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八十二章 玉中真靈

第三百八十二章 玉中真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早上更了一章就出去了,回來才發現書評區里多了兩條紅色的書評,仔細一看,頓時興奮。

再次感謝盟主擋吾誅之的十萬飄紅打賞,感激不盡,盟主威武……屋內,楊開盤膝坐在陽晶玉床上,真陽訣瘋狂運轉。

和呂斯坐在上面,只牽引一點點溫和的陽氣梳理經脈不同,楊開現在是瘋狂地吞噬著陽晶玉床中的能量。

整個身體似乎變成了一個無底洞,周身穴位都散發出無與倫比的龐大吸力,一道道金黃色的能量,肉眼可見地從陽晶玉床中被牽引了出來,如絲線般涓涓流淌進楊開的穴位,鑽進他的經脈內,匯聚到丹田處。

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油然升起。

不愧是玄級中品的寶玉,楊開能清楚地感受湧入自身的那些陽氣是多麼精純,多麼雄厚。

似乎是被這些陽氣刺激了,自身的經脈也在不停地蘊動,以淬鍊其中的微妙雜質,讓這些陽氣變得更純凈,更纖塵不染。

經脈很快飽和鼓脹起來,伴隨著一聲滴答的輕響,一滴嶄新的陽液成型,沉浸到丹田處。

飽脹的經脈陡然變得空虛起來,吞噬的速度也再一次變快。

玉床中的能量一點點而又迅速地成為楊開的資本,丹田內的陽液一滴接著一滴地形成,而整個陽晶玉床。也以一種很微妙的速度在減小著。

在這個過程中,楊開一身血肉和五臟六腑,似乎也得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洗禮。

兩日後,楊開緩緩睜眼,雙眸熠熠生輝。

丹田內的陽液存儲現在最起碼也有兩百多滴。當時從凶煞邪洞里出來的時候,陽液只剩下區區二十來滴了,而現在。這個數字瘋狂地增長了十倍。

由此可見這一大塊陽晶玉床中蘊藏的能量是多麼恐怖駭人。

現在的陽液,與當初的陽液有很大不同,楊開的真元精純。連帶著一滴陽液中蘊藏的能量也比以往要龐大許多倍,所以縱然只有兩百來滴,也是一筆絕對不可忽視的財富。

足以支持楊開很長一段時間的揮霍。

整個陽晶玉床幾乎已經消失不見。呂斯恐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賴以療傷用的,呂家花費了巨大的財力無力人力尋覓來的陽晶玉床,在自己轉手不到兩天的功夫,便已近乎從世間消失。

只剩下巴掌大的一小塊!

楊開捏著手上的這一小塊陽晶玉,目光閃爍,有些狐疑不解。

他發現在自己運轉真陽訣的情況下,也沒能將這一塊陽晶玉中的能量吸收,似乎裡面有什麼神奇的力量,正在抵抗自己身體中傳來的吸力。

如果真的狠下心去吸收。楊開自信也能把它給吸完,但發現這麼個奇怪的現象,他也想弄明白。

巴掌大的玉塊,依然通體金黃,而且色澤比起外圍的陽晶玉。更加凝實厚重,隱隱有一種內斂的華光在其中流轉不停。

好奇地觀望片刻,沒瞅出什麼特別的名堂。

愣了一下,楊開放出神識探索,然而,神識探入玉中。也如陷入黑暗之中,一無所獲,根本不能從這塊玉中察覺到什麼異常之處。

真元和神識全部無效,這塊玉彷彿真的只是普通的陽晶玉,但楊開卻總感覺它有些古怪,無奈之下沖門外喊了一聲:「屠峰,雨仙!」

房門打開,屠峰和唐雨仙聯袂而入。

「小公子有什麼吩咐?」屠峰沉聲詢問,唐雨仙卻是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她發現才兩天不見,這個小公子好像又有了一些變強的味道,原本才晉陞不久的真元境七層境界,往前竄了一大截,整個人也是有些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感覺。

奇怪!唐雨仙暗暗搖頭,只是兩天的閉關,怎麼會變強這麼多?

而且,那個陽晶玉床哪裡去了?唐雨仙在屋內並沒發現之前的玉床蹤跡。

楊開隨手將手上的玉塊丟給屠峰,道:「你來瞅瞅,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玄機?」

屠峰隨手接過,目光閃過一絲訝然,卻很快收斂,皺著眉頭,抓著玉塊釋放力量,感應了一會兒,搖頭道:「我對神識的造詣不如雨仙,看不出什麼特別的,讓她看看吧。」

楊開略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唐雨仙,似乎也沒想她在神魂造詣上居然要強過屠峰。

實力到了神遊境,不但要修鍊自身身體的力量,還要修鍊神魂的力量,有些人對神識和神魂技有自己獨特的理解,對這一方面自然要比旁的神遊境要強一些。

唐雨仙無疑就是這種人。

楊開點點頭,屠峰順手就把玉塊丟給了唐雨仙。

後者溫柔一笑,接過玉塊,閉上美眸,將神識灌入其中。

漸漸地,唐雨仙嬌媚的臉蛋上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起來,似乎真的有什麼不一樣的發現,灌入玉塊中的神識力量也漸漸變強不少。

楊開眼前一亮,心中暗暗期待。

好片刻功夫,唐雨仙才將自己的神識收回,輕輕地呼出一口氣,睜開雙眼,美眸中閃動著一絲興奮的神采:「小公子,這是一塊孕育了真靈的寶玉啊!」

「真靈?」楊開和屠峰齊齊動容。

「真靈!」唐雨仙重重點頭,「而且據我感知,它孕育出來的時間不短,已經初具神智了,所以才能欺騙過你們的神識查探。」

「有神智的真靈?」屠峰驚呼一聲,「那最起碼也有幾千年的時間了。」

「噓!」楊開給屠峰打了個眼色。

屠峰一愣,旋即忽然想起什麼。悄悄放出神識朝四周擴散,片刻後,神色一冷,重重地哼了一聲,面色難看。

他感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