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三十章 你也上!

第四百三十章 你也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中殿前,影九鬼魅現身,擊斃三人之後又迅速消失,楊慎手下的那些人再也不敢造次,一個個回過頭來,臉上掛著劫後餘生的表情,將目光投向他,滿是詢問之色。

楊慎的臉色陰霾到了極點,一肚子惱火,也不敢再隨便下達命令了。

楊詔卻是眉頭緊皺著,肚子里腹誹不已。

影九沒有施展霸血狂術,卻依然如此生猛,以他的傷勢絕對不應該這樣才是。他來之前也打聽清楚了,影九和曲高義兩個雖然是血侍堂中的精英,但重創之軀,隨便哪個神遊境六層都足以擊敗他們。

難道他的傷勢真的已經恢復完全了?

或者是說用了什麼特別的方法壓制了傷情?

楊詔一頭霧水,暗自揣測,好奇的要命。

再去看那曲高義,從始至終他也沒說過一句話,身軀更沒動過一下,除了偶爾轉動下眼睛之外,這個血侍就跟死人一樣。

可被四五個人包圍之後,他的臉色卻絲毫未變,淡漠如水。

楊詔忽然感覺頭疼無比了。

雖然他和楊慎帶來的人實力都不弱,但若是想在兩位全盛狀態下的血侍眼皮子下搶走令旗,也要冒很大的風險。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楊開府上這兩位血侍到底能發揮多強的實力。

如果他們只是在故弄玄虛,楊詔還有信心在今夜讓楊開出局,可如果不是呢……

沉吟了好半晌。楊詔才冷哼一聲,道:「老六,看樣子令旗你吃不下啊。」

楊慎臉色冰冷,不可置否。

「既然如此,那二哥就幫你一把。」楊詔凝視著下方,沉聲道。

今夜的機會難得,楊詔也不想錯失。縱然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有些不妥,可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動。

「幫我可以,但是令旗的歸屬……」楊慎吃了一次虧。總算聰明了不少,曉得問個清楚。

「到時候再說吧。」楊詔豈會幹賠本的買賣?現在楊開不知在哪裡,如果貿然答應將令旗讓出去。說不定什麼都得不到。

楊慎皺了皺眉,也沒去糾纏楊詔的出爾反爾,悶了好半晌才點點頭:「行吧。」

手下一次性死了四個好手,楊慎也迫不及待想要贏得一次勝利來挽回點局面。

「那便上吧。」楊詔輕笑一聲,把手一揮。

身後葉家葉新柔帶來的兩位神遊境五層,向南兩家的高手齊齊出動,楊慎同樣朝自己帶來的人打了個眼色。

一瞬間,兩兄弟聯手,十幾位神遊高手朝中殿逼近過去,同時還有一批真元境武者。

「喂喂。我先說清楚啊,你們打歸打,可別把我攪進去了,本少爺只是看熱鬧的。」霍星辰嚷嚷了一句,主動朝後退出幾步。

秋憶夢冷笑一聲。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將他往前踢去,與向天笑兩人跨前一步。

秋雨堂和向天笑的人馬忽然在四周鬼魅一般現身,人數不少,當上得了檯面的就不多了。

楊詔和楊慎帶來的高手們怡然不懼,齊齊朝中殿逼近。

一直巋然不動的曲高義忽然怒喝一聲。狂暴的真元透體而出,一股無形的氣浪朝四周擴散,聲如炸雷般響在每個人的耳畔:「想進中殿,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中氣十足,哪有什麼受傷的痕迹。

楊詔楊慎的那些人馬本就被隱匿在一旁的影九弄的有些草木皆兵,聽曲高義這麼一吼,也不知是哪個心理素質差些,居然一道幽光就朝曲高義打了過去。

曲高義隨手擋開,咧嘴獰笑起來。

血侍因為族規,只負責被動反擊,在別人沒攻擊他之前,他根本不能有什麼動作。現在被人打了,曲高義自然可以毫無顧忌地發揮。

身形忽然化為一道青芒,下一刻便出現在大群敵人的陣營中。

被喻為血侍堂里最敢拚命也最能拚命的高手,曲高義最精通的便是短時間的爆發!

他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將自己一身真元和神識力量統統爆發個乾淨,涓滴不存。而在這一炷香時間內,基本無人能攖其鋒芒。

一道道幾乎是肉眼可見的神識力量自腦海中迸發,狂霸的神魂技驟然轟響四周,那雙手結印間,一招招精妙而殺傷力巨大的武技出手。

剎那間,人仰馬翻,一片混亂。

誰也沒想到這個應該重創未愈的血侍膽敢衝進人群中發難,而且他的招式全是不要命的進攻,根本沒有防守的意思。

三個呼吸的功夫,便有人倒地斃命,旋即又有人飛出,在半空中爆成一團碎沫,屍骨無存。

楊詔,楊慎,向楚,南笙,秋自若等五人,眼眸子驟然顫抖起來。

他們似乎沒想到這一次戰鬥的爆發會是如此兇殘。

反倒是跟隨在兩位楊家子弟身旁的那兩個血侍,對視一眼,都是會心一笑。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出曲高義已經恢復好了傷勢,否則也不可能發揮出這麼強大的戰鬥力。

怎麼恢復的?白天見他的時候明明還是老樣子,一個白天就能發生這麼巨大的變化?這一點兩位血侍有些想不明白。

曲高義的兇殘和勇猛,真正地讓敵人膽寒,死掉兩個人之後,剩下的那些不禁都有些束手束腳,誰也不敢靠得他太近。

「怕什麼,這麼多人還拿不下一個血侍么?」楊詔眼見情勢不對,猛地怒喝起來。

事到如今,他也沒了回頭路,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

他已看出楊開的韜光養晦,今夜若不把楊開擊敗,這個年紀最小的弟弟將來必定會是他的一大敵人,甚至比老大楊威還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