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三十四章 名傳中都

第四百三十四章 名傳中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霍家兩位神遊境八層強者面色尷尬,有心跟少爺解釋一聲不是自己兩人沒藏好,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們到現在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暴露的,這事處處透著詭譎。

「這下本少爺完了,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無力回天啊。」霍星辰唉聲嘆息,搖頭不迭。

「發生什麼事了?」兩個強者大驚失色,他們跟了霍星辰這麼多年,還沒聽他說過這麼嚴重的話,乍一聽在耳中,還只當霍星辰的身體出了什麼異狀,哪能不擔心?

「少爺我要在戰城裡裸奔十圈,你說我是不是死定了?」霍星辰一臉沒好氣地說道。

兩個強者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至極,暗自尋思自己家這位少爺雖然吃喝嫖賭,樣樣在行,可從小到大,也沒有被培養出這種不雅的癖好啊。

對視一眼,兩人似乎看到霍星辰光著臀腚在戰城裡飛奔的場景,惹的戰城內的女性連連尖叫。

也不知怎麼搞的,都有些忍俊不禁,差點笑場。

連忙收斂神色,一人道:「少爺,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要……咳……要那麼做呢?是不是有人逼你?」

「沒人逼我,只是本少白天的時候一時衝動,與楊開那混蛋打了個賭!」一想起白天打賭的場景,霍星辰就恨的牙根發癢。

楊開那混蛋分明是早有定計,可笑自己以為他今夜沒有反抗之力,居然被一隻金羽鷹吸引,興奮乾脆地應下了他的賭約。

當時還覺得這傻瓜有些異想天開,現在看來,傻得那個人不是楊開,反倒是自己。

將白天的賭約簡單地講了一遍,霍家兩位高手頓時都有些無言。

他們都深知自己家少爺的秉性。霍星辰這人,在外的名聲相當不好,放蕩形骸,風流不羈,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說出來的話,那是絕對要履行的。

換句話說,這個人的賭品相當不錯。他確實流氓無賴了些。但與人賭鬥的事卻從未反悔過。

從當初他身上銀兩不夠。直接將玄光會抵押給楊開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個比較自負的人,不喜歡欠人東西,包括賭注,人情。

既然賭都賭了,如今輸了。他恐怕真的得去戰城裡脫光衣服跑十圈。

兩位霍家強者幾乎已經可以預料到,這事傳回霍家,霍正老爺子被氣得七竅流血而亡的場景了。

「有何妙計讓本少爺躲過這一劫?道來聽聽。」霍星辰走到一旁。毫無形象地坐到一塊大石上,斜睨著兩人詢問。

兩位強者對視一眼,其中一人輕咳一聲。道:「少爺,我看那楊開公子也並非真的想要你在戰城裡裸奔十圈,少爺你好歹也算是他的一位盟友,他怎麼也要給你留點顏面,不妨直接去與他說明。他應該會賣你個人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放屁!」霍星辰叱喝一聲,「雖然本少與他相處不多,但這個人的脾氣如何,我大概摸清楚了,這混蛋有些心狠手辣,冷酷無情,比本少爺還要難應付。我要是沒點表示的話,他絕對會讓我去跑十圈,說不定他現在就在找我了。」

一邊說,一邊咬牙切齒:「草,這混蛋個人實力非同一般,若非如此,本少直接打他一頓解解氣也好。」

想起那夜的場景,再想想他一招擊敗向天笑的風采,霍星辰就有些憤懣不已。

大家都是八大家的公子,怎麼他就這麼厲害?

「少爺想要怎麼表示?」其中一人聽出霍星辰的話外之音,不禁開口詢問一句。

「我不清楚啊,所以才問你們。」霍星辰一副甩手掌柜的姿態。

那人沉思了下,緩緩道:「不若這樣,反正少爺你已經對外宣稱是楊開公子的盟友了,老爺雖然反對,可也無濟於事。更何況,楊開府上現在似乎既缺人,又缺物資,咱們霍家財力雄厚,人才濟濟,不如找老爺要點人和東西送過去。這樣一來,楊開公子怕也不會再追究你們的賭約了。」

霍星辰聞言嘿嘿一笑,手指著那位高手道:「這話可是你說的啊,本少什麼都沒說,等會回家了,我爹要是問起來,你就如實稟報。」

那高手不禁愕然,旋即苦笑起來,這才明白霍星辰自己早有這個打算,只是在誘導他把話說出來而已。

如此一來,霍正詢問起來,也有緣由可以交代。

霍正氣惱兒子肆意妄為,不給他任何力量可以調動,不過如果有這兩位強者在一旁作為說客,說不定真能從霍家調動人力和物資。

「行了,回家吧,得在太陽出來之前把這事給搞定啊,免得那混蛋說本少爺出爾反爾,不守信用。」霍星辰背負著雙手,大搖大擺地朝中都行去,背後兩個神遊境八層強者亦步亦趨地跟隨著。

無人觀察到的角度上,霍星辰的臉色變得凝重嚴肅起來,再無之前的放蕩和不羈。

今夜這一戰,眾人都只驚嘆於兩位血侍發揮出來的強大守護能力,也被自己無賴流氓的做法吸引了目光,似乎誰也沒時間去想,那兩個血侍到底是怎麼在一個白天的時間,從重創之軀恢復到巔峰之境。

霍星辰承認自己小看了楊開,在入夜之前,他確實以為楊開今夜必敗無疑,縱然猜測到他留了什麼後手,也無法挽回局面。

但他實在沒想到,楊開能輕而易舉地守住自己的府邸,更自己在外面跑了一圈。

這個楊家小公子,果然有意思。

不但是他,楊家的這些年輕子弟,一個個都不是好招惹的存在。

本意只是在這一次奪嫡之戰中隨便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