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一十一章 誰會第三個出局

第四百一十一章 誰會第三個出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就三月了啊,月初第一天,求幾張月票和推薦票……將曲高義和影九兩人的表情看在眼中,楊開暗暗點頭。知道即便身受重傷,血侍也依然是血侍。

看了一眼其他人,楊開忽然輕笑一聲:「諸位,日後若是互相為敵,本公子可不會手下留情!」

周封正色道:「本該如此!」

楊開轉身離去,從容不迫,曲高義和影九沖兄弟姐妹凝重抱拳。

這一別,日後血侍們再相見,或許會要刀劍相向,以自身的鮮血和性命譜寫楊家下一代的輝煌序曲。

眾人肅然回禮!

他們都懂。

出了門外,風勝依然站在那裡,待到楊開走出十幾丈才忽然開口道:「開公子,我這兩個不成器的屬下就勞你費心了。」

楊開揮揮手,什麼話都沒說,曲高義和影九兩人一步一個血印,趨步跟隨。

……

楊家所有的嫡系子弟都已回歸中都,家族更給出了近兩個月的準備籌謀時間,在選取完各自的守護血侍之後,讓人翹首以盼的楊家奪嫡戰,終於要開始了。

消息傳出,中都沸騰,整個大漢風雲詭譎,天下間大大小小的勢力齊齊朝中都方向進發,以期在這一次的巨大盛會中撈點好處。

甚至有不少勢力,早已抵達中都。正在坐以待望,遲疑不定,不知該選擇站在哪個公子隊伍之中。

楊家的嫡系子弟們,這一段時間比起以往還要忙碌,紛紛聯絡其他七大家的公子小姐們,努力敲定自己的盟友。

中都八大家,楊家。秋家,柳家,霍家。康家,高家,葉家。孟家。

其中康家,高家,葉家,孟家都已傳出消息,與不同的楊家子弟結成聯盟。唯有剩下的三家還未表態。

柳家自不必說,柳輕搖早就已經放出過話,楊家年輕一代,誰能打得贏他,他便給誰當盟友,傳聞楊家老大楊威曾經與他打過一次。不過結果如何卻無人知曉。

但柳輕搖至今依然未明確表態要與誰結盟,那麼那一次戰鬥的結果怎樣,已經不言而喻。

楊威怕是輸了。

至於霍家,霍星辰這個浪蕩子弟也只是整日尋歡作樂,喝酒撒潑。似乎根本沒打算參與到奪嫡之戰中,讓霍正老爺子頭疼至極。

霍正也想在奪嫡之戰中摻和一把啊,無奈兒子不上道,整天胡作非為,正事不幹,把他給氣得夠嗆。要是老一輩的人能夠參與奪嫡之戰。那霍正早就自己擼膀子上了。

倒是楊家的那些公子們聽說霍星辰與楊開有些過節,紛紛找上了他做思想工作,卻無一人成功,反倒是被他拉進春樓里快活了幾晚,一個個頭暈眼花地出來,搖頭嘆息爛泥扶不上牆。

秋家。

書房內,秋家家主秋守成端坐在椅子上,他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實則已過五旬,但天生一張細皮嫩肉的臉,膚色比起女子都要白皙許多,所以看容貌要比實際年紀小很多。

下手兩旁各坐一人,一男一女。

女的是秋家大小姐秋憶夢,男的是秋家公子秋自若,兩人是同父異母的姐弟關係。

奪嫡之戰要開始的消息傳出,秋家自然也得選好隊伍才行。

但對楊家的各位嫡系公子,秋守成也不太了解,雖然一直在打探他們的消息,但得到的還是太少。

七大家參與到奪嫡之戰中,主要目的也就是磨練下自己家族中的子弟,勝負輸贏對他們的根基影響不大。但能贏的話,誰想輸呢?所以這事還是得甚重一些才行。

秋守成捋著下巴上的山羊鬍子,沉吟了好半晌才開口問道:「夢兒,對這次的奪嫡之戰,你有什麼看法?」

聽到父親這般詢問,秋自若面容微澀。

在秋家,他雖然是第一繼承人,但無論個人實力還是手段,都比不上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家族中有什麼大事的話,父親也都喜歡找姐姐商議,而是要自己坐在一邊旁聽,從中汲取經驗。

從小到大,向來如此!

秋憶夢微微一笑,開口道:「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楊家這一次要參與奪嫡之戰的公子們好像有八位!除了排行第四的楊新武已經死亡之外,依長幼順序排下來,分別為楊威,楊詔,楊鐵,楊亢,楊慎,楊影,楊泉和楊開!」

秋守成輕輕點頭,也沒插話,眼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其中,老二楊詔和老五楊亢是親兄弟關係,老六楊慎和老七楊影也是親兄弟關係,這兩對親兄弟不到最後關頭大概是不會互相攻擊的,只會守望相助,這便是血脈的親疏之分了。」秋憶夢的思維迅速轉動著,精準措辭著,侃侃而談:「而迄今為止,得到另外七大家中人協助的,也有四位。其中孟家孟善衣是老大楊威的盟友,葉家葉新柔是老二楊詔的盟友,高家高讓風是老五楊亢的盟友,康家康斬是老七楊影的盟友。七大家的力量不容忽視,很大程度上會決定奪嫡之戰的最後結果。」

「不錯。因為楊家是在中都,在中都,就必須得和其他七大家來往。」秋守成輕輕點頭,很滿意自己女兒的縝密思維和情報能力,但一想起她是個女兒身,不免有些遺憾。

看了一眼端坐在旁,顯得有些憤懣的秋自若,秋守成暗暗嘆息一聲。

「所以,從表面上的結果來看,現在無疑是楊詔和楊亢這一對兄弟佔據的贏面比較大,因為他們二人都各有一個超級勢力作為盟友。」

「然後呢?」秋守成聽出女兒的話外之音,微笑問道。

「實際上並非如此。先不說他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