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釁

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師兄妹兩人正說著話,就見楊開從裡面急步走了出來。

「陳兄,舒小妹,別來無恙。」楊開笑容滿面,似乎已經很久沒這麼開心過了。

陳學書和舒小語兩人剛才還在猜測自己認識的楊開是不是中都楊家的那位,待真正見到人之後,都不禁一陣恍惚,居然忘記答話,傻傻地站在原地朝前望去。

這一瞬間,兩人不知為何心臟猛地跳動了一下,似乎都沒想到,自己兩人居然有幸結交這樣的人物,剎那間都有些紅光滿面。

「我臉上有花?」看出他們的拘謹,楊開調侃一聲。

聽出他語氣中的親和之意,師兄妹兩人才回過神,恢復了平常的狀態。

陳學書坦然招呼:「楊師弟,久違了。」

舒小語更是噘起嘴巴,上下打量楊開,氣哼哼道:「你這傢伙,真的是中都楊家的人啊,我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討厭死了!」

「師妹!」陳學書扯了扯舒小語的衣服,瞪眼道:「楊家有規矩的,子弟出門在外歷練,不得泄露了自己的身份,楊師弟又不是故意要欺瞞你。」

「我知道啦。」舒小語展顏一笑,「就是有點意外罷了。」

「現在知道也不晚,先進來說。」楊開熱情招呼,將兩人讓了進去。

一路行來,舒小語嘰嘰喳喳,猶如一隻麻雀般問個不停,她只是出身二等宗門,雖是映月門未來的棟樑,可畢竟身份不高,平時連一等勢力的公子小姐們都難得一見,現在忽然見到個出身超級勢力的人,自然好奇溢滿芳心。

尤其這個人還是她提前就認識的。並且大家還共患難過。

舒小語的問題又雜又亂,宛若是一個從鄉下來的村姑進了大城池一般,各種各樣的問題鋪天蓋地一般襲了過來。

楊開一邊領著兩人朝里走,一邊隨口應答,陳學書苦笑連連,搖頭不迭。

「你們楊家大不大?我聽說佔據了整個中都十分之一的面積,單是騎馬就得跑上三天三夜才能跑一圈,是不是真的呀?」舒小語越問越是興奮。

楊開還沒回答。忽然傳來一聲鄙夷至極的笑聲。

聲音入耳。舒小語不禁一怔,扭頭四望,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楊開已經領著他們來到了一處偏殿,而在偏殿中已經坐了不少人。

那些公子小姐們衣衫華貴,一看就出身不凡。身邊基本都帶著實力高深的守護者,他們佩戴的首飾掛件也都流轉光暈,顯然都是檔次不錯的秘寶。

反觀她和陳學書兩人。雖然也有秘寶,穿著也周正,但和那些人比較起來。卻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發出嘲笑聲的是一位端坐在椅子上的年輕少爺,此刻他正用一種看鄉巴佬一般的眼神朝這邊望來。

舒小語剎那間就臉色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直接鑽下去,從此不再出來見人了。

楊開微微皺了皺眉,微笑道:「別聽外面的人瞎說。楊家雖然佔地面積不小,可也沒這麼誇張。」

「哦。」舒小語的睫毛閃了閃,縱然有楊開為她圓場,她也依舊尷尬不已,陳學書不著痕迹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將自己的安撫傳達過去,舒小語的心情這才好受許多。

她是真沒想到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在等待,如果早知道的話,她也不會問那麼多聽起來很白痴的問題。

她確實沒怎麼見過世面,但出門在外,她也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事該做。只是之前楊開表現的很隨和,絲毫沒有因為出身不凡而小覷她和陳學書的意思,舒小語一時高興,才多問了幾句,卻不想傳到了別人的耳中。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楊開輕飄飄將剛才的尷尬帶過,熱情洋溢,道:「這兩位是我在一處異地中歷練共患難過的朋友,映月門的陳學書和舒小語。」

在那異地之中,楊開得了陳學書不少指點,之後這師兄妹兩人更是想與楊開結伴同行,互相照顧。

那個時候,他們是真元境三層,楊開只是離合境三層。陳學書和舒小語顯然是想照顧他。

正因如此,楊開對兩人也很有好感。

陳學書微笑搖頭:「楊師弟嚴重了,是楊師弟救了我師兄妹的性命,若不是楊師弟,我師兄妹二人現在恐怕早就化為骸骨了,救命之恩,銘記在心。」

「既是楊開的朋友,那便是董輕寒的朋友了。」董胖子微笑起身,和顏悅色地抱拳,董胖子清楚,楊開在外這幾年結交的朋友,都是用心結交出來的,那是不摻雜了絲毫利益和利害關係的朋友。

這樣的人,才是楊開最喜歡的。一般出身豪門的公子們都有這樣一個通病,別人來結交他,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懷疑別人是不是要與他扯上了利益關係。

所以董胖子也是相當的鄭重其事。

「原來是董少爺!」陳學書顯然聽過董輕寒的名字,聞言眼前一亮,連忙回禮。

「紫薇谷,范鴻!」

「見過范兄。」

「秋家,秋憶夢。」秋大小姐淺笑吟吟,俏臉上泛著驚人的光澤,絕色動人。

陳學書神色一震,舒小語也是驚訝萬分地朝秋憶夢望去。

「原來是秋大小姐,久仰久仰!」這可不是什麼客套話,陳學書言辭誠懇,久仰之意溢於言表,臉上還掛著一絲佩服的神色。

秋憶夢呵呵一笑,很是受用,挑釁一般地瞥了楊開一眼,大有一股你不把我當回事,可本小姐依然名聞天下的味道。

在坐諸人,都看在楊開的面子上主動與陳學書打了個招呼,唯獨只有呂宋大刺刺地坐在椅子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