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三百九十七章 小把戲

第三百九十七章 小把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說一下,之前下大雪,有些親戚沒來得及走,所以今天明天兩天時間白天都要出門,只能兩更了,早上和晚上各一更。

***********************

怔怔地看了金羽鷹許久,杜成白只從那一雙鷹眼中看出了敵意。

身為楊家的養鷹人,現在居然拿養了十幾年的鷹兒沒了辦法,這要是傳揚出去豈不是笑死人?杜成白剎那間尷尬萬分,愣在那裡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看出他的尷尬,楊開微微一笑,悄無聲息地在黑書空間里沾了一滴萬葯靈液出來,然後摸了摸鷹兒的鳥喙,將萬葯靈液送進它的嘴中,道:「不能傷人!」

鷹兒抖動了下翅膀,似乎有些不太願意地啼叫了幾聲。

「聽話!」楊開皺了皺眉頭。

金羽鷹的翅膀立刻收攏,變得乖巧至極。

杜成白不禁動容,愕然地望著楊開,一雙眼珠子里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驚聲道:「小公子你能與這隻鷹兒溝通?」

「差不多吧。」楊開點點頭。

杜成白頓時露出崇拜的神色,他的杜家,正是依靠祖上傳下來的一套奴獸法訣,才得以進入楊家,當個專門飼養調教金羽鷹的養鷹人,本來他以為自己這一套奴獸法訣已經足以獨步天下。

可現在跟楊開的神奇手段比起來,簡直有著雲泥之別。

杜成白自問做不到象楊開這樣的程度,即便將那奴獸法門修鍊到最頂峰。也不可能有這樣的神奇。

一時間,杜成白又是震驚又是駭然。

天底下居然還有人能與妖獸溝通到這等地步!

楊應峰的雙眸更是一亮,精光爆射,神色間頗有自豪之意。楊開是他兒子,楊開表現的越出眾,他自然越高興。雖然與妖獸溝通不算什麼通天手段,但這也算是一技之長。

「杜老先生!」楊開看了杜成白一眼。

杜成白神色一凜。連忙道:「不敢,小公子喚我名字就行。」

隔行如隔山,沒有人比杜成白清楚金羽鷹的難調教。楊開能讓鷹兒這麼聽話乖巧,自然是得到了他的尊重。

「若我想要這隻鷹,該如何做。才能得到它?」楊開望著杜成白問道。

「要這隻鷹?」杜成白一驚,疑惑地望著楊開。

「恩,完全地擁有它,而不是屬於家族!」楊開沉聲道。

杜成白立刻明白他什麼意思了。

不是沒有楊家的嫡系弟子打過金羽鷹的主意,但金羽鷹桀驁難馴,而且只是五階妖獸,本身也只相當於一個真元境的武者,就算得到了用處也不是太大,所以基本上沒有人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四爺府上的這位小公子不同,他能直觀地與金羽鷹溝通。若是能得到一隻這樣的異獸,那對他的用處可就大了。

最起碼,用來傳信就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沉吟了一下,杜成白正色道:「小公子見諒,這鷹兒是家族所有。杜某也只是個養鷹人,並不能做主將它送與你。」

「這一點我知道,現在我只想知道我該如何才能將它據為己有,你在楊家養鷹這麼多年,難道沒有人從你手上帶走過幾隻鷹?」

杜成白緩緩搖頭:「從未有人成功帶走過,即便是家族應允了。鷹兒也不會離開獸籠。」

楊應峰皺了皺眉頭,插嘴道:「若是別的時候,我還可以用自己對家族的功勞幫你換一隻鷹,眼下卻不行,在這敏感時期,你所有的一切,都得由自己來籌備!」

楊開點頭表示理解,再過一段日子就是奪嫡之戰,家族是不會允許那些公子的親人們變相的協助。

杜成白點點頭:「正如四爺所說,可以用自己對家族的功勞來換取鷹兒。」頓了頓,苦笑搖頭:「不過小公子你才剛回楊家,對家族是沒有功勞的。」

「功勞?」楊開眉頭挑了挑,「什麼樣的功勞才能換到一隻鷹?」

這一點楊四爺也不太清楚,只能將目光投向杜成白。

後者道:「能給家族帶來明顯好處的功勞,比如說讓整個勢力來投誠效忠楊家,再比如說,給家族奉上一些秘寶,武技,還有珍惜的靈丹妙藥,天才地寶!」

楊開眼前一亮:「玄級武技,夠不夠分量?」

此言一出,不但杜成白面色一變,就連楊應峰也是嚇了一跳。

他萬萬沒想到兒子在外這幾年,居然能習練到玄級檔次的武技。記憶中,凌霄閣內只有區區一套玄級下品的武技,還全部掌管在凌太虛和幾位長老手上,平常弟子根本無法習練。

「開兒,你不會是……」楊應峰皺了皺眉頭。

「不是的,我在宗門未曾習練過任何武技!」楊開搖搖頭,知道他是在擔心自己泄露宗門之秘。

這下楊應峰更驚詫了,不是在宗門裡習得的,那是從什麼地方習練來的?難道兒子這幾年還在外面闖蕩過?

反倒是杜成白在一旁連連點頭:「玄級武技足夠了。」

玄級武技,一般都是各自勢力的鎮派武技,非下一代傳人無法習得,拿一套玄級武技來換一隻五階檔次的金羽鷹,家族沒道理不應允。

「小公子,要不要杜某幫你向家族申請下?一般金羽鷹的事情都得由我來經手才可以。」杜成白自告奮勇地提議。

「好,那就有老杜老先生了。」

「小公子客氣。」杜成白老臉紅了紅,抱拳道:「杜某隻期待,小公子能在閑暇之餘在奴獸之法上指點杜某一二,杜某就感激不盡了。」

「好說。」楊開點點頭。其實他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