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十一家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十一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武煉巔峰444_武煉巔峰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百四十四章十一家說完,笑望著駱小曼:「說說,為什麼這麼怕我?我似乎也沒對你做什麼事吧?」

駱小曼眨巴著長長的睫毛,低著腦袋,輕聲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很怕你。」

「有多怕?」楊開往前走了一步。

駱小曼尖叫一聲:「別過來!」

楊開愕然,連忙頓住步伐,生怕再走一步的話,這姑娘要嚇暈了。

「算了,你們聊吧。」頓覺有些索然無味,大步離去。

映月門的人馬果然已經來了,不但如此,陳學書之前提到的那幾個宗門,也全部到齊。

他們本就已經在路上,得了陳學書傳信之後,更是星夜兼程,速度不慢。

而這些人,此刻都在秋憶夢的安排下,各自尋了一個院落住下。

得知楊開已經出關,紛紛趕到大殿來相見。

水月堂的風淺痕,問心宮的左方,萬花宮的寒小七,夜晗,柳青如,花若隱,一個不差,再加上陳學書和舒小語,那一次在異地之中歷練遇到的人,幾乎全部到場。

這麼長時間沒見,這些各自宗門內的領軍人物自然都各有機緣,實力修為都有了不小的長進,但察覺到楊開的強大之後,一群人都苦笑不迭,只嘆這輩子再努力恐怕都追不上楊開的步伐了。

當初在異地之中,他們每個人都最少超出楊開一個大境界,而現在。楊開已經超過他們了。

更何況,楊開這個真元境八層,根本不能與一般的真元境八層相提並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差距只會越拉越大。

寒暄聲不斷,大殿內熱鬧非凡。

「可惜,夜青絲和周霸的修羅門在海外。紫陌的森羅殿也在他國,要不然現在人就齊了。」陳學書嘆了口氣。

諸人都不禁露出一絲緬懷之色,當初在那異地。眾人都是同生共死過來的,自然都有了一份友誼。

「來日方長。」楊開呵呵一笑,忽然扭頭看著左方道:「厲心遠現在情況怎麼樣?」

當初在異地之中。問心宮最後活下來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左方,一個便是厲心遠,只不過後者運氣比較差,被天狼國武者的控魂蟲鑽破了丹田,一身修為盡廢。

聽楊開問起這個人,眾人都靜默下來,關切的眼神望了過去。

左方神色一黯,苦笑道:「自那一次回來之後,厲師兄表面上看起來倒也樂觀。但其實心中的苦,唯有他自己知道。我師傅也去藥王谷打探了一下,知道有一種叫補天丹的丹藥,有幾率能修補好破損的丹田。只是這丹藥材料所需甚多,而且品階也高。鮮有人能夠煉製。師傅這段時間一直在收集材料,只是藥王谷前段日子出了變故,現在正是忙碌的時候,也不接受外來武者煉製丹藥的請求,只能多等上一段日子了。」

「恩,既然有丹藥可以修補他的丹田。那就好辦。」楊開點點頭,「到時候我幫你找人煉製。」

「楊兄有門路?」左方大喜過望,旋即醒悟過來,面前的這個人可不是當初在異地中碰到的那個楊開了,現在的這位,可是楊家的嫡系子弟!

「認識一些人,大概用不了幾天就會到了。」楊開微微一笑,想起了一個溫柔恬靜的面容。

秋憶夢忽然笑眯眯地插話:「楊開,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少助力了?」

「不到十家吧?」楊開望了她一眼。

秋憶夢輕哼一聲,隨口道來:「秋家,霍家,向家,董家,紫薇谷,映月門,問心宮,飛羽閣,萬花宮,這共有九家,是你知道的。」

「不錯。」楊開頷了頷首,雖然他這幾天一直在閉關,但心裡也是有數的,「怎麼,有什麼不對么?」

「還有你不知道的呢。」秋憶夢抿嘴微笑。

「我不知道的助力?」楊開輕笑著,「這倒有意思了,說說看,哪些是我不知道的?」「正好要跟你這個東家彙報一聲,天元城也派人送東西過來了,還有一批人手。」

「天元城?」楊開愣了愣。

秋憶夢搖頭無語:「你不會訛了人家,又不記得了吧?」

「嵐江所屬的那個一等勢力?」楊開忽然想了起來,那一次回中都的途中遇襲,不但呂家遭了無妄之災,天元城也被楊開點名了。

不過並沒有刻意去訛詐它,更沒有傳信過去。現在看來,這個天元城的管事之人倒是相當玲瓏,一聲不吭就派了人手和物資過來。

「不錯。」秋憶夢點點頭,「來的人我看了,還算可以,而且領頭的那個年輕人是天元城城主的兒子,脾氣也很溫和,來了有兩天時間,手下的人都很老實,可以接納。「

「只要別象呂宋那樣沒眼力就成。」楊開無所謂,「這事你自己決定吧。有用的話就留,沒用的話就送走。」

秋憶夢眼前一亮,心中竊喜,看樣子楊開這是準備放權給自己大展手腳了。不禁暗暗慶幸,當初幸虧暫時脫離秋家來給他當幫手,否則去了楊慎那裡,也只是一個盟友而已。

「不過天元城的人來了也就罷了,算是有些緣由,以後其他不認識的人,還是不要接納了。」楊開又囑咐一聲。

「恩,我知道的。」秋憶夢很是開心。

「除了天元城,還有什麼哪家是我不知道的助力?」楊開又詢問道。

秋憶夢的神色凝重起來,沉聲道:「端木家族,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端木家族?」楊開皺了皺眉頭,若有所思,「似乎是在哪裡聽到過,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