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送你們一點小禮物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送你們一點小禮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霍公子,小心了!」楊詔輕笑著,好意提醒了一句,旋即緩緩地抬起一隻腳,猛地往下一跺。

地面上忽然鼓起幾道詭異的直線,底下彷彿有巨大的蚯蚓在起伏著,一絲絲恐怖的能量從下方傳來,讓霍星辰不禁面前一變。

地煞龍術!天級上品武技,楊詔一出手便彰顯其不凡之處。

這地煞之龍,每一條都是用五階妖獸的神魂凝練而成,被楊詔收在體內,對敵之時便可靈活運用,往往能攻敵不備,讓人防不勝防。

而楊詔現在能動用的地煞之龍,足足有七條!憑藉這一招,他在真元境中對敵之時,往往不需要怎麼動手便能戰勝敵人。

霍星辰凝重著神色,急速往後退去,他踩著一種神奇玄妙的步法,每一步踩出來,腳下都會出現一個蓮花綻放的能量光影,這些蓮花一開一合,將那地煞之龍一條條地擋下吞噬。

掩月蓮步!同樣是天級上品的武技,與楊詔的地煞龍術正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一共退出七步,霍星辰才看似慌裡慌張地頓住步伐,抬眼朝楊詔望去,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輕笑道:「二公子,不用這麼狠吧?好歹咱們也有過共嫖之誼啊,上次在春風得意樓,你可是請我……」

「別亂說!」楊詔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旋即冷哼一聲:「你果然是在扮豬吃老虎!」

「二公子說什麼呢,我不明白。嘿嘿,既然二少爺要過招,本少爺奉陪就是!」說話間,霍星辰的兩手上同時湧出不同屬性的能量。

一手為風,一手為雷。

風雲呼嘯,雷鳴電閃之間,兩股能量合而為一。匯聚成一隻大手,朝楊詔攻去。

風雷合氣大手印!

霍家的玄級下品武技!風雷兩股力量相生相融,威力大增。

楊詔不但不顯驚慌。反而一臉的風輕雲淡,甚至連躲閃的意思都沒有,唯有臉上掛著一絲從容淡定的微笑。

「把他抓過來!」在那風雷合氣大手印襲至面前時。楊詔忽然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霍星辰臉色大變,叫嚷起來:「二公子,這不太合適吧?」

楊詔聳聳肩膀,輕笑著:「惡人自有惡人磨啊。」

兩人對話間,楊詔身邊的血侍已經出手了。

血侍確實礙於規矩不能主動攻擊,但現在霍星辰對楊詔發起攻擊,他便能順理成章地反擊。

楊詔顯然從一開始就打算讓自己的血侍出手擒拿霍星辰,所以才沒有閃避他的武技。單挑什麼的,他根本沒有考慮過。

剛才霍星辰用無賴流氓的方法將敵人的陣營攪和的亂七八糟,楊詔現在用這個幾乎是作弊的方法來對付他。也算是特別針對了。

那血侍只是隨手一揮,風雷二力便煙消雲散。

這一招武技縱然是玄級下品檔次,由霍星辰施展出來也無法撼動血侍分毫。

破去風雷合氣大手印之後,那血侍更是毫不猶豫,張手就朝霍星辰抓了過來。

霍大公子一臉死了老爹的表情。似乎沒想到楊詔居然也跟自己一樣無恥。

就在這時,斜刺里不知從什麼地方殺出來兩個藏頭露尾之人,這兩人都穿著黑色的緊身衣,一手護著霍星辰往後退去,另外一人輕飄飄地推出一掌,朝那血侍迎了上去。

血侍堂的這位高手面色一冷。體內真元瘋狂涌動。

轟地一聲,那個藏頭露尾的黑衣人蹬蹬蹬蹬朝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反倒是血侍,身形沉穩。

一招對拼,兩人的實力如何,高下立判。

血侍無疑要強上一些,但這兩個黑衣人也同樣不弱。

「還有幫手?」楊詔面色一沉,萬沒想到楊開府邸中居然埋伏了這麼多高手中的高手。

單單只是曲高義和影九兩個人便將他和楊慎帶來的人馬牽制了大半,眼看著曲高義就要耗盡真元和神識力量,勝利在望了,卻不想在這等關頭,居然又蹦出來兩個實力只差血侍一點點的強者。

楊開府邸,等於是有四位神遊境八層高手坐鎮!

另外還有秋家秋雨堂,向家的一群人,更有霍星辰這個無賴。

反觀自己和楊慎,雖然在實力上絲毫不遜於對方,甚至完全超乎,但兩個血侍不能主動出擊,想要吃下這裡,已經徹底沒希望了。

老九哪來的這麼多幫手?

楊詔幾乎眼紅死了。

「我草!」霍星辰更是傻傻地望著兩個蒙面黑衣人,一雙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楊詔不知道這兩人是誰,可他是清楚的。

這兩人跟了他那麼多年,霍星辰就算瞎了也能認得出來,這兩個藏頭露尾,看似獐頭鼠目的傢伙,分明就是一直以來跟在他身邊的守護者。

一時間,楊詔和霍星辰都呆住了。

秋憶夢坐在那太師椅上,呵呵笑著,似乎中了大獎,開心得不了。

楊慎的臉色,漆黑如碳。

雙方對峙了那麼一會,楊詔這才咬了咬牙,沉聲道:「走!」

沒有希望在今夜吃掉楊開府,那還留下來幹什麼?楊詔也是果斷之人。

一聲令下,那些正在圍攻曲高義的武者們,齊齊跳出戰圈,曲高義一身鮮血淋淋,大口喘息,也沒追擊,只是頓在原地凝視著敵人退去。

向天笑帶來的武者和秋雨堂的人馬,也在迅速和糾纏的敵人分離。

「六公子,就這麼算了?」秋自若頗有些不甘心地詢問。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擊敗楊開,好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一聽楊詔下達撤退的命令,頓時有些傻眼。

「那還能怎麼樣?」楊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