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走吧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走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偏殿內,呂宋氣焰囂張,出言譏諷。om~

董輕寒和范鴻都在嘿嘿低笑,他們不象呂宋這麼白痴,自然已經看明白了一些事,但楊開和秋憶夢都沒太多表示,他們兩人也不會去插話,只靜觀其變,看好戲就成。

呂宋得了秋憶夢眼神的讚許嘉獎,越發目中無人了,冷笑道:「想要有回報,就得先投入才行!你們映月門能拿出這麼多力量和物資么?不好意思,我忘記你們只是二等宗門,大概是沒這個實力的,但最起碼,我呂家一半的力量也得拿出來吧,若這都拿不出來,我奉勸你們還是從哪裡拿便回哪裡去。」

「少爺!」呂家的那位神遊境七層高手額頭上一片冷汗淋淋,他年紀不小,也一直在察言觀色,當然看清了楊開神色的冰冷和不悅。

自己家這位少爺在別人的府邸上喧賓奪主高談闊論,欺負打壓楊開共患難過的朋友,這不是不給楊開面子么?

更何況,楊開剛才介紹陳學書和舒小語的時候,語氣也是相當嚴肅。

這兩位出身不高,但分明頗得楊開的重視!

再讓呂宋說下去,恐怕要壞事!

「少爺,說了這麼多,坐下喝喝茶吧。」眾目睽睽之下,這位高手也不好言明,只能悄悄地給呂宋打了個眼色。

哪知呂宋根本置若罔聞,依舊冷笑,滔滔不絕,越發盛氣凌人起來。

陳學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呂宋!」楊開忽然冷眼朝呂家大少望去,輕喝一聲。

「開公子有什麼吩咐?」呂宋立刻停止喋喋不休的嘲諷。連忙詢問。對陳學書,他可以絲毫不假辭色,但對楊開他可沒那個膽量。

「你走吧。」

「恩?」呂宋怔了下,一臉的迷茫。

「我給你三十息時間,三十息內不離開我的府邸,我讓你永遠留在這裡。om~」楊開神色冰冷至極,眼中閃著寒芒。

呂宋徹底呆了。萬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楊開這話的意思,分明是要趕人,可讓他迷茫的是。他趕的人不是映月門的兩個,居然是自己。

「開公子說笑了吧?」呂宋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臉色漸漸紅了起來。真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楊開趕出去。他的面子也丟光了。

「我沒有說笑,你還有二十五息!」楊開輕哼一聲。

「怎麼可能!」呂宋尖叫起來,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我們呂家這次又出人又出力來幫你參加奪嫡之戰,你居然要趕我走?你難道不要這份助力?」

楊開不答話,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察覺那一絲寒意,呂宋不禁有些膽寒,忽然象是想起什麼,嚷道:「而且我表姐也在這裡幫你,她可是你的一份大助力。你趕我走,不怕她也走么?」

「她若是不識相,我也讓她滾蛋!」楊開冷笑連連,「還有二十息。」

秋憶夢不禁翻了翻白眼。

「表姐……」呂宋終於慌了,暗暗後悔自己剛才說的那麼多廢話。眼巴巴地瞅著秋憶夢,期待她能說幾句好話,讓楊開別這麼囂張。

秋憶夢嘆息一聲:「呂宋你還是走吧,這個男人說一是一,說二是我,你惹火了他。我沒辦法幫你的。」

「可是……」

「十五息!」楊開發出最後的警告。

「少爺,我們走吧。」那位神遊境七層高手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苦笑,勸慰一聲,呂宋沒看出這場鬧劇中蘊藏的玄機,可他卻是看明白了,知道多說無益,連忙與另外一人駕著呂宋就朝外奔去。

看到呂宋的窘迫和無奈,舒小語忽然興奮的滿面通紅,暗暗握拳。

之前受到的侮辱和嘲諷,在這一刻,似乎全都還回去了。om不禁面露感激地看了楊開一眼。

外面傳來呂宋的叫嚷:「我不走,我帶人又帶物資來參加奪嫡之戰,居然還有人把我往外趕,他今天趕我走,我明天就把這事捅出去,我看以後還有誰敢來投靠他!」

偏殿內,秋憶夢搖頭不已,暗暗苦笑,若不是這位呂家少爺的表現太過不堪,秋大小姐哪裡會這麼陰損,把他排擠出去?呂家再怎麼說也是秋家一手扶持起來,彼此之間還沾親帶故,如果有那麼一點可能,秋憶夢也很樂意讓呂宋留在這裡。

聽他居然出言威脅,秋憶夢不禁有些慶幸,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現在趕他走,只是讓他丟人,要是讓他留下來,說不定哪一天楊開就把他給殺了。

「你慫恿他了?」楊開大有深意地望著秋憶夢,呂宋雖然白痴了一點,但如果沒有秋憶夢給他撐腰,他斷不敢在自己面前這麼放肆。

剛才他那麼目中無人,肆無忌憚,分明是在自己去迎接陳學書和舒小語的時候,秋憶夢給了他一些暗示。

「恩,隨便說了一句。」秋憶夢淡淡點頭,「這樣不好么?我看你本來也沒有想要留下他的意思。」

「恩,我是沒想留下他,但他好歹帶了一批東西,趕人的話又不太好。」楊開微微一笑。

「所以啊,你要謝謝我才是。」秋憶夢美眸盈盈,毫不避諱地居功起來。

跟楊開,她可沒有客氣的想法,這個男人太強勢,自己如果軟弱的話,只會一輩子被他牽著鼻子走。

楊開佯裝沒聽到,只是看向陳學書道:「陳兄,讓你受苦了。」

陳學書撓了撓頭,從剛才楊開和秋憶夢的三言兩語,他也聽懂了一些意思,似乎這一次是針對那個人的陷阱。

而自己,正好趕上了。

倒也沒在意,只是笑道:「能為楊師弟出力。陳某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