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七十四章 老夫姓地

第四百七十四章 老夫姓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五批人才往後退出沒幾步,一陣桀桀的怪笑便傳了過來,聲音入耳,讓每個人都不禁頭皮一麻,難受至極。

「老夫……讓你們走了么?」那中年人的一雙眼眸閃爍著危險的寒光,聲音低沉,陰森的氣息蔓延,讓人遍體生寒。

諸人的面色齊齊一變,陡然間難看無比,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閣下還有什麼指教?」之前說話的那人皺眉詢問,一身力量暗暗催動。

「本來老夫今天的心情不錯,也懶得大開殺戒。」那中年人好整以暇地笑了笑,一臉的輕鬆寫意,「但你們這些人有眼無珠,鼠目寸光,投靠了不該投靠的人,與不該作對的人作對,那老夫就不能不管了。」

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對面五批人的臉色更加難看,那神遊境高手更是冷哼道:「我等行事,無需閣下評論。閣下雖然實力強勁,但我們這麼多人,難不成你還想趕盡殺絕?」

說話間,五批人漸漸地匯聚到一起,都神色凝重地朝中年人望去,擺明了一副共進退同生死的態度。

面對這樣的高手,他們也是逼不得已,只希望對方見好就收,知難而退。

哪知那中年人非但不覺得有什麼棘手,反而神色越發興奮猙獰,連連點頭:「不錯不錯,這麼多人,總算可以好好殺一次了!」

說話間,神色一戾,雙手張開。緩緩抬起,獰笑道:「血海封天!」

自他的背後,忽然閃現出一道血光,那艷紅的血色如離弦之箭朝五批人馬匯聚的地方激射過去。

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猝不及防被那血光全數籠罩。

入目所見,一片猩紅的世界,不但那天變成了刺眼的紅色。腳下踩著的土地似乎也是鮮血澆注而成,不斷地泛著臉盆大的血泡,爆裂開。炸得每個人身上都是鮮血淋淋,模樣可怖。

泂泂之聲不絕於耳。

宛若修羅煉獄!

「這是什麼?」那五批人頓時驚慌失措,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詭異陰森的武技。一招打出,連周旁的環境都被改變了,慌亂中,齊齊運轉真元,展開身法,秘寶加身,想要脫離這血紅世界的束縛。

哪知地面上那些血水,似乎有一股股龐大的吸力,將他們牢牢地吸在地上,根本動彈不動。

己身所處的地面。彷彿變成了一片沼澤地帶,越是動的厲害,陷得越是迅速。

「桀桀桀桀……」那中年人再次怪笑,一臉愉悅地欣賞著眾人在血海中掙扎的醜態和無助表情,那一雙狹長的雙眸甚至都綻放出異樣的光芒。顯得興奮至極,亢奮無比。

鬼王谷和寶器宗的人同樣被驚呆了,全部朝血海那邊望去,眼眸劇烈顫抖。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突然殺出來的中年人很強大,卻沒人知道他強大到這種程度。

僅僅只是一招,便讓五批人馬陷入了絕境之中。看他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動全力,只是率性一招打出來而已。

鬼王谷本身就是邪宗,修鍊的武技和功法也是陰森詭譎的屬性,但冷珊等人將自己宗門的武技和眼前這一幕比起來,依然是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意思,看著那滿目的血紅,鬼王谷眾弟子無一不覺得身體冰寒,神魂顫抖。

寶器宗的那些煉器師們更是面色發白,唯有伍岩,強忍著心中的悸動,有意無意地看了中年人一眼。

他赫然發現,這個中年人,似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前後不過十息時間,那些被困在血海中的武者們便有了變化,這些人,無論實力強弱,無論修為高低,全部變得形容猙獰,一雙雙眼珠子里迸出血絲,瞪圓了,驚慌失措的神色從他們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無限的瘋狂和殺戮氣息。

似乎那血海中,隱藏的殘暴和邪惡,將他們的本心給影響了。

「殺!」有人怒吼一聲,將武技和秘寶的光芒籠罩向身旁的同伴,直接將這個同伴打成一具無頭屍體。

殺殺殺!

五批人,全部都如入魔了一般,六親不認,口上叫嚷著,不斷地與身邊之人殊死搏鬥。

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倒了下來,流出的鮮血讓那一處血海愈發艷紅。

血腥氣衝天而起。

那中年人卻似乎在欣賞一出曠世大戲,眉宇間溢出濃濃的喜悅和開心。

斷肢碎肉亂飛,積屍成山,血流成河。

寶器宗和鬼王谷的幾個女弟子,忍不住摸出手帕,衝到一旁乾嘔起來,直把苦水都吐了個乾淨。

她們從來沒見過這麼血腥恐怖的場景,早已超出了她們的心理承受底線。

中年人扭頭看了她們一眼,嘿嘿低笑一聲,不再關注。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被血海籠罩住的五批人幾乎全部死了個乾淨,只剩下之前說話的那個神遊境高手還在苟延殘喘。

到底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雖然只有神遊境六層,但比起其他人,無論個人修為,還是修鍊的武技都要精湛不少。

但即便活了下來,此刻的他,也不再是之前的那個他了。

這人一雙眼眸赤紅無比,猶如困在囚籠里千萬年不得自由的猛獸,鼻孔中噴出炙熱的氣息,臉上無限殺機,凝視左右,隻身立於血海之上。

他的神智已經被湮滅,現在的他,只是一具遵從於殺戮本能的行屍走肉。

「好!你活了下來,那老夫便繞你不死!」中年人撫掌大笑,雙手揮動間,一道道玄妙神奇的印法打了出去,正中那神遊境高手的身體。

隨著印法的打出,這個神遊境的身體似乎也變成了一個漩渦,瘋狂地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