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七十二章 這下麻煩了

第四百七十二章 這下麻煩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想起少主,中年人的神色就有些複雜。

其實說起來,自己與少主之間的關係在本質上並沒那麼和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以神魂之體,企圖奪舍他的身體,不曾想被他剋制,種下神魂烙印,反被控制。

隨後就過上了一段為人奴役的日子,那段時間,中年人表面溫順,忠心耿耿,實則無時無刻不想脫離少主的奴役,恢復自由之身。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年人也逐漸發現了少主身上隱藏的巨大潛力,雖然他的記憶並沒恢復多少,可還是有眼力的。

少主,不同於一般的武者,他身上籠罩了各種各樣的神秘光環,即便是與他日夜相處,朝夕相對,中年人也未能看透這些神秘之處,反而越來越迷惘,才讓他漸漸地收斂了小心思,暗暗期待少主的成長。

再然後,在困龍澗下找到了這具魔體,少主更是很放心地讓自己的神魂入主其中。

說實話,那個時候自己是有些擔心的,擔心少主猜疑自己,如果他不允許自己入主現在這具魔體,那自己真的很可能會記恨他,想法設法地擺脫他的控制。

所幸,少主允許了。

這讓當時的自己感激涕零!

仔細想想,少主似乎待自己也不錯,就為了這具魔體,自己也該多幫幫他,畢竟,自己的神魂中還有他的烙印,若是惹毛了他,只有灰飛湮滅一個下場。

打定主意。中年人神色堅定起來,不再遲疑。

不過……這麼孤身一人過去,似乎有些不妥啊,萬一少主問將起來,難不成告訴他自己在蒼雲邪地流連忘返,忘記刻在石壁上的約定了么?

皺眉沉思了一下,中年人連忙將自己浩瀚的神識力量散開。

本意也只是想看看附近有沒有可以利用的借口。但當神識鋪散開之後,中年人的神識力量竟陡然波動了那麼一瞬,似乎在遠方的某一處。有一個熟悉的神魂波動傳了過來。

「咦?」中年人的神色不禁驚疑,遙望了那邊一眼,忽然想起了什麼。嘿嘿低笑一聲,身形一晃,裹著一股黑芒,閃電般逝去。

百里外,一群人正在倉皇逃竄。

人數不多,也不少,足有三十人左右,但領頭的一人也只有神遊境四層而已,餘下的也沒幾個神遊境高手坐鎮,大多都是真元境武者。

在他們四周。好些道身影正在急速飛馳,將這群人團團包裹,可也沒有立刻下殺手,只是這麼寸步不離的跟隨著。

而這些跟在一旁的武者們,似乎也不是一批人馬。共有好幾批。這幾批人馬之間也在互相警惕。

「這些人可真夠討厭的,跟了我們十幾天也甩不開!」人群中,一個面容俏麗的少女一邊飛奔一邊抱怨。

「這下麻煩了。」她旁邊的一個男子苦笑一聲,「這個樣子我們怕是到不了戰城的。」

「師兄,我們怎麼辦呀?」那少女焦急詢問。

「走一步看一步吧。」那男子顯然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跟在師門長輩身後飛馳。

兩人說話的時候。另外一個神色清冷的女子靠了上來,這女子身段纖細苗條,腰身婀娜多姿,單看樣貌,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讓人感覺奇怪的是,這個女子的一雙芊芊玉手,卻是被白帶纏繞著,根本看不見她那一雙手是什麼模樣。

不但她如此,這一群人當中,有很多人都是用白帶將雙手纏繞住了,似乎那些人的雙手上隱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陶師兄,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此分開吧。」那女子的一雙美眸中閃爍著寒光,這些天被追逐下來,她也動了真火,「那些人的目標是我們鬼王谷,我們分開的話,他們就不會找你們寶器宗的麻煩了。」

陶陽聞言搖了搖頭:「冷師妹,你想的太簡單了。你真以為他們這些人是盯著你們鬼王谷去的?」

「雖然不全是,但我們也有一定的責任。」冷珊神色一黯,她不是笨蛋,自然知道那群人追著不放,更時不時地口出威脅之言,卻沒有直接攻擊的最大原因是不想得罪寶器宗。

鬼王谷只是他們的名正言順的借口而已。

這次,恐怕是做錯了!

幾個月前,奪嫡之戰的消息傳到蒼雲邪地,鬼王谷這些人自然也聽到了風聲。

和陳學書那些人一樣,當冷珊聽到楊開的姓名之後,也是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這個楊家最小的公子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一位。

後來經過多方打聽,這才確認下來。

冷珊在鬼王谷的身份不低,當下便上言請求鬼厲允許她帶領宗門之人參與奪嫡之戰。

鬼厲拒絕了。

鬼王谷畢竟是蒼雲邪地的宗門,弟子貿然離開蒼雲邪地,肯定沒什麼好下場,中都楊家的奪嫡之戰,他哪裡敢參加?

不但拒絕,還將冷珊關了緊閉,責令她不到神遊境絕對不允許出來。

後來,師兄沈奕和程英將她偷偷放了出來,三人集結了一批當初在凶煞邪洞內受過楊開恩惠的師兄弟,偷偷離開了鬼王谷,趕赴中都。

只為報當初楊開以一己之力,三番五次的救命之恩。那一次在凶煞邪洞中,如果沒有楊開,這些鬼王谷的弟子早就死了千百遍。

但鬼王谷弟子的標誌實在太明顯了。

那一雙慘白毫無血色的鬼手,一旦被人看到,就會知道他們出身邪宗,邪宗之人在外面遊盪,被人殺了也就殺了。

所以眾鬼王穀子弟便將自己的雙手用白布纏繞了起來,雖然看著怪異,好歹也能隱藏下身份。

這批年輕人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