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八十六章 話裡有話

第三百八十六章 話裡有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中年人心神恍惚的那剎,楊開動手了。

兩聲獸吼,白虎神牛奔騰而出。

一柄赤紅色的長劍拿捏在手上,劈手就是一道十幾丈長的劍氣迎面襲去,漫天的花瓣忽然自體內飛出,旋轉著,鋒利如刀,朝中年人激射。

紫色的幽光再一次盪開,神魂技大放異彩!

這一瞬間,楊開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常規手段。

察覺到那恐怖至極的力量襲來,中年人怪叫一聲,終於不敢再有絲毫大意,狼狽避開那一道劍氣,卻被白虎神牛糾纏,還沒將兩隻獸魂打散,那裹著花香襲來的千蕊血海棠已將他全部包裹。

轟地一聲……

中年人瘋狂地催動真元,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浪以他為中心朝外擴散,狂風捲起,風中蘊藏著他的力量,阻攔下千蕊血海棠和兩隻獸魂的攻擊。

身子騰空而起,半空中一折,居然不退反進,朝楊開撲了過來。

到底是一位神遊境三層,雖然短暫地被楊開用言辭影響心神,也被楊開搶了先手,但本能的戰鬥經驗還是讓他選擇了最合適的戰鬥方式。

這個年輕人,無疑是很強很強的,擁有的戰鬥力,遠超他真元境七層的水準。但中年人卻敏銳地察覺到,楊開施展出來的神魂技似乎有些飄渺虛浮,並不象一般的神遊境那麼精湛。

嚴格來說,就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

儘管強大,卻也不是那麼恐怖。

究其原因,只是因為楊開現在只有神識,雖然可以動用神魂技,卻沒有識海的緣故。

若等到他識海形成,神魂技的威力才會真正地全部發揮。

中年人雖然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卻也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只要抵擋住楊開的神魂攻擊。那他說到底還是一個真元境武者。縱然手持上好的秘寶,縱然武技神奇精妙,可境界卻比自己要差好幾個層次。

未必就殺不了他!

恍惚間。中年人已經穩住了陣腳,雙手結印中,一陣電閃雷鳴。似乎他的真元能夠引動天地雷電的神奇力量。

咔嚓嚓……

一道道比大腿還要粗的閃電從空劈下,電蛇在空氣中游離著,將楊開層層包裹。

他是追殺楊開四人中實力最高的一個,一出手便氣勢不凡。

楊開避之不及,被那些游離的電射纏繞,瞬間便舉步維艱,甚至身子也酥酥麻麻的。

神色冷厲,體內的真陽元氣透體而出,在體外形成了一個看似單薄的防禦罩,阻擋住那些電弧的襲擾。

手上的修羅劍甩動。一道又一道的劍氣凌厲劈去,那被推散的千蕊血海棠也重新聚集,見縫插針一般地朝中年人猛攻。

中年人也不敢藏私,連忙擒出一個小錘子,那錘子上電光閃耀。錘子入手,他整個人動用閃電的力量居然再一次加強。

兩隻獸魂奔襲過去,一次次地被他打出的閃電阻擾,進退不得。

兩人一個在半空中,一個在地上,隔著不到十丈遠。手段盡出,一時間居然拼了個旗鼓相當。

中年人眉頭緊皺著,暗暗覺得不妙了。

這一次襲殺楊家的公子,冒了很大的風險,在他們的計劃中,一擊成功,立馬遠遁,即便楊家公子身邊有兩位血侍,他們也是不懼。

可萬萬沒想到,這一位楊家公子居然厲害如斯,不但擊殺了三個境界高於他的好手,還能和一個神遊境三層打的有聲有色。

他動用的兩件秘寶,檔次不凡,全都是天級上品的貨色。

他的武技精妙,真元精純,還會神魂技!

中年人百忙中估算了一下,自己至少也要花上半個時辰,才能將他擊殺!這還是在最理想的環境中,不得有人干擾。

現在時間緊迫,對方哪裡會給他半個時辰?更何況,這位楊家公子是不是還有底牌沒出,中年人也不知道。

這一次,恐怕是栽了!中年人心中焦急。

正在此時,另一邊的戰場上忽然傳來一聲響徹天地的怒吼。

那戰場中,包裹著三位神遊境的雲霧在這一吼中迅速退散,屠峰一身紅光閃爍地顯露身形,面上一片猙獰可怖,那臉上的疤痕也彷彿活了一般。

霸血狂術!

「雨仙,這裡交給我了!」屠峰淡淡地說了一聲,陰冷的目光盯得那三個神遊境頭皮發麻。

唐雨仙什麼話都沒說,身子一縱跳出戰圈,迅速朝楊開那邊飛去。

正在與楊開激斗的中年人眼見唐雨仙的身形飛來,哪還敢停留在此?

他不過是個神遊境三層,在這次的計劃中,只負責擊殺楊家公子而已,與血侍交手,他還沒那個資格。

倉皇間,手段盡出,阻擾了楊開片刻,頭也不回地遠遁。

他才剛離開,唐雨仙便已來到了楊開身邊,急問道:「小公子,有沒有受傷?」

楊開把手一揮,千片花瓣排成長龍,朝那人追了過去,卻已追之不及,口上急速道:「把他抓回來!」

唐雨仙一愣,也沒有絲毫遲疑,嬌軀晃了晃,便在原地消失了。

不大片刻功夫,唐雨仙便提著那人飛了回來。

神遊境三層,在唐雨仙面前,根本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一身真元被禁錮,唐雨仙看都沒看他一眼,就將其丟在楊開面前。

這個中年人一臉灰敗,驚恐地看了一眼唐雨仙,似乎直到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血侍的恐怖。

慘笑一聲,又將目光投向楊開,硬氣無比道:「楊公子……你不會從我口中問出什麼的。」

楊開咧嘴一笑。不慌不忙地朝他走去,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