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四百一十二章 這個人的胃口很大

四百一十二章 這個人的胃口很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理由?我說不清楚,但是爹爹,從小到大,我哪一次的判斷讓你失望過?」

秋守成神色一正,細細想來,也確實如此,自己這個女兒,看人待事的眼光相當精準,這幾年自己有時候沒看明白的事,跟她一說,她便已經洞悉全部,經常還是她給自己出了不少好主意。

秋憶夢說的這麼嚴肅,秋守成也不得不重新審視一番,正色道:「這人到底有什麼值得你在意的?」

秋憶夢依然緩緩搖頭:「我真說不清楚,但是這個人很神奇,往往能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做到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給人帶來眼前一亮的感覺。」

她本想告訴爹爹,蒼雲邪地的妖媚女王已被楊開俘虜了身心,但轉念一想又沒說出口。

蒼雲邪地畢竟邪魔聚集之地,扇輕羅更是六大邪王之一,與中都八大家向來水火不容,這一次奪嫡之戰,扇輕羅是否會來協助他還是兩說。

如果沒有妖媚女王的協助,楊開擁有的助力必將大打折扣。

「讓你眼前一亮了?」秋守成的眼睛微微一眯,大有深意地詢問。

秋自若揚眉,輕笑道:「看樣子姐姐終於碰到稱心如意的男人了,我還只當這天下沒有男人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父子二人,一個猜疑,一個有意,顯然是當秋憶夢已對楊開動心。

「我對他是有一點好感。」出乎意料地,秋憶夢坦然承認。「但那只是不錯的感覺而已,因為跟他相處,我永遠處於被動!」

秋守成微微動容,驚聲道:「這小子這麼強勢?」

自己這個女兒,即便是在中都,也沒人能讓她時時處於被動,向來都是她牽著別人的鼻子走。所以這一句評價雖然平淡無奇,可秋守成依然從中窺探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信息。

「很強勢的一個男人!」秋憶夢微微一笑,想起楊開對她的態度和做法。又不禁輕輕咬牙切齒。

「愛情是會讓一個人變傻的。」秋自若老氣橫秋地搖頭,好似他是什麼情場老手,已閱盡紅塵萬千。

「爹爹。」秋憶夢知道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一直對自己有意見。倒也不想跟他辯解,只是抿嘴一笑道:「先不說我對他的看法,說說你的看法好了,你判斷他會第三個出局,一方便是因為是你自己打探出來的情報,第二個方面怕是也受到了呂梁傳信的影響吧?」

「不錯。」秋守成頷了頷首,手撫著山羊鬍子道:「呂梁在信中雖然沒有評價這小子什麼,只是將其在呂家的所作所為全部講了一遍,但我也能從信中看出呂梁對他的輕視。」

「如果那只是他的偽裝呢?」

秋守成神色一怔,肅然道:「那這小子就太老奸巨猾了。居然連呂梁都能騙過,呂梁可不是好糊弄的人。」

秋憶夢呵呵一笑,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了幾步,轉過身道:「爹爹。其實本來我也在猶豫,要不要將秋家與他綁在一起,至少在今天之前,我都沒下定決心。但是現在,我越來越覺得我的判斷沒有錯。」

「理由呢?」

「就是因為他的不作為!在呂家的不作為,回到中都之後的不作為!在呂家。他沒有拉攏呂梁,回到中都他沒有結交七大家的人,但我跟他相處過一段日子,知道他並非那種自甘平庸之人,這個人的胃口向來很大,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根本不會給敵人喘息的時間和機會!他的這種不作為,恰恰就說明了他的底氣!」

秋憶夢說著眉頭皺了起來,緩緩搖頭:「我是真不知道他到底哪裡來的底氣,但他絕對有!」

「姐姐,說了半天這也只是你自己的猜測和感覺,我們可沒有從明面上看到他有什麼助力和幫手!」

秋守成皺眉點頭:「是啊。夢兒,你之前說並沒有考慮和他結盟,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什麼人選?」

聽爹爹這麼一說,秋憶夢頓時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努力並沒能起效。

爹爹對楊開依然不看好!否則也不會問出這句話。

「恩,除了楊開之外,我還有兩個人選,一是老大楊威,二是老二楊詔,楊詔就不必說了,他是個很厲害的人,又是現任楊家家主的兒子,奪嫡的呼聲一直很高,而楊威此人也非同一般,是楊家年輕一代唯一的一個神遊境,也是年輕一代老大的身份,所以他們兩個的希望都很大。」說著,秋憶夢苦笑起來:「可是如今,他們兩人都已經有了七大家中人作為盟友,我秋家如果再插進去,恐怕有些不太好。」

「恩,這樣一來,即便是勝了,我秋家也得不到多少好處。」秋守成沉吟著,忽然轉頭看向兒子,道:「自若,你有什麼想法?」

秋自若神色一喜,頓時知道機會來了。

這還是爹爹頭一次主動詢問自己的看法,而且是奪嫡之戰這麼重大的事情,其中蘊藏的深意,秋自若自然明白。

「依孩兒看來,既然是要參與奪嫡之戰,那便去尋找一個沒有七大家作為盟友的楊家人,這樣保他勝利之後,我秋家也能吃到獨食!」秋自若也不是太笨的人,聽爹爹和姐姐說了這麼久,自然已有腹案,神色自若道:「我的意思是,與那老六楊慎結為盟友。他的親兄弟老七楊影已經有康家作為盟友了,再加上我秋家,贏面很大,至少能與楊詔楊亢這一對親兄弟分庭抗禮。」

秋守成面含微笑,讚許地點頭。

察覺到爹爹的嘉獎之色,秋自若知道自己說中了父親心中的想法,不禁呼吸有些急促,激動的面色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