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有二老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有二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就兩更了,下午有點事要出門,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莫等。

****************************

楊家。

兩位公子率先回歸的消息很快便傳開了,那兩隻重新回到族內的金羽鷹便是最好的佐證。

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在急速朝化龍池邊飛奔。

兩人的臉色都是那麼的緊張期待,又有一些愧疚心疼。

那中年男子還好一些,強作鎮定,唯有健碩的身軀抑制不住地微微輕顫,一絲不苟的臉龐上甚至還有些喜悅的神色。

反倒是那女子,一邊飛奔一邊抹著眼角,無聲地哭得梨花帶雨,眼淚水撒落一地,眼圈兒通紅一片。

飛奔了一陣,中年男子實在看不下去了,悶聲道:「素竹,你哭哭啼啼地做什麼?兒子回來了應該高興才是!」

董素竹繼續抹眼淚,還沒開口說話,便哽咽起來,斷斷續續道:「我……我就是忍不住嘛……你……以為我想哭啊……這眼淚水……自己就蹦出來了,嗚嗚……真是討厭死了。」

楊應峰無語至極:「你這樣子若是叫兒子看到,指不定會以為我在家怎麼欺負你了。」

董素竹頓時凄婉起來:「難道沒有欺負么?你倒是跟我說說,上次那個狐狸精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直楊大哥楊大哥的喊著不停,還喊得那麼親熱!哼……」

口齒伶俐至極。眼淚水似乎也不淌了,哪裡還有剛才語無倫次的模樣。

楊四爺大囧失色,尷尬的臉都紅了,囁嚅許久才悶悶道:「意外,上次只是意外……」

「意外?」董素竹不依不饒,楚楚可憐道:「想我十八歲便嫁入你們楊家,跟了你快二十年。這麼多年沒享你們楊家的福,倒是吃了不少苦,到了這年紀。居然還要擔心自己的丈夫別被別的狐狸精給勾引走。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來中都參加什麼奪嫡之戰,結果碰到你這麼個沒良心的男人……嗚嗚……」

一邊說,一邊抹著眼角。悄悄地打量楊應峰的反應。

「真是意外!」楊四爺的額頭上頓時滲出冷汗了,雖說董素竹如今也不年輕了,儼然已到了婦人的級別,但也不知道她怎麼長得,直到如今看起來也跟二八少女沒什麼區別,漫長的歲月似乎根本沒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迹。

而且董素竹不但人看著年輕,心性也極為活潑,時常會說出一些少女才會說的話,整出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夫妻兩人一起外出的時候,經常會發生這樣的尷尬事。

不相熟的人一上來便恭敬行禮:「見過楊四爺。見過楊小姐……」

楊應峰每每就納悶地詢問一聲:「誰是楊小姐?」

人家就客氣地道:「這位難道不是四爺的閨女么?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不愧是四爺所出,楊小姐風華絕代,絕世無雙……」

使勁地吹捧。捧著捧著楊四爺的臉就黑了。

董素竹反而還一臉笑容地挽著楊應峰的胳膊,連連點頭,非常享受,似乎巴不得人家多說自己幾句好話。

經歷的次數多了,楊四爺也長了經驗,但凡再去不相熟的人家做客什麼的。不等主人家開口,便聲勢奪人地自報家門:「我是楊應峰,這是內子董素竹!」

主人家頓時就鬱悶了,心想這位楊四爺倒是個古怪的人,似乎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他老牛吃嫩草一般,居然逢人就這麼自我介紹一句。

或許楊家人的性情……就是這麼怪也說不定。

大世家嫡系子弟的心思,果然不是我等能夠輕易揣摩的。

董素竹口上說的上次的事情,其實發生在三年之前,那對楊應峰有好感的女子也早就不知所蹤了,偏偏董素竹還使勁抓著不放,每到鬱悶之時總會拿出來說上一番。

更偏偏的是,楊四爺性情木訥,還就吃這一套!

明明自己沒有錯,只是那女子被他的風采英偉吸引,可只要董素竹一提起,楊四爺就變得跟孫子一樣,連連道歉,窘迫無比。

「真是意外,素竹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她困難的時候隨手幫了她一把,其實我跟她說過的話不超過三句!」楊四爺一邊拿衣袖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一邊緊張解釋。

其實也不知道解釋過多少次了……

「真的嘛?」董素竹吸了吸小鼻子,滿臉淚痕,「沒騙我?」

「不騙你,這一輩子都不騙你!」楊四爺說的鏗鏘有聲,神態端正。

「四哥你真好。」董素竹頓時破泣為笑。

楊四爺咧了咧嘴,憨厚地笑著,與楊開的笑頗有幾分相似,卻沒有楊開那種邪氣和詭譎。

「你不會把這事告訴兒子吧?」楊四爺忽然腦袋靈光了一下,急忙追問。

「唔……那要看你以後表現怎麼樣了,若是哪天我不開心了,說不定就會去找兒子聊天,你知道的,聊天嘛,說著說著說不定就說起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咳咳咳咳……」楊四爺頓時一陣難受,心想若是自己高大的形象若是在兒子心中倒塌了……那可是天大的不妙。

說起兒子,董素竹的臉色端正了一些,喃喃道:「在外這幾年,也不知道兒子有沒有給我們帶個媳婦回來。」

「沒有吧,我聽屠峰說他就是隻身一人回來的。不過屠峰告訴我,似乎有女子對他有好感。」

「有幾個女子?」董素竹頓時來了興緻。

「幾個?」楊四爺濃濃的眉頭往上一挑,忽然煞氣滿佈道:「只准有一個。他若是敢花心,我打斷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