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七十三章 沒有給楊開效力的

第四百七十三章 沒有給楊開效力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口上這麼說著,其實陶陽心中也沒底。

鬼王谷這批人,全是年輕子弟,一個神遊境都沒有,而寶器宗的人雖然有幾個神遊境,身上攜帶的秘寶也是琳琅滿目,種類繁多,但真的打起來肯定不是那幾批人的對手。

要是能偷偷派人出去給楊開傳信就好了,陶陽相信只要楊開得知這邊的情況,肯定會帶大批人馬出來迎接,只要有他做主,進戰城肯定輕而易舉。

只是現在,他根本沒有機會讓人出去報信。

「陶師兄,對不起,累你受伍前輩責罵了。」冷珊面色愧疚,她與沈奕等人也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想著去找陶陽的,畢竟當初從凶煞邪洞出來的時候,陶陽等人也在鬼王谷逗留了一段時間,大家還算熟悉。

「不妨事,師叔也就是嘴上說說,他才捨不得把我逐出師門。」陶陽微微一笑,擺手道。

寶器宗人員稀少,總共也只有百來人而已,每一代收取的弟子都經過了嚴格至極的挑選,比起藥王谷收徒還要嚴厲。

但每一個寶器宗的弟子,在煉器之道上都有無與倫比的天賦和成就,而在這一代當中,陶陽更是其中的頂尖人物。

寶器宗發揚光大就指望他了,伍岩哪捨得真將他逐出師門。

說著,陶陽的神色也陰沉下來。前後左右五批人護駕隨行,看似風光無限,實則讓人無奈苦悶。

打,打不過,說,說不清,別人肯定也不會聽自己說。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接近戰城,這五批人也漸漸地沒什麼耐心了,神色交匯間,頗有些風雨欲來的味道。

寶器宗的地位,畢竟還不如藥王谷穩固超然,藥王谷的人出行,無人敢得罪。

但寶器宗雖有名聲,有些人還是不怎麼將其放在眼中。

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勢力明裡暗裡地想要吞併寶器宗。陰謀詭計,明槍暗箭,層出不窮。

好在寶器宗積累的人脈也不少,每一次劫難來臨都堪堪化解。

但長時間這麼下去肯定是不行,必須得有一個超然的勢力庇護,才能繼續生存。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寶器宗高層才答應了陶陽參與奪嫡之戰的請求,只要跟楊開談好條件,幫他一把也不是不行。

一行人又往前飛馳了半個時辰。距離戰城也僅有八百里之遙了。

到了這個距離,楊家諸位公子派出的五批人馬已經面露不耐之色,彼此間神色交流。顯然是準備動手。

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察覺到氣氛的異常,都不禁神色一凜,暗暗戒備。

果然,左側那批人馬中,之前開口說話的那個神遊境高手冷哼道:「伍先生。看樣子貴宗是鐵了心要包庇這群邪宗之人了,既然伍先生不願意交人,那我等就得罪了,稍後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伍先生理解!」

伍岩聞言面色一冷,怒喝道:「你們想做什麼?」

那人輕笑著道:「正邪不兩立,我等也只想懲奸除惡!伍先生最好讓貴宗子弟安分些,若不然動起手來有了誤傷可不好說。」

伍岩冷笑:「只怕伍某身後這些年輕人已經全是邪宗之人了吧?不管他們動手不動手,你們也是照抓不誤。」

「怎麼會?」那人緩緩搖頭:「最起碼,貴宗大弟子陶陽,我是知道的,至於其他人是不是邪宗子弟,等抓回去好好審問一番便能見分曉!」

話說到這份上,無論是誰都明白這些人是要借著打壓鬼王谷的名義來對付寶器宗了,他們也不會殺人,只會把寶器宗的子弟抓走,為楊家的那幾位公子效力。

更何況,真要是打起來,陶陽等人會不動手么?一旦動手,就給了對方名正言順抓人的借口。

其中的彎彎繞繞,已經擺在明面上。

伍岩面色一沉,低聲叮囑道:「看樣子寶器宗這次是避不開這一劫了,等會打起來能跑就跑,跑不掉也別反抗,他們不會殺人的。陶陽,你趕緊去戰城找那個楊開,讓他出面處理此事!」

「弟子記下了!」陶陽沉聲應道。

「告訴他,我寶器宗若是有一人傷亡,今後也別指望老夫給他煉器了!」伍岩再一次重申。

「看樣子,伍先生已經考慮好了?」那人又催促不已,輕哼道:「既如此,那我等就得罪了!」

話音落,五批人馬幾乎是同時出動,目標齊齊指向人群中的寶器宗弟子。

寶器宗這次出動了二十多人,瓜分下來數量也不算少。最起碼,回到戰城跟楊家的公子們也有個交代。

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在疾奔中也是陡然頓住,正欲按照伍岩剛才的囑咐四散分開,尋找逃生之路時,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眾人的頭頂上。

這人出現的相當詭異,沒人看到他到底是怎麼出現的,似乎他一直隱藏了身形懸浮在眾人的頭上一般。

當這個人影現身之時,一股恐怖到極限的神識力量,驟然籠罩全場。

五批攻過來的人馬,陡然間啞火,個個都露出神魂皆冒的表情,連忙催動真元抵禦著恐怖的壓力,一雙雙眼眸劇烈顫抖,不可置信地朝那人望去。

反倒是寶器宗和鬼王谷眾人,面色狐疑不解。

尤其是冷珊,當這個人出現的時候,自己的腦海中似乎有一些波動傳來,待反應過來想仔細查探的時候,那波動又消失不見。

直直地盯著虛空中的那個中年人,冷珊黛眉微皺。

對方也隨意地掃了她一眼,居然露出一抹親和的微笑,旋即又把目光轉開了。

眸子變得陰冷,凶戾殘暴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