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五十六章 楊家來人

第四百五十六章 楊家來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就兩更吧,昨天被他們灌了點酒,回來晚了,估計吹了風,現在坐在這裡有點冷,出虛汗啊。

********************************

四周趕來的人迅速飛散出去,過了一會兒,個個都返回,將情況匯總到秋憶夢那裡。

「沒有損失。」秋憶夢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雖然沒有損失這個消息讓人很欣慰,但那人是如何進來的,就值得在意了。

不排除有內奸的可能,但這個可能很低,至少看楊開的臉色,並沒有懷疑自己內部人做手腳。

這麼說來,剛才那個人就靠自己的本事潛入了丹房附近,想到這裡,秋憶夢微微有些變色。

楊開府邸現在匯聚了不少強者,其中不乏神遊境八層高手,丹房的防衛更是重中之重,卻依然差點被那個高手得逞,那人的實力又強到什麼程度?

但他既然已經成功潛入,為什麼又被人給發現了蹤跡呢?秋憶夢有些想不明白了。

「影九,有沒有看清那人什麼樣子?」楊開皺眉詢問。

黑暗中傳來影九的聲音:「沒有,屬下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什麼修為。」

諸人不禁驚悚。論隱匿刺殺,影九才是行家中的行家,就連與對方交手一招的他都沒窺探到半點信息,這個人可真夠神秘的。

「不過依屬下看,這個人的真實修為應該不是很高。否則也不可能接不下我的一記影舞殺。」影九沉聲推斷。

那人雖然成功遁走,但還是受了傷,地面上的血跡便是他流出的。

楊開輕輕頷首,沉吟了一會,才道:「那他要麼是藉助了秘寶的威力,要麼是本身修鍊的功法特殊!有意思,是誰招募到了這樣的高手?」

這一次若不是自己和夢掌柜同時警覺。恐怕真會被那人得手。

他潛入丹房附近,用意很明顯,肯定是想對藥王谷那些煉丹師不利。藥王谷這些人。如果真的在楊開府上出了事,那可是有大麻煩的。

「楊師弟,沒旁的事。我就先回去煉丹了。」秦澤面色平靜,似乎一點也沒有劫後餘生的喜悅,更沒有險些置於絕境的後怕。

「恩。」楊開微微頷首。

等秦澤離去之後,楊開這才冷喝一聲:「簫順!」

「屬下在!」一個個頭不高,矮了旁人整個腦袋的神遊境八層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楊家血侍,也正是老八楊泉出局之後,主動來投奔楊開的那一位。身受重傷的他,在楊開的調理下,不過一兩天便已痊癒。

「以後你常駐丹房!」

簫順獰笑一聲:「小公子放心,只要我簫順還活著。就無人能靠近丹房!」

楊開輕輕點頭,眸子深邃,遙望著那位神秘高手逃遁的方向,不禁冷笑一聲。

看樣子藥王谷這群人還是頗讓自己的幾個兄長忌憚的,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派人來對付藥王谷的人。只不過這人到底是誰的手下,膽子也太大了點。

東方一抹霞光普照,天快亮了。

出了這麼一檔子事,無論是誰都不太安心,秋憶夢立刻重新部署整個府邸的防禦,忙裡忙外。

楊開站在原地。看著地上的那一抹血跡,再回想剛才神識窺探到的場景,不禁緩緩搖頭,他也沒窺探出那人是什麼修為,同樣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這個神秘高手所依仗的功法或者秘寶,果然有些神奇。

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楊開扭頭回望,只見秋家秋雨堂的一個武者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待到楊開面前才抱拳,道:「開公子,楊家來人!」

「楊家來人?」楊開神色一凜。

「已到大殿,手持楊家長老令,說是請開公子移駕一敘!」

「我知道了。」

揮退那人,皺眉想了一會,楊開忽然朗聲道:「各位都先準備一下,今天大概有事要做了。」

「哈哈,終於有動作了!」

「是啊是啊,來了這麼些天,除了修鍊就是修鍊,都快憋死我了。」

「楊開,這次不管你要去幹什麼,可得帶上我們才行。」

一群年輕男女,皆都摩拳擦掌,振奮不已,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再說吧,我還不知道詳細情況呢,反正各位先自己準備準備。」楊開微微一笑,轉身朝大殿的方向行去。

秋憶夢急步跟上,狐疑地詢問:「你怎麼知道會有動靜?」

楊開輕笑一聲:「如果我沒猜錯,家族應該是想加快奪嫡之戰的進度了。自從我八哥出局之後,我們這剩下的六個人一直都按兵不動發展自身,這都快一個月時間了,這麼平淡地持續下去可不好。」

「難道你們楊家還會命令你們主動出擊?」

「不會是這麼低劣的手段的,肯定有別的法子。」楊開皺了皺眉,他自己也是在猜測,家族具體會怎麼做,他不清楚,只能等見到來人才知曉。

說話間,便已到了大殿。

殿內,有個人背負著雙手正站在那裡等待著。

掃了一眼,楊開神色愕然,連忙快步迎了上去:「爹?」

楊四爺回頭,看到兒子大步而來,不禁微微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秋憶夢也表現得相當得體,盈盈行了一禮,嬌滴滴地道:「秋家秋憶夢,見過楊四爺。」

楊應峰大有深意地望了秋憶夢一眼,面含微笑道:「秋小姐,客氣了,你輔佐開兒,那便是一家人。」

頓了頓又道:「在開兒這裡,讓你受苦了。」

「伯父見外了。來幫楊開是侄女自願的,並沒有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