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七十七章 有事請教

第四百七十七章 有事請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氣氛融洽,眾人寒暄不斷。

秋憶夢在旁察言觀色,發現那七八個雙手被白布包裹的武者,給她一種有些陰森的感覺,心中頓時醒悟,這些人應該就是鬼王谷的弟子了。

但剩下那些人來的來歷,就讓秋憶夢振奮不已了。

這些居然是出身寶器宗的煉器師!尤其是伍岩的大名,秋憶夢自然不會陌生,寶器宗中,除了宗主之外,就屬這個伍岩煉器手段最是高明。

傳聞,這個伍岩為了收集能夠煉器的火焰,走遍大江南北,甚至遠出他國,耗費了足足二十年時間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將那些神奇的天地靈火煉化入體,硬生生地改變了自己的體質和真元屬性。

這是一位能夠煉製出玄級中品檔次秘寶的頂尖煉器師。

在煉器界,他的名望絲毫不遜於煉丹界的簫浮生。

不過,煉器比煉丹要繁冗複雜,耗費的周期長,需要的材料多,再加上武者們對丹藥的需求比對秘寶的需求量要大很多,所以在名聲上面,伍岩比簫浮生要遜色不少,寶器宗比藥王谷也要遜色不少。

可這些也依然抹殺不了伍岩在煉器方面的超高造詣和神奇手段。

除他之外,寶器宗更來了近二十弟子,這些人,個個都是出色的煉器師。

秋憶夢哪敢怠慢?

與楊開兩人一道將鬼王谷和寶器宗的人馬安排進府邸內休息,整個人都興奮的面色潮紅。走起路來輕飄飄的。

掰起手指算了算,秋憶夢赫然發現,楊開現在聚集的幫手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度。不提那十幾家大大小小的助力,單是藥王谷和寶器宗人馬的加入,就足以讓所有人眼紅。

他是怎麼做到的?

望著走在前方的那個男人的身影,秋大小姐一時間竟有些心神搖曳,輕咬薄唇。為之迷醉!

滿腦袋的胡思亂想,一直稀里糊塗地跟著楊開走到大殿中,秋憶夢也還沒回過神。腦海中不斷地暢想未來的美好,似乎覺得有一卷嶄新的畫卷在楊開手上緩緩展開。

那是楊開徵服了其他兄長,贏得奪嫡之戰勝利出任楊家之主的美妙場景。

不禁呼吸急促。再一次為自己當初毅然選擇脫離家族來幫他的決定感到慶幸。

「老奴參見少主!」正迷迷糊糊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傳入耳中,秋憶夢一怔,隨眼看去,不禁神色呆住。

她發現那個讓鬼王谷和寶器宗伍岩都相當敬重的中年人,此刻居然單膝跪在地上,神態恭敬,頭顱低垂。

老奴?少主?

秋憶夢情不自禁地張起小嘴,伸出一隻手捂著,美眸顫抖。

雖然以她的實力暫時還不知道地魔到底是什麼水平的高手。但地魔給她的感覺,比府上那幾位血侍的壓力還要強大。

這也就是說,這個氣息陰森的中年人肯定比血侍厲害。

但是此刻,他居然做出這種卑微的動作,口上更是自稱老奴?就算是追隨在楊開身邊的血侍。也沒有這樣卑躬屈膝過吧?

傻傻地看了楊開一眼,赫然發現他居然神色淡然,不覺得有絲毫不妥的地方,只是淡淡地道:「起來吧,你我之間不用這樣。」

「謝少主。」那中年人滿面喜色地起來,似乎還有些如釋負重的感覺。

察覺到秋憶夢的驚訝。地魔扭頭沖她笑了笑:「小姑娘,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和少主關係就不瞞你了,不過你可別透露出去,咱家少主平時比較低調。」

秋憶夢連忙收斂神色,嚴肅道:「前輩放心,我……咳,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聊。」

其實現在這個時候,最好還是趕緊離開。

知道的秘密越少,自身就越安全。但女人天性那強大的好奇心,卻讓秋憶夢生了根般扎在原地,動也不動。

暗暗思付,怎麼這個神秘強大的高手,跟楊開的關係真的如奴僕和主人一樣?

這臭小子何德何能?

「你身體怎麼樣?」楊開也沒把秋憶夢趕走,畢竟以後的日子還長,秋憶夢更是府上的二號人物,自己與地魔的關係肯定瞞不了她,與其讓她猜疑還不如攤開。

聽楊開這麼問,地魔頓時面露感激,沉聲道:「這幾個月活動下來,已經穩固了,三十年之內都不會出問題。」

「三十年之後呢?」楊開皺了皺眉,對神魂入主別人的身體軀殼,楊開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其中的奧秘和玄妙更是一竅不通。

「這就看老奴的努力了,如果能完美地和軀殼融合,日後就無需再換,不過如果做不到的話,三十年之後就得再尋找一具合適的。」

「有什麼我能幫上的,儘管說。」楊開微微頷首,與地魔之間,倒是無需客氣。

「多謝少主,暫時還不會出問題。」

「恩,你若沒有別的事,就去後面見一個人。」

「誰?」

「夢無涯!」楊開嘴角上揚,觀察地魔的神色,果然發現他面色微變,一臉忌憚的表情,心知當初夢無涯的手段讓地魔有些發憷,也越發肯定夢掌柜沒自己想像中那麼簡單了。

「這老不死的!」地魔恨得咬牙切齒,「待老奴去和他理論一番,新仇舊怨一併清算!」

說著,嘿嘿笑道:「少主,你和這位姑娘玩著,老奴尋他去。」

楊開臉色一黑,擺了擺手。

地魔身形一閃就不見了蹤影。

大殿內只剩下兩個人。

「我能問問這位前輩到底是什麼人嘛?」秋憶夢好奇的聲音傳出。

楊開搖了搖頭。

「那算了,反正你搞什麼都是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