱小曼面前,解紅塵也不好發作,只能佯裝大度,點頭道:「說來聽聽。」

「宗內所有的一切,就按照原來的格局和部署重建,所有的建築都不要偏差一絲一毫,師兄在宗內生活這麼多年,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相當熟悉吧,你監督起來,應該能做到這一點。」

解紅塵臉皮微微有些抽搐,楊開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根本就不是什麼商量的口吻,而是命令的語氣,這自然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這還真是要求!

正欲譏諷一聲,楊開又道:「若是缺人手,便從附近的血戰幫和風雨樓中調遣,就以……秋家大小姐的名義,事後,給他們些補償就是。」

秋憶夢不禁翻個白眼,卻也沒說什麼。

解紅塵一怔,不明白為什麼秋憶夢為什麼也沒反駁的意思。

「若是缺錢財和物資……傳信去中都,讓秋大小姐給你們調撥,秋家財力雄厚,也不在乎這些,對不對?」楊開笑眯眯地望著秋憶夢。

「無恥!」秋憶夢恨得直咬牙。

解紅塵終於覺得匪夷所思起來,臉色變幻不已,到了這時候若他看不出問題,那他就真是傻子了。

眼前這個楊師弟,似乎與秋憶夢關係有些不太一樣。要不然他說出這樣的話,秋憶夢怎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重建一個二等宗門,雖說對秋家不算大事,可多少也要費些財力物力。

楊開三兩句話就決定下來了?要是他與秋憶夢沒點關係,後者怎麼可能同意?

解紅塵心裡頓時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下意識地認識到自己這個師弟,有些今非昔比。

「另外……」楊開手指輕敲著桌子,好片刻之後才聲音低沉道:「向全天下廣發召集令,召集我凌霄閣散落在外的弟子……」

「回家!」

最後兩個字,楊開說的篤定堅決,猶如一柄大鼓敲擊在屋內眾人的心頭,讓每個人都不禁心神一顫。

只有失去宗門,無依無靠的人才知道,回家這兩個字是多麼誘人的字眼。

屋內一片靜謐,秋憶夢也肅穆起臉色。

「師兄還有什麼要補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