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禽獸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禽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董輕寒的話傳入耳中,藍初蝶的美眸閃了閃,淺笑地望著他道:「少爺怎麼想起說這些?」

董輕寒聳了聳肩:「隨口一說而已。」

言罷,和一旁的董輕煙聊了起來,似乎真的只是隨口一說。

藍初蝶張了張嘴,有心想和董輕寒多說幾句關於楊開的話題,卻又抹不開臉面。

望著前方的人影,藍初蝶緩緩搖頭,知道這一輩子恐怕都沒以前那樣的好機會了。

半個時辰後,眾人一起趕到府邸所在之處。

府內靜悄悄的,不見一個人影,除了鎮守在中堂外的曲高義和那些普通的婢女之外,其他人全被秋憶夢給帶了出去。

楊開忙裡忙外,安排藥王谷的人進了大殿,讓下人奉上茶水,連與小師姐多說幾句話的時間都沒有。

藥王谷的人不會虛偽,也不會客套,再加上沒把楊開當外人,氣氛自然活絡融洽。

一個時辰後,秋憶夢領著人馬風塵僕僕地趕了回來,她帶著那九批人也只是戰城內四處逛了一圈,並沒有真的去進攻誰,繞是如此,也足夠威懾到其他的楊家子弟了。

楊開將自己的這些助力,一一介紹與秦澤認識,秦澤只是淡淡點頭回應,並無太多表示。

煉丹師的倨傲可見一斑,這還是看在楊開的面子上,若是平常時候,秦澤只怕連見這些人都不願意見。

秋憶夢趕緊著手安排藥王谷這群人的住處,對秋大小姐。秦澤還是給點面子的,微笑地說了幾句話,讚揚秋家後繼有人,讓秋憶夢笑得花枝亂顫,謙虛不已。

很快,一切都已安排妥當。

秋憶夢在忙碌的時候,楊開也在忙。這一次逼不得已強勢出擊,有些打亂了楊開本來的計劃,所以今夜必須得布防一下。以免自己的那些兄長們心中不岔,聯手偷襲。

一直忙到夜晚,才得了空閑。

正要去休息的時候。卻被秋大小姐在陰影中攔了下來。

「幹什麼?」楊開望著黑暗中的一雙美眸,疑惑詢問。

「哼,我還想問你幹什麼去呢,走得這麼急。」秋憶夢擋在前方,美眸上下打量著楊開。

「你管我。」

秋憶夢又哼了哼,語氣怪怪地道:「你不說我也知道,是去找你那位小師姐吧?」

「是。」楊開坦然承認。

「早就看出來你們關係不一般。」秋憶夢心中略酸,撇了撇嘴,又問道:「是你師門的人?」

「不錯,也是出身凌霄閣。」

「可是為什麼我看秦澤那群人對她很恭敬?似乎比對你的態度還要恭敬。她也沒多大年紀啊,奇怪,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內幕?」秋憶夢一臉疑惑,在安排藥王谷那群人住處的時候,她親耳聽到秦澤與夏凝裳的對話。那分明是一個晚輩對長輩的恭敬態度,這讓她感覺有些不太尋常。

「是有些原因,說不清楚的,等過些日子你就知道了。」楊開也沒去解釋。

「這應該是你計劃中助力的一批吧?」

「在計劃中,但我沒想到會來這麼多人。」

秋憶夢呵呵一笑:「三十位出身藥王谷的煉丹師,還有一位是玄級的。楊開你真的發了。這消息要是傳出去,肯定會有許多人來投奔的。」

楊開緩緩搖了搖頭:「有好處,也有壞處,這一點你應該看得比我明白。」

秋憶夢頷了頷首:「你不想木秀於林,可是現在已經樹大招風。以後怎麼辦,還要韜光養晦么?」

「為什麼不?」楊開咧嘴一笑,「美女,你好像只看到藥王谷這群人帶來的轟動效應,沒有去計算他們的戰鬥力啊。他們如今來投奔我,確實會讓我的幾個兄長忌憚,但是別忘記了,這一群人是沒有多少修為的。等我那幾位兄長冷靜下來,想明白這一點,就不會再把他們當回事了。」

秋憶夢一愣,旋即點點頭:「是的,我也被他們的到來帶的有些興奮,忽略了這一點。」

就算是有這批煉丹師的加盟,楊開這邊助力的修為想要有質的提升,最起碼也要三個月的時間,而且,這還得在材料供應充裕的前提下。

三個月,足夠發生很多事。

更何況,他們的府上也是有煉丹師的,只不過那些煉丹師的整體水平無法與藥王谷這群人相提並論。

真的計算下來,藥王谷這群人最少要三個月才能讓楊開這邊的人馬提升些修為,最少要六個月,才能拉開和其他府邸中武者們的差距。

今日的事,只能說楊家的那些子弟驚聞藥王谷的煉丹師到來,心神震動,有些小題大做了。

秋憶夢沉思著,輕聲道:「這麼說來,藥王谷的人加盟,其實對他們的威力也不算太大,至少短期內是這樣的。」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藥王谷這群人能發揮的作用將會越來越大。

「就看他們能不能想明白了。」楊開咧嘴一笑,黑暗中兩排牙齒無比白皙,看得秋憶夢一愣。

皺了皺眉,秋憶夢忽然輕笑起來:「我發現,這幾天你對我的態度有些不一樣,沒以前那麼冷淡了。」

「是嘛。」楊開也怔了一下。

回想一下也確實如此,以前的秋憶夢太精明,處處算計,所以他也不想多親近這女人,不過隨著奪嫡之戰的展開,秋憶夢脫離秋家加入自己的陣營,可能讓自己有些認同她了,態度自然有些不經意的變化。

「是不是發現我的魅力,開始有些喜歡我了?」秋憶夢輕笑著,目光挑釁。

楊開望著她,嘴角慢慢挑起,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一步步地朝她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