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六十七章 久違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 久違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2013年第一場停電,來的稍微晚了些--

久違了的感覺啊。

**********************************

楊開神色一愕,旋即目光如劍,無可匹敵的神識力量凝聚成一點,在那秘寶周圍尋找著。

下一刻,手上的長劍便朝一個方向劈了過去,氣勢如虹。

在那個方向上,又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一把抓住秘寶,化身為一道虹光,轉瞬千丈。

速度快的有些離譜,楊開甚至都來不及再發出一招攻擊。

這番變故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快,等到那神秘高手搶走秘寶,消失在眾人眼帘中的時候,楊家其他五人還在猶豫要不要衝過去。

破鏡湖上,殷紅的湖水淋淋撒撒,那虹光已經消失不見了。

楊開凌立在半空,手上提著修羅劍,臉色有些變幻。

第二次了,一天之內,接連兩次讓這個人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而且是光明正大地溜走!

詭異又神秘的人!

伸出手去,抓住從空中飄落下來的東西,待看清楚之後,楊開的神色錯愕。

將手上的東西揣入懷裡,立刻返回自己的陣營。

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那漫天湖水中抓到了什麼,但大家都看到了這個動作,一時間揣測不已,好奇的要命!

楊家六人依然在打量彼此,但看來看去。也沒從哪個人眼中看出點喜色,大家都在懷疑別人,懷疑那個神秘高手是別人招攬的手下。

奪寶之戰已經快要進入尾聲,八件玄級秘寶塵埃落定,只剩下少量的天級秘寶還在爭搶中。

半盞茶之後,一切都平息了下來,六大陣營的武者。且戰且退,各自回歸。

一如最開始那樣,在破鏡湖畔分六角而立。但每一方的人數都最起碼少了四分之一,損失的人手中,不乏神遊境的高手!

其中要屬楊亢楊慎楊影三方損失最大。在第三批秘寶出現的時候,這三方人馬猝不及防被陰了一把,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一點劣勢逐漸有被擴大的趨勢,幸虧戰鬥持續的時間不長,否則這些人會不會全軍覆沒也未可知。

每一方武者都打出了真火,各自仇視地四下打量,在奪嫡之戰中結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奪嫡之戰進行的時候,不能私下裡打擊報復。但是等到奪嫡之戰結束之後,這些有仇怨的勢力之間註定會有一場生與死的較量。

所以奪寶縱然結束,場面也依然有些硝煙瀰漫的味道。

楊開這邊也有些損失,但收穫更大!比起其他人,己方陣營武者搶得了秘寶數量無疑要多一些。

尤其是楊開獨得了兩件玄級秘寶。這比任何秘寶都要有分量。

楊威背負著雙手,沖眾人輕輕點頭,領著自己的人和搶來的秘寶凱旋而歸,旋即,楊詔和楊亢聯袂離開,楊慎和楊影也無奈退走。

一場大戰下來。所有人都沒心思再起事端。

「影九,情況怎麼樣?」楊開看了一眼自中了封元咒之後,一直盤膝坐在地上的影九。

影九緩緩搖頭:「提不起真元,經脈被禁錮,想要衝破最少也要兩個月。」

神遊之上高手動的手腳,就算是血侍強者也沒辦法輕易解除。

楊開眉頭微微皺了皺,影九被封住真元,對他來說損失很大,如影子一般的存在,對任何對手都是一種威懾。

現在這個威懾不存在了,只能依仗曲高義和簫順兩人,雖說他們也很強大,但在隱匿刺殺這一方面,還是影九更出色些。

只能等回去之後看看夢無涯有沒有辦法解除了,如果連夢掌柜都沒辦法,那影九真的只能閑置兩個月。

「回去吧。」楊開淡淡道。

「這個給你!」董輕寒走了上來,遞給楊開一個巴掌長的小劍,正是楊開之前看上的那一件神魂秘寶。

「得手了?」楊開微微一笑,也沒客氣,伸手接過,入手冰寒刺骨,神識感應下來,這確實是非常吻合自己神識力量的一件秘寶,只要能夠煉化,便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表哥出馬,哪有不得手的道理?」董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肉,「那呂宋還想跟本少作對,哼,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德行。」

頓了頓,又道:「不過這秘寶得手,說起來還得感謝一個女子。」

「女子?」楊開一邊把玩著手上的小劍,一邊疑惑詢問。

「恩。」董輕寒面露回憶之色,「我感覺自己似乎在哪見過,但又想不起來。是她把這東西扔給了我。」

「哪個陣營的?」楊開頓時愕然。

「一個看熱鬧的人。」

「漂亮么?」霍星辰一聽女子兩個字就來勁,一臉猥瑣地追問。

「不但漂亮,還有些小嫵媚!」董輕寒一臉你懂的的表情,嘿嘿低笑,「而且還是雙胞胎哦,她身邊還有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呂宋實力也不低了,真元境七層,被她一招打翻了好幾個跟頭,那女子好生厲害。」

「雙胞胎?」楊開的聲音陡然拔高許多,「什麼樣的雙胞胎?」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那兩人應該是嬌媚雙花。其實按道理來說,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也應該早就到自己府上了,可直到現在也沒見到人影,這不禁讓楊開懷疑嬌媚雙花是不是在跟自己慪氣,畢竟當時在太房山分別的時候,胡嬌兒對自己的態度不算太好。

董輕寒怔了怔,也不知道該怎麼去描述。只是把手一指:「剛才在那邊看熱鬧,現在不知道跑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