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一十章 血侍堂

第四百一十章 血侍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這麼說,楊鎮不禁驚訝地看了看他,沒想到他的要求這麼高,點點頭道:「我幫你備齊,自會讓人送到你府上的。」

「有勞長老,告辭。」楊開頷首。

轉身朝外走去。

「小子,在奪嫡之戰中可別太早敗北,那樣老夫可會失望的。」楊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長老們試目以待好了!」

話音傳來,人已消失不見。

「猖狂!」楊鎮輕哼一聲。

剛才去請程百鍊的那個胖長老皺眉沉思了一會,開口道:「楊鎮,這小子是在賭啊!搞不好會萬劫不復。」

「奪嫡之戰本就是一場豪賭!那些年輕小子們何嘗沒看到其中的機遇?但卻沒一個人敢做出這樣的決定,唯獨只有他敢!」楊鎮的雙眸中閃著精芒,輕輕點頭:「短時間內雖然看不到成效,但至少他在血侍堂那邊已經取得了先機。老四府上的這小子膽子很大,也有魄力,很有楊家的行事風範!」

楊開要選擇那兩位血侍,其中的得失,以這些長老們的精明和眼力哪裡還看不明白?這樣的選擇,在奪嫡之戰中,只要前期穩住了陣腳,不被人迅速擊敗,那麼以後能收到的利益將會越來越大!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前期別在那兩個血侍傷勢未好之時就被人給滅了。

血侍堂。

楊家一處很特別的地方,是血侍們平日居住的地方。即便隔著十幾里地,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血侍堂中傳來一股股無窮戰意。

這些無形的力量好似能匯聚成一柄利劍,鋒芒畢露,割裂蒼穹。

血侍是天生的戰士,是專門為戰鬥而培養出來的人才,他們的戰意強大,是楊家的一塊金字招牌。即便他們不在征戰,諸多血侍身上的那一股殺伐之意也凝固如實質,瀰漫在血侍堂周圍。

楊開一路行來。在感受到這股讓人心驚的氣勢時也是神色凜然。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就恭敬地站在血侍堂們外,靜靜地等候著楊開的到來,在他們前面。還有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背負著雙手,一件隨處可見的漆黑武士裝,體魄雄偉,神色淡然,一頭長髮披在肩膀上,顯得卓爾不群,眼神如寒星,懾人奪魄。

血侍堂堂主風勝,神遊境頂峰的高手。為楊家立下汗馬功勞,施展霸血狂術之後,甚至能與神遊之上的高手一較長短。

在整個中都,也是鼎鼎有名,為數不多的強者。

自從昨天聽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回來彙報過之後。風勝便對那位年紀最小的開公子有了些興趣,曲高義和影九是他的手下,身為血侍堂堂主,他自然比較關心兩人。

他想親眼看看,那位願意起用曲高義和影九的小公子,到底是什麼樣子。

這一天。等來了好幾位楊家公子,但直到此刻,那位小公子也依然未曾現身,風勝卻沒有什麼急躁之心,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

屠峰心中暗暗焦急,雖然楊開昨天已經答應他和唐雨仙兩人的請求了,也不會懷疑楊開話語的真實性,但說實話他是真不知道楊開到底有沒有足夠的功勞能把曲高義和影九換走。

如果功勞不夠呢?

正焦急的時候,視野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身形欣長的年輕人,不緊不慢地朝這邊行來。

「是他么?」風勝開口問道。

「是他,是小公子!」屠峰提在胸口處的一塊大石終於落了下來,渾身一陣輕鬆,與唐雨仙兩人對視一眼,會心微笑起來。

小公子果然是個可信之人!只可惜,這一次的奪嫡之戰不能追隨在他身邊,想起這個,兩人都深感遺憾。

走到近前,楊開抬眼打量著風勝。

目光如電,氣息濃郁悠長,渾身的血肉里蘊藏了無與倫比的爆發力。

神遊境頂峰!

楊開眼前一亮,只是一眼便瞧出了他的真實修為。這樣的高手如果與自己對戰,一招就能滅殺自己,實力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不是秘寶和傲骨金身中的邪惡能量能彌補的。

穿著普普通通,但楊開卻能明顯地感受到,這人站在那裡,並未運轉什麼功法,可天地中的能量依然源源不斷地往他身上涌去,滲人他的身體內,時刻都在凝練真元,讓他的真元變得精純濃郁,比起旁人無疑要高上一籌。

不愧是血侍堂的強者!

楊開心中暗贊,楊家能夠屹立這麼多年不倒,獨享中都八大家第一的名頭,也不是毫無緣由的。

在他眼神遊弋打量風勝的時候,對方也在暗暗地觀察他。

穿著隨意,不顯華貴,比起一般的世家公子都要簡約簡單,這樣的穿著無疑是更適合突發的戰鬥應變。年紀很小,大概只有十八歲左右,但實力已到真元境八層。神色冷靜,雙眸看似平常,卻偶爾有些精芒閃過。

風勝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眯,神色肅然。

他從楊開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殺伐之意,那氣息濃郁,及其明顯。

殺伐之意,他風勝身上也有,比起楊開也更勝更強。這種氣息不是修鍊能夠獲得的,唯有在殺人之後才會留下,而且是要殺很多的人才會造成現在的狀況。

這位小公子年紀輕輕,居然殺了那麼多人,看樣子也不是個好招惹的對手,這才是讓風勝在意的地方。

更讓風勝感覺古怪的是,這位小公子體內似乎還有另外一股詭異的力量,這股力量牽動了他的殺伐之氣,讓他在那一瞬不禁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似乎連自己一直壓制在心間的暴戾氣息也翻滾了下。

再仔細看去,卻又感受不出來太多,只能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