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四十八章 他贏了

第四百四十八章 他贏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詔一聲令下,諸多強者齊齊殺向藥王谷眾人聚集之地。

藥王谷的這群人,除了煉丹之術精湛無比之外,自身修為並不怎麼樣,所以在那些強者眼中,他們不過是一群待擒的羔羊。

也沒動用什麼太強的手段,許多神遊境高手只是大刺刺地朝那邊飛去,人在半空便伸出一隻大手,隨手朝那些煉丹師抓去。

秦澤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一臉冷漠之色,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谷中的弟子會不會被人抓走,那三十位身穿白衣的煉丹師,也是處變不驚,鎮定從容的不像話。

楊詔陡然感覺不到一絲不安。

煉丹師就算再高傲,在面對危機時也應該有一份本能的反應和驚慌,可這些人並沒有這種表現。

為什麼?

就在那些強者即將欺近煉丹師陣營之時,夏凝裳額頭上點綴的那顆寶石忽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旋即一個淡藍色的光幕,呈半圓型擴散開,將所有藥王谷的弟子都籠罩在其中。

諸多強者一時不差,撞在這一層光幕上,不禁感覺到一股驚人的彈性傳來,齊齊往後跳去,皺眉打量。

「果然有防備!」楊詔早就知道藥王谷的人不可能被輕鬆拿下,此刻見到這一層光幕倒也沒表現出太大意外,只是神色越發堅定,揮手道:「打破它!」

如果這群人只是想依靠一件檔次不錯的防禦秘寶來阻擋那些強者的步伐,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這一件秘寶確實不錯。可那些武者也不是庸手。

武技和秘寶的光華再一次綻放,夏凝裳製造出來的這一層光幕果然岌岌可危起來。

但藥王谷那些人的神色一點也不見驚慌。

楊詔的目光變得深邃,緊盯著藥王谷諸人的動靜,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竟讓他不禁生出一種立刻離開此地的想法。

就在那光幕迸出一道裂縫,眼看就要破碎的時候,半空中忽然亮起了繁星點點。在那星光摧殘中,一個個光團忽然飛射出來,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幻化成一柄柄利器。

這些純粹由真元組成的利器閃亮至極。波動強烈。

咻咻咻……

所有的利器似乎被人用極大的力道投射出來,無數聲刺耳的破空聲響起,星光耀目。

如鋒利至極的尖刀。一往無前,斬金碎石,無堅不摧!

所有人的面色都驟然大變,齊齊朝旁縱去,避開這些散發著驚人能量波動的攻擊。

轟轟轟……

一道道真元利器被那些強者施展手段擋了下來,但那爆發出來的勁道,卻讓所有人都一退再退,實力稍微低一點的神遊境,更是當場吐出一汪鮮血,面色煞白。

唯有隻有神遊境七層以上的人。才毫髮無傷!

楊詔的目光立刻投向藥王谷弟子中,那唯一的一個老者身上。

這個老傢伙看不出什麼來歷,也沒有出手的動作,但楊詔還是本能地看向他,不知道為什麼。楊詔覺得剛才那一招就是他弄出來的。

而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老傢伙,也給他帶來了一種莫名而詭異的壓力。

一招,僅僅只是一招,甚至還沒有出全力,就將七八位神遊境全部震退,這人到底有多強?

總不會是神遊之上吧。藥王谷怎麼可能有這種高手?

那被擊退的強者們也都神色駭然地面面相覷,他們根本不知道是誰在攻擊自己。

所有人都驚疑不定,暗自猜測。

天空中的繁星點點忽然急速收斂,變成了一枚只有嬰兒巴掌大小的星環,被那個蒙面女子收在手中。

「秘寶!」楊詔的眼珠子顫抖起來,不可置信地望著這一變化。

他以為藥王谷的人群中隱藏了一位絕世高手,卻沒想到剛才的那一擊,居然是一件秘寶發揮出來的功效。

絕對是玄級中品以上的秘寶,才能有這麼強大的威力!

再望向那個蒙面女子,楊詔竟不禁生出一種頹敗的感覺。

他是楊家嫡系,排行老二,但即便是他,也沒有這等底蘊,這個女子,什麼來頭?

她前後祭出的兩件秘寶都非同一般,誰知道她身上還有沒有更多的秘寶?

楊詔的眼神猶豫,掙扎著,好一會才咬了咬牙,對跟在身邊的血侍和葉新柔道:「我們走!」

「走?」葉新柔也正在打量夏凝裳,將自己與她做著比較,還沒看出什麼名堂,忽然聽到這句話,不禁一愣。

待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詔已經帶著那位血侍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葉新柔急忙追上他的步伐,一臉不解地詢問:「二公子,怎麼這麼容易就放棄了?這不象你的作風啊。」

楊詔還沒回答,前方便閃出一個人,神色焦急地對楊詔道:「二公子,楊開府邸有大動靜,前後九批人馬傾巢出動,似乎只留下一個曲高義鎮守中堂。」

「我知道的。」楊詔的步伐不禁加快了許多,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和恨意:「老九果然有魄力,居然只留下一個血侍鎮守府邸!他贏了!」

葉新柔不禁有些花容失色,這才明白為什麼楊詔那麼果斷地離去,並非因為知難而退,楊家四兄弟聯手,楊開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保得住那一群煉丹師。

如果事情繼續這麼進行下去,藥王谷的煉丹師肯定會全部被擄走。

但肯定是要時間的,在這段時間內,楊開府中那九批人會去哪裡?

如果去了楊詔府,府上的那些人能不能守得住令旗?

攻敵之必救,楊開輕而易舉地就能化解眼前的危難。所以楊詔必須得走。不但楊詔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