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零二章 霍家,霍星辰

第四百零二章 霍家,霍星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回歸到楊家的子弟中,唯獨只有一個楊威到了神遊境一層,其他的大多都在真元境的水準。

倒不是說楊家子弟的資質不如柳輕搖,只是這麼些年在外,楊家弟子得不到家族的幫助和扶持,修鍊環境稍有不如,所以才出現這樣的情況。

如果有相同的資源,楊威的修為未必就比柳輕搖差。

但無論如何,柳輕搖此人的實力強大和資質出眾卻是勿容置疑的,拉攏了他,就等於是拉攏了柳家。

這麼大的助力,誰都在盯著,但是誰都沒能力吃下去,眾人的鬱悶心情可想而知。

至於秋憶夢,她倒是沒說過這樣的話,但跟她接觸過的幾位楊家子弟都可以看得出來,她似乎對自己並沒有什麼興趣,也不敢太勉強,只能暫時放下,以後再做打算。

夜晚,天昏沉沉的,烏雲壓頂,似乎有狂風暴雨即將到來,沉悶的讓人微微有些喘不過氣。

月黑風高,就連空氣中都傳來淡淡的涼意。

楊開閉目坐在院落中,一道道看不見的神識力量環繞在四周,被他凝練出一股,轟然朝虛空中抨擊。

二老在閉關,這幾日的苦修,讓楊開真元境七層的境界已到了頂峰,抵達一個瓶頸的階段。

雖然知道這個瓶頸早晚會突破,但楊開卻不想等它自己到來。真元的修鍊沒什麼進展,只能修鍊下神識,看是否能從中找到些啟發。

神識楊開早就已經修鍊出來了。但讓人奇怪的是,直到如今,他也沒有修鍊出識海。

沒有識海的神識,就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幸虧有溫神蓮輔助,否則修鍊出來的神識早就消散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楊開現在的神魂技施展出來,威力有些不太理想。

距離神遊境只有三個小層次,楊開很想知道等自己修鍊出識海之後。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所以這一段時間,他修鍊起來比以往也越發努力,只要有空閑的時間。必定不會耽擱。

無限使用神魂攻擊,神識力量的消耗很快,前後不過一個多時辰,楊開便有一種虛弱的感覺傳來。

連忙停下,閉目養神。

下半夜,天空中下起了小雨,一陣翅膀揮動的聲音傳入耳中,楊開眉頭一皺,抬眼朝天上看去。

一道若隱若現的金光,閃電般急沖了下來。

待落到楊開肩膀上之後。金羽鷹才輕輕地鳴啼幾聲。

感受到它啼叫中傳達出來的意思,楊開面色微變,連忙騰空而起,朝北城區飛去。

金羽鷹這幾日一直在竹節幫龐遲那,由專人飼養打理。每天只會回來一次找楊開要萬葯靈液,這大半夜的它居然飛了回來,顯然是竹節幫出了什麼變故。

竹節幫的勢力不大,人員實力層次不齊,又沒有什麼油水可撈,一般不會有人打它的主意。

但今晚顯然不同。

想起前些日子竹節幫內部的爭吵。楊開心中已有計較。

不計真元的損耗,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楊開便已來到了北城區。

竹節幫老巢內,此刻一片打殺之聲,熱鬧非凡,龐遲帶領著幾個幫內的高手在一群人的圍攻下節節敗退,四周各種武技和秘寶的光芒綻放,時不時地便有人倒地不起。

鮮血橫流,雨水洗刷下來,竟洗不盡這滿地的殷紅。

竹節幫的人數本就不多,此刻來敵的數量已超過他們兩倍有餘,而且對方的高手並未全部上場,甚至還有人站在一旁掠陣,不過片刻時間,竹節幫便死傷無數,敗象盡顯,再打下去,只怕在場的所有人都得死。

龐遲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咬牙苦苦支撐,在來敵進犯的同時,他便已將金羽鷹放飛出去,現在他只期望自己那位新主家能夠帶人來救援。

再怎麼說,那也是一位楊家的公子,手下多少應該有些高手吧?

唯一讓龐遲心中沒底的是,楊開是否會願意來救!

「伍仟!」龐遲沖敵人陣營中一位中年漢子厲喝一聲:「你們玄光會與我們竹節幫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何故來犯?」

那伍仟聞言冷笑一聲,嘴角冰寒如刀:「龐遲你何必明知故問?我家公子說了,不歸順者,只有死!」

「你可知我竹節幫背後之人是誰,竟敢如此刀劍相向?」龐遲一邊招架攻擊一邊怒吼。

伍仟聞言撇了撇嘴:「我們這種小勢力之間的紛爭,八大家的人向來不會幹預,中都的生活太過無聊,他們巴不得我們多打打鬧鬧,好讓他們有點樂子。你以為你今天死後,你背後之人會給你報仇么?做夢去吧!」

龐遲面色一苦,心知伍仟說的不是假話。

象他們這樣小勢力的爭鬥打殺,八大家的人確實不會去干預。對八大家的人來說,這些小勢力滅就滅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再扶持一個起來就是。

每一年,都有無數小勢力覆滅,但這些小勢力就如雨後的春筍一般,滅了一茬又冒出一茬,怎麼也滅不完。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他才不敢奢望楊開會來救他。

兩人說話之後,通天客棧房頂上,一個年輕公子正嘴角含笑地眺望著下方的戰場,眼神中興趣滿滿,似乎是在欣賞一場不錯的表演。

他的身邊,玄光會另外幾位高手靜靜地陪同著,這些高手不吝真元的揮霍,竟是將真元外放,推開了襲向他的那些雨點。

所以他縱然是這樣站在屋頂上,也是衣衫周正,絲毫不濕。

看到精彩之處,這年輕人甚至還會撫掌大笑,旁邊的幾個高手都是一臉小心翼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