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不在家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不在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追不到楊開,也查探不到楊開的蹤影,更忌憚那位神秘的神遊頂峰強者,楊亢和楊影二人都是一臉鬱悶。

靜默了一會,那康家的康斬忽然喜形於色,道:「兩位,要不我們現在也去你家老九的府邸上逛逛?」

楊亢和楊影二人狐疑地望了他一眼,旋即眼前一亮。

是啊,楊開自己跑出來了,那他的府邸便無人坐鎮。再有,那位神秘的高手也被他給帶了出來,現在那邊的防禦必定很空虛。

而且,楊詔和楊慎也在那邊,現在過去,合四人之力,足以碾平楊開府。

漠然對視,兄弟二人都看出了其中蘊藏的機會。

還沒想清其中的利害之處,高家的高讓風卻是搖了搖頭道:「不妥,我覺得兩位還是趕緊回自己的府上要緊。如果真有那麼一位神遊境頂峰作為楊開的盟友,你們的府邸現在恐怕就危險了。」

聞言,楊亢和楊影面色大變!

他們只看到擊敗別人的機會,卻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情況。這一次為了吃下第一塊肥肉,兩人都是帶了不少盟友過來,各自府邸上除了留下一位血侍守護令旗之外,並無多少強大的力量鎮守。

這個時候要是真被楊開給趁虛而入,那他們可敗得冤枉。

一念至此,兩人也顧不得去打楊開的主意了,各自領著人馬,匆匆回趕。

……

戰城外十里地,楊開放下手上的楊鐵。也沒去禁錮他的經脈和真元,掀開自己的帽子招呼一聲:「三哥!」

「老九好手段。」楊鐵一臉的佩服之情。

楊開搖了搖頭:「鑽他們一個空子罷了。」

今夜恐怕無人會想到,自己敢跑出來滋事生非,所以楊亢楊影二人在互相爭鬥的時候對外也是毫無防備,若非如此,楊開哪會這麼輕易地就拿人奪旗?

只要他們稍微有點防備之意,楊開這一次恐怕都不會得手。

「不管怎樣。三哥現在落到你手上,算是你的功勞了。」楊鐵不冷不熱地望著楊開,道:「與其被他們兩人活抓。三哥倒寧願被你佔個便宜,最起碼你沒有主動對我動手。」

「三哥嚴重了。」楊開察覺到他的冷淡,自然知道他因為第一個出局心情有些鬱鬱寡歡。倒也不在意,「你回中都吧,這邊沒你什麼事了。」

楊鐵一怔,皺眉道:「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拿了令旗就夠了。」說完,也不等楊鐵再說什麼,身形一縱,又返回了戰城。

愣愣地站在原地,好半晌,楊鐵的臉色才漸漸緩和下來。皺眉凝視著楊開消失的方向,面上不禁湧出一絲淡淡的感激。

楊開沒有拿著他去找家族兌換物資,等於是給他留了點顏面。

楊鐵在外這些年,沒取得多大的成就,也沒幹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表現一直平平,但身為楊家子弟,那骨子裡的驕傲還是存在的,要不是因為這個,今夜他哪裡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早就主動認輸投降了。

真要是被楊開擒著去找家族兌換物資。那他日後在楊家也別想抬頭做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看天空中涌簇如寶石般的星群,楊鐵苦笑一聲,轉身朝中都的方向行去。

這邊的戰鬥,確實已經沒他什麼事了。

在奪嫡之戰中被擊敗的楊家子弟,就不允許再參與進去,倒是其他勢力的人,還有再選擇的機會。

楊開身如流星,用自己那強大詭異的神識隔絕了自身氣息的外泄,匆匆朝府邸趕去。

放楊鐵離開,並不是念及兄弟之情,楊開與那幾位堂兄的感情都非常淡薄,只是今夜楊鐵死戰不降的做法讓他有些觸動。

這樣的人,不應該做什麼事去羞辱他。

戰城西北角,楊開府邸。

半個時辰前。

幾乎是在楊鐵府邸出現動亂的同一時間,楊開的府邸處也是熱鬧非凡。

楊亢得到的情報並沒有錯,今夜八大公子府中,除了老大楊威自恃身份,沒有動作之外,也就只有老八楊泉按兵不動了。

老二楊詔與其盟友葉家葉新柔,領著不少高手,趕到了楊開府上。

這些人還沒開始動作,老六楊慎和秋自若也紛至沓來,雙方站穩腳跟,彼此和顏悅色地打了個招呼,一切都盡在不言中。

今夜,他們只是來攻擊楊開的,彼此犯不著成為敵人,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

府邸中殿前,霍星辰端坐在一把太師椅上,手上搖晃著摺扇,身邊有兩位身段婀娜的美婢斟酒餵食,一臉怡然自得。

楊詔和楊慎的到來,似乎也沒打擾到他的雅興。

楊詔的身旁,葉新柔亭亭玉立,笑容艷麗,凹凸有致的身材綻放著別樣的誘惑,肌膚白皙如玉,風姿卓越,葉家的這位大小姐,雖然名氣不如秋憶夢,可在年輕一代中,同樣也是有聲望的人物。

在楊詔的身後,向家向楚和南家南笙面色陰鷙地凝視著下方,臉上一片快意涌動。

尤其是南笙,撫著兩根斷指時,面上更有狠戾和毒辣的神色閃爍。

那兩根手指,是被楊開逼迫自廢的,這等仇怨,不共戴天,這幾個月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要報仇雪恨。

楊詔這邊的盟友實力強大,人數不少,楊慎那邊同樣不弱。

得了秋家秋自若的幫忙,又收攏了不少助力,短時間內他還能與楊詔相抗。

反倒是楊開府邸這邊,除了一個中都狼在飲酒之外,就只有秋憶夢和向天笑站在他旁邊,除此之外,還剩下曲高義一人如鐵塔般杵在中堂前,巋然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