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九十章 回中都

第三百九十章 回中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位血侍搞的小動作這麼大,自然瞞不過楊開的感知。

前進的速度微微變緩了一些,等他們兩人追上來之後,楊開才扭頭看了他們一眼,神色淡然道:「你們在奇怪?」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都是臉色凝重地點頭。

「有什麼好奇怪的?」楊開洒然一笑,臉色平淡如常,根本看不出有什麼惋惜和後悔的痕迹。

「小公子,你怎麼把秋小姐就這麼放走了?秋家的勢力可不弱啊,若是能在奪嫡之戰中出一把力,無論是物資還是人才都能得到保障!」屠峰也沒有絲毫避諱,直接開口詢問。

他和唐雨仙兩人都已經決定,只要家族允許血侍參與奪嫡之戰便會來追隨楊開,自然也就不會再象以前那樣明哲保身,對楊開的做法不管不問。

楊開緩緩地搖了搖頭,淡淡道:「秋憶夢心裡還有顧忌,她現在不敢表態的,就算我再怎麼努力,結果也是一樣。」

「不是吧。」屠峰一驚一乍的,一臉愕然之色,「我看她這一路對小公子你表現的很有興趣啊,似乎挺喜歡你的樣子,她還在我跟雨仙面前說了你不少好話呢。」

「是啊。」唐雨仙也微微點頭。

「喜歡我?」楊開愕然地望著屠峰,訝然失笑:「屠峰啊屠峰,你要是這麼想,那你就太天真了!」

屠峰老大不小的人了,聽到楊開這麼說他。老臉不禁一紅。

「或許,我的表現能入她的眼,也比其他的年輕人要強出不少。」楊開揚了揚眉梢,露出一股自信的風采,「也正因如此,她會覺得我與別人有些不太一樣,但這不代表她就喜歡我。」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眉頭一皺。還是有些不敢苟同楊開的說法。

楊開微微笑道:「秋憶夢是什麼人,是秋家的大小姐,是秋家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我問你們。她這樣的女子,未來是自己能決定的么?」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想了想,不禁眉頭皺了起來。

秋憶夢。追求者數不勝數,在中都也是一代風雲人物。

但面對那麼多青年才俊的追求,秋憶夢也依然潔身自好,未曾與中都任何一個公子發生點什麼動人心弦的故事。

究其原因,也只是因為秋家家主秋守成說過,誰想娶秋憶夢,誰就得入贅到秋家來!

這句話乍一聽在耳中,似乎是秋守成愛惜自己的女兒,不想她離開秋家。

但實際上呢?秋家怕是不想放過一個為自己家族拉攏助力的機會!

一言蔽之,秋憶夢的未來不是她能決定的。將來的她,註定會成為一枚聯姻的棋子,將會為秋家帶來一些利益。

而她從小到大接受的思想教育,恐怕也正是家族至上的原則。

她的兒女私情,生兒育女。婚姻大事,也全會由秋家來安排,自己根本無法做主。

接受了這樣教育的女子,怎會輕易在奪嫡之戰未開始之前就站在楊開的隊伍中?如果她這麼貿然選擇了,秋家也不會認!

「不信?」楊開歪著腦袋,望著兩位血侍。

屠峰和唐雨仙都沒答話。

「她不跟我們一道回中都。便是最好的證據!」楊開輕輕地笑著,「如果她真的決定與我聯盟,就不會在乎別人會有什麼看法了。」

「所以不要說她是不是喜歡我,因為她從來都是將我當成一個可以聯盟的楊家嫡系弟子!僅僅是可以……」楊開神色嚴肅道,「如果有人比我更出色的話,我想,秋家將來必定會是我的敵人!」

兩位血侍都神色凜然,雖然隱隱覺得楊開的看法和想法有些太偏激,但不得不承認,大世家出身的公子小姐們,確實不會太將兒女私情放在眼中。

從小接受家族的熏陶,他們考慮的,永遠是家族的利益,自身的利益,至於兒女情長,只是其次!

「屬下記住了。」屠峰微微點頭。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血侍雖然實力強大,但確實有些看不透那些世家公子小姐們的心理想法。

楊開頷了頷首,心裡一片平靜,不再多說什麼。

一個時辰後,三人終於抵達中都。

中都城巨大無比,自然有無數道城門。

而三人面前的便是正南門!

沒有什麼熙熙攘攘的普通人,沒有過江之鯽的武者,巨大的如張開的獸口般的正南門前一片寧靜,唯有幾個實力不錯的武者正站在南門邊,一臉放鬆地巡視四周。

因為這正南門,不是一般人能夠進的。

這是中都楊家專用的城門。

八大家族,每一個家族都有專用的城門。

入了城門,便是專用的通道,一路直通楊家所在。

除了八大家的人之外,任何人不得通過這些城門和通道,違抗者殺無赦!

幾個巡視在正南門前的武者,也只是家族派在這裡做做樣子的,根本沒有什麼事要他們干,自然就清閑無比。

三人來到城門前的時候,那幾個武者都是神色肅然,連忙朝這邊看來。

待看到兩位血侍腰間的腰牌之後,皆都抱拳恭迎,一臉崇拜尊敬。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神色淡漠,目不斜視,只是跟在楊開身後,大步走進中都!

待到三人離去後,門口的武者們才敢悄悄朝後望一眼,個個都驚疑不定。

「哪位公子回來了?看著挺年輕的啊,似乎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

「十七八歲的公子……難不成是最小的那一位?」

「最小的那位公子不是據傳無法修鍊,只怕還是個普通人么?怎麼我看他氣息沉穩,好像有些非同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