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七十六章 閑來無聊

第三百七十六章 閑來無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失神間,楊開問了三遍,屠峰才忽然反應過來:「小傷,小公子不用擔心。」

話才剛說完,又嘔出一口鮮血。

豈是什麼小傷?那是他們兩個人全力的一擊,結果在自己體內爆發出來了,等於是毫不設防地自己給自己狠狠地來了一下,沒有當場昏過去已是萬幸。

「療傷葯,有沒有?」楊開沉聲詢問。

他的魅影空間里有些療傷葯,但那些丹藥還是當年凌太虛為他準備的,檔次並不是太高,屠峰和唐雨仙兩人身為楊家血侍,隨身肯定有攜帶楊家煉製的丹藥,比楊開的無疑要好。

所以楊開也就不去獻醜了。

「嗯。」唐雨仙頷了頷螓首,與屠峰兩人一起從懷裡摸出一個瓶子,從里倒出唯一的一粒褐色玄丹。

兩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一抹隱蔽的肉疼感和哭笑不得的神色。

這一粒褐色玄丹,是血侍們常備在身的丹藥,足有玄極下品檔次,一般的大小傷勢都可以治療。

這種丹藥貴重無比,即便是血侍,每人也只會攜帶一顆在身,兩人自然有些捨不得此時服下。

但他們的職責是守護楊開的安全,若不儘快把傷勢養好,萬一出了什麼變故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縱然心疼,縱然可服可不服,兩人也依然果斷地將玄丹吞了下去。

一切,都以保護楊開為最大前提!

兩人服下丹藥之後,楊開的神色忽然動了動,趕緊將他們拉了起來,然後伸腳在地上抹了幾下,掩蓋了地面上的血痕。

下一刻,呂梁便帶著呂家的眾多高手齊齊到來。

「發生什麼事了?」呂梁面色倉皇,急急詢問。

剛才那麼大的動靜傳出去。呂家的高手自然有所察覺,待醒悟傳出動靜的地方是楊開居住之所時,再也不敢有什麼猶豫,瘋狂趕來。

一個兩個都生怕楊開出了什麼意外,如果楊家的公子在呂家出事,那即便有秋家做靠山,呂家這一畝三分地也完了。

以楊家的跋扈囂張,只會毫不遲疑地將此地碾平。

事關家族存亡。呂梁怎能不緊張。怎能不倉皇?

問出話之後,眾人的目光都齊齊朝楊開望去,見他平安無事,身上也沒有什麼傷痕,都是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屠峰和唐雨仙也隱藏的極好,兩人微微運轉真元。讓血氣浮現在臉上,看起來容光煥發,根本沒露出受傷的痕迹。

「沒事。」楊開呵呵一笑。「本公子剛才讓屠峰和雨仙兩人過過招讓我瞅瞅,不曾想動靜鬧的稍微大了些。」

「過招?」呂梁神色愕然。

楊開隨意地笑了笑,道:「閑來無聊嘛。看高手過招也能解悶。」

聽他這麼一說,呂梁等人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皆是眉頭皺了皺。

目光在地面上的兩個大坑上看了看,又看看布滿在四周的裂紋,呂梁等人都暗暗心驚兩位血侍的強大。

只是過招便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若真的生死之戰,那該有多厲害?

爽朗一笑,呂梁道:「原來楊公子還有如此閑情雅緻,倒是呂某等人輕率了,你們繼續,我等告辭!」

「慢走!」楊開溫文爾雅地笑著,還不等呂梁離開,又揚聲喊道:「對了呂家主。」

呂梁眉頭一皺,回過身詢問:「楊公子還有何吩咐?」

語氣神態間似乎已不見昨日的凝重和謹慎,反而還有些不耐的感覺,在不知不覺間,他的態度似乎有些了變化。

楊開並不在意,只是道:「呂家人傑地靈,此地也山清水秀,我與兩位血侍想多住幾天,不會給你們帶來什麼麻煩吧?」

呂梁微微有些意外,也沒去多想,只是笑道:「楊公子能做客呂家,是呂家的榮幸,何來麻煩之說。」

「嗯,如此就好。」楊開淡淡點頭。

呂梁再次拱手,領著眾人退去。

等到他們離去之後,楊開才霍地一回頭,看向幾十丈之外的一處閣樓。

在那二樓處,秋憶夢正倚在扶手上,面上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好整以暇地朝這邊望來。

四目相對,秋憶夢微微揚起光潔的下巴,頗有些示威的味道,她身邊的駱小曼也是嘿嘿笑著,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楊開沖她們咧了咧嘴,領著兩位血侍走進屋內。

廂房內,楊開也沒避諱開兩位血侍,只是自顧地換下濕透的衣衫。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神色複雜,心情糾結,七上八下地等待著。

可等了半晌,楊開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換好衣服之後,便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兩人對視一眼,這才硬著頭皮上前,一起半跪在地,沉聲道:「我等有罪,還請公子責罰。」

楊開掃了他們一眼,神色淡漠道:「何罪?」

屠峰面色尷尬,沉聲道:「因為我等的輕率魯莽,耽擱了公子的行程!」

楊開在最後的時候跟呂梁說,要在這裡多住幾天,分明是想讓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有個安全而穩定的療傷空間。

這一節,無論是屠峰還是唐雨仙都心知肚明,也因為這一點,兩人心中都生出一些感激。

楊家的公子,很少有人會這麼體恤下屬。他們的傷說輕不輕,說重也不重,但如果不及時養好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隱患。

屠峰說完,楊開沒吭聲。

唐雨仙也道:「因為我們的事,讓公子被呂家的人看輕了!我等有罪!」

呂梁前後態度的細微變化,也沒能瞞過眾人的眼睛。

他為何有那種變化,只是因為楊開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