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他是秋後的螞蚱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他是秋後的螞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霍星辰分明是一點都不看好楊開。

聽他這麼說,秋憶夢皺了皺眉頭,並未反駁。

這一次她會在奪嫡之戰中協助楊開,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儘管她看不出楊開有什麼底牌和隱藏的力量,但隱隱地,她還是有一種預感,那就是絕對不能小看了這個男人。

僅僅只是一種感覺!

對於楊開是否能在奪嫡之戰中勝出,甚至是否能撐過今晚的兇險,秋憶夢心中也是絲毫沒底。

「算了,懶得跟你們說。」霍星辰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搖頭擺手道:「我去睡覺了,養足了精神,準備欣賞晚上的好戲嘍,嘿嘿。」

「你自便吧。」楊開也沒要招呼他的意思。

府邸很大,畢竟這裡可能會成為很多勢力聚集的地方,所以空閑的屋子也有無數,霍星辰隨便找了間屋子鑽了進去,便不見了蹤影。

「你準備怎麼做?」待霍星辰離開之後,秋憶夢有些無奈地看著楊開,輕聲詢問。

霍家這位獨苗的態度也讓秋憶夢明白了一些事,這位中都狼先生大概就是來觀光的,根本沒想過要為楊開做些什麼。

也就是說,雖然明面上看楊開已經有兩位八大家子弟作為盟友,實際上他連像樣的力量都拿不出來。

僅有兩個血侍,還重傷未愈,一臉虛弱,連平日的三成實力都發揮不出。

「我秋雨堂的人你可以隨意調動,但是別指望他們能發揮出多大作用。」秋憶夢黛眉輕皺。苦笑道:「儘管今天是奪嫡之戰的第一日,但你如果指望這兩位血侍的話,那恐怕是要失望了。你的那些兄弟們現在手上聚集的力量,足以將他們拖延甚至擊敗,擒拿你也不費什麼事。」

「我知道。」楊開點點頭,臉色平淡。

「董家呢?」秋憶夢沉吟了一下,聲音中透著一股淡淡的焦急。「董家不是你母親的娘家么?這一次怎麼也沒見他們現身?難道他們也不管你了?」

這個時候如果有一個一等世家的力量作為助力,局勢恐怕也不至於如此堪憂。

「會來的。」楊開咧嘴一笑,笑容詭譎。「只不過不是今天!」

「什麼意思?」秋憶夢愕然,從楊開的笑容中,她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但聰慧如她,也不知楊開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你也自便吧,今天的事暫時不用操心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罷了。」楊開隨意說了一聲,便領著曲高義和影九兩人朝內走去。

「你這人……」秋憶夢緊追幾步,卻見楊開大步流星,連頭也不回一下,不禁有些氣惱,憤憤地跺跺腳。恨的咬牙切齒。

她現在更確定楊開是有後手了,只是這男人根本不給她說明白,讓秋憶夢不禁生出一種氣餒的感覺。

每次在面對楊開的時候,她都是被牽著鼻子走,根本佔據不到一點上風。也把握不住這個男人心裡怎麼想的,接下來會怎麼做。

滑的跟泥鰍一樣!秋憶夢心中暗罵。

不岔地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秋憶夢輕哼一聲,轉身去安排自己帶來的秋雨堂布防。儘管秋雨堂中沒什麼高手,但在這府邸四周做些手腳,布置些陷阱還是可以的。

戰城。鴻源酒樓。

酒樓內熱火朝天,客源不斷,小二們忙的暈頭轉向,昏天暗地。

在奪嫡之戰未開始之前,戰城內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這裡是楊家奪嫡的戰場,自然有人早早地就在此等候,等待楊家公子們的到來。

臨窗的一張桌上,一個體型微胖,大約二十六七歲的青年正在不緊不慢地喝著美酒,品嘗著美味佳肴。

在他的下手處,左右兩邊各端坐著一個老態龍鍾,看起來昏目潰耳的老頭子,兩個老頭子平淡無奇,一動不動,眯著眼睛宛若睡著了一般,但那兩雙隱藏在眼皮底下的雙眸,卻時時刻刻都在觀察著酒樓內來往的客人。

酒樓里宣聲不斷,喝酒過望的客人都在講述著今天正南門外發生的事情。

二老一小,三人將這些話聽在耳中。好半晌,其中一個老頭子才道:「公子,照這般看來,開公子的前途堪憂啊。」

只有一個霍星辰作為他的幫手,而且還不能調動霍家的任何力量,楊開等於是毫無助力。

「確實。」另外一個老頭子也輕輕頷首,「我們現在不去他府上幫忙么?」

「我倒是想去啊。」那體型微胖的青年撇撇嘴,一臉鬱悶,「可這小子前兩天讓人傳信給我,叫我今天別去插手,靜觀其變就好。」

「不插手?」先前說話的老頭子納悶不解,「可開公子沒有力量防守,哪裡能應付得了即將到來的危難?我董家與四爺有聯姻,公子你與開公子是表親,如今他有難,我們理當義不容辭。」

這青年,赫然就是董家董輕寒,而那兩個老頭子,便是一直追隨在他身邊的風雲雙衛。

董輕寒搖頭不迭:「天知道這臭小子在搞什麼鬼?我也聽說他的兩個血侍重傷未愈,根本發揮不出什麼實力,本來我是想第一時間趕去幫忙的,可他都這麼說了,我也只能等。」

風衛輕輕頷首;「楊家血侍,個個都是強者,開公子身邊那兩個血侍,老夫二人也曾與之打過交道,深知他們的強大之處!」

董輕寒忽然來了興緻,笑著詢問:「你們若是跟他們生死之戰,結果如何?」

風雲雙衛神色肅然:「我二人的境界,比他們都低一層,他們若是全盛時期,只需其中一人施展出霸血狂術,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將我們格殺。但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