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二十三章 我要出去一趟

第四百二十三章 我要出去一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霍家兩位強者都以為是血侍出賣了自己的隱藏之處。

秋憶夢卻是緩緩搖頭,輕笑到:「那兩位血侍正在療傷,暫時無暇他顧,不過也不是我發現兩位的,我還沒這麼大本事。」

「那……」

「呵呵。晚輩告辭了。」秋憶夢並不多說,只是微微一笑。

秋大小姐聰慧精靈,擅於舞弄心計,雖然在楊開面前她已有所收斂,但對旁人還是如此。

這個時候她也不去說破,給那兩人留點神秘感,對楊開的好處只會更大。

等到秋憶夢離去之後,兩人才望著手上的美酒,頹然嘆息。

他們也知道到底是誰指點秋憶夢了,但他們實在想不到那個楊開居然有這麼通玄的本領。

「這咋辦?」其中一人眉頭緊皺。

另一人也是面色難看,搖頭道:「不好辦啊,拿了人家兩壺酒,今晚……」

「這位開公子,真夠陰損的。」

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儘管只是兩壺酒,可那是人家秋大小姐親自送過來的,所謂禮輕情意重。到了今夜楊開府上有危險時,他們難道還能袖手旁觀不成?

若是旁人來送酒,甚至是楊開本人來,兩位強者都可以義正詞嚴地拒絕,唯獨不能拒絕秋憶夢。

「可是家主暫時還沒讓我們參與奪嫡之戰,而且歷年曆代的奪嫡之戰,其他的勢力出動神遊境七八層,甚至頂峰的強者都沒什麼,可八大家出動的高手都不會超過神遊境五層,我們若是貿然出手被人給發現了……這老臉往哪擱?」

「要不把酒給送回去?」一人提議。

另一人點頭道:「好,你送!」

「滾!」

送酒回去,那不是打秋小姐的臉么?這等蠢事誰會幹?

「哎!」對視一眼。彼此都搖頭嘆息,兩壺美酒,此刻比燒紅的鐵鉗還要燙手。

沒奈何,一人分了一壺,喝在嘴裡也再無往日的香醇,只品嘗到滿嘴的苦澀和無奈。

時間緩緩流逝,日落月升,繁星點點。天空似是掛滿了閃爍光芒的寶石。簇擁成群,美輪美奐。

白日喧鬧無比的戰城,陡然間平靜了下來。

幾萬雙目光,都在緊盯著戰城內八大公子府的動向。

一道道若有若無的神識,交織在戰城之中,監察四方。有實力強橫的高手,更是將神識放肆鋪開,全面洞悉周邊的各種情況。

戰城最中心。封神殿。

這是一座雄偉的宮殿,殿內,有八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分八角盤膝而坐。

八人都古井不波,各自運轉功法,對外看似不管不問,實則八人的神識早就滲透了戰城的每個角落。

這八人,分屬中都八大家。每一個都是神遊之上的頂尖高手!

楊家奪嫡之戰在戰城展開,天下大半年輕俊傑雲集此地,幾乎每一個參與奪嫡之戰的都是各自勢力的領軍人物,事關重大。

所以每一次奪嫡之戰開始之時,八大家都會派出一位神遊之上坐鎮在戰城中,一來是負責監督奪嫡之戰的勝負,二來也是負責守護那些參與奪嫡之戰的年輕人。

如若不然,被蒼雲邪地的強者來此,一鍋端掉,那損失可就大了。

這八人,都是百年多高齡,最大的那個甚至已經有兩百歲了,真真正正的土埋半截脖子,向來是不問族內大小事務,也不問天下大勢,只是自己修鍊參悟武道。

他們坐鎮在此,不會去干涉參與奪嫡之戰,只負責監督勝負,守護戰城不被奸人所乘。

誰贏誰負,他們也毫不關心。

實力年紀到了他們這種程度,他們也只想在有生之年,堪破神遊之上的奧秘,這算是唯一的追求。

八大公子府,有人蠢蠢欲動,有人憂心焦慮,有人準備隔岸觀火,坐山觀虎鬥,企圖收那漁翁之利。

手上掌握的實力不一,心態不一。

夜色越來越深,八大公子府上卻是毫無動靜,讓諸多翹首以盼的觀戰之人等得暗暗焦急。

楊開背負著雙手,身形如劍,站在自己府邸的中殿上,凝視著懸掛在殿堂最上方的一面令旗。

在奪嫡之戰中,這一面令旗也是個關鍵的東西。

想要在奪嫡之戰中擊敗一位公子,有兩種方法。

一種是直接擒拿住這個人,這樣一來,這位公子便失去了繼續奪嫡的資格。

第二種,便關乎著這一面令旗了。

一旦有人將這面令旗取走,那對應的公子也同樣會失去奪嫡的資格。

而且,這一面令旗是必須懸掛在中殿正上方的位置上,不能被帶在身上。

楊家歷代的規矩如此,大概也是想讓各位參與奪嫡的子弟多一種制勝的方式,也給各位子弟增加些奪嫡的難度和考校智慧的空間。

這一面令旗被懸掛在這裡,對各位楊家子弟來說,就是個掣肘!

因為無時無刻都得派人來守護這面令旗,以防它被人乘虛而入,竊取丟失。

一方面要守護自己的令旗,另一方面也要去打別人的主意,奪嫡之戰是鬥智斗勇的戰鬥。

望著那令旗上大大的開字,楊開嘴角噙出一抹微笑。

身後悉悉索索,秋家大小姐秋憶夢,中都狼霍星辰,向家二公子向天笑三人聯袂而來。

楊開現在手上掌握的助力,也只有這些,此刻盡數聚集於此。

「開兄弟,準備好把你的金羽鷹送給我了沒?」霍星辰嘿嘿怪笑著,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打開摺扇道:「我可先跟你說好了,等會要是有人來打你,我第一個投降,別指望我能幫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