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八十章 你真想殺我?

第四百八十章 你真想殺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若真這麼想,儘管試試好了。」楊威神色變得平靜下來。

孟善衣不禁愕然。

他似乎沒想到楊威並不阻止自己越俎代庖自作主張的做法,一時竟呆了呆。旋即,大喜過望:「多謝大少成全!」

楊威不可置否,倒是有些憐憫地望了他一眼。

「九公子,得罪了!」孟善衣面色一沉,揮了揮手。

剎那間,十幾個神遊境六層以上的高手四面八方地朝楊開撲來。

這裡是楊威府邸的偏殿所在,空間雖然不小,可也不算太大!孟善衣安排不了太多的人進來,十幾個神遊境六層以上,其中更有五位神遊境八層,在他想來,這樣豪華的陣容足以輕鬆將楊開拿下。

下達命令的同時,孟善衣也眯起雙眼,在尋找影九的位置。

影九沒現身,倒是在那十幾個神遊境武者靠近楊開不足三丈距離的時候,楊開的嘴角微微挑起一個弧度。

森冷的幽光忽然在他體內綻放開,一股陰暗晦澀的能量波動傳出,伴隨著那十幾個神遊境高手的驚疑聲,打出去的武技居然如石沉大海,沒泛起一點浪花便消失不見。

驚愕之下,眾人齊齊後退。

定眼望去,全都微微動容。

楊開的手上,不知何時已經擒出了一面骨盾,這一面骨盾造型乖張,約莫有磨盤大小,邊緣全是倒豎的鋒利至極的骨刺,而在骨盾的正中心位置處,更有一個張開血盆大口,獠牙畢露的獸口,猙獰可怖,讓人不寒而慄。

此刻,骨盾上流轉著淡淡的華光。楊開只是擒著它擋在前方,靜靜地站在那裡,卻給所有人一種固若金湯的感覺。

楊威的臉色怪異起來,孟善衣同樣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這一面骨盾,分明就是幾日前被柳輕搖搶奪到手,然後丟給楊開的那一面,是玄級檔次的秘寶。

前後不過七天時間,怎麼就已經被楊開煉化了?

玄級的防禦秘寶。想要突破並不容易。但不代表它就無法突破。眾人剛才的攻擊並沒有出全力,如果十幾個神遊境六層以上的武者全力一擊,肯定足以破開這面骨盾的防禦。

沒時間去深思太多問題,孟善衣再次怒喝:「上!」

那十幾人神色冷厲,再也不留手,紛紛將自己的武技和秘寶之光綻放開。驚天動地的攻擊襲來,將楊開籠罩在其中。

轟轟轟……

巨響聲傳出,偏殿一陣地動山搖。牆壁上裂出無數道細微的裂縫。

楊開的步伐一退再退,面色漲紅,真元瘋狂涌動。看樣子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但他手上的骨盾依然堅挺地擋在前方,那些武技和秘寶綻放出來的能量打進骨盾中,統統被骨盾中央那張開的獸口吞噬,杳無音蹤。

更讓人感到離奇的是。隨著吞噬能量,那一面只有磨盤大小的骨盾也在急速變大。

一輪攻擊打下來,骨盾的面積已經變得比之前大了三倍有餘,將楊開徹底擋在後方。

孟善衣的眼珠子顫抖,他沒想到只是區區一件玄級下品的防禦秘寶,居然能抵擋住這麼多神遊境高手的猛攻!

玄級秘寶,他身上也有,可沒有哪一件的作用如這面骨盾般神奇。

怎麼回事?

驚愕間,陡然發現楊開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看似輕若無物的骨盾被他砸在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下一刻,那面骨盾邊緣處倒豎著的骨刺,居然全都激射了出來。

咻咻咻……

這些骨刺鋒利無匹,氣勢如虹,攜著巨大的殺傷呼嘯而來。

一剎那,十幾位神遊境六層以上的高手面色大變,紛紛防禦。

轟……

骨盾中央那張開的獸口中,也驟然爆發出一股讓人心悸恐慌的能量光束,似乎是將剛才吞噬掉的能量,返還了出來。

那一道能量光束夾雜著毀滅的氣息,足有大腿粗細,直直地沖著孟善衣襲了過去。

恐怖的壓力陡然降臨,面對死亡的召喚,孟善衣遍體生寒,竟來不及躲開。

「季禮!」楊威怒吼一聲。

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孟善衣前方,這個人生著一張國字臉,雙眸神光四溢,不怒而威。

楊威身邊的兩位血侍之一!

季禮一現身便沉喝一聲,魁梧的身體上陡然閃現出璀璨耀眼的金光,整個人似乎變成了金子澆注而成,裸露在外的肌膚泛著閃耀的光輝。

雙拳搗出,迎上那一道能量光束。

轟隆一聲巨響,季禮凌空翻飛出去,身上的金光陡然黯淡下來,而那道能量光束,也消失無蹤。

孟善衣獃獃地站在原地,額頭上汗出如漿,一臉的心有餘悸和驚慌失措。

再望向楊開,眸子中不禁露出一抹深深的恐懼和忌憚之色。

咻咻咻……

那十幾位神遊境六層以上的高手,也將激射而來的骨刺打飛回去,骨刺重新回到骨盾的邊緣處,而那一面膨脹開的骨盾,也在能量光束激射出去之後,再次變回磨盤大小,失去了原本的威懾。

場面陡然安靜下來,沒人再敢動了。

楊開只是憑藉一面玄級秘寶,便將所有人的攻擊擋了下來,而隱匿在黑暗中的影九還沒出手!

這一次就算能將楊開拿下,也得付出巨大的代價。

「攻防皆備,老九,你得了個好秘寶啊。」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楊威目光灼熱地望著楊開手上的骨盾,一臉羨慕。

「大哥得到的秘寶也不會差吧?」楊開呵呵一笑,將骨盾收起。

楊威含笑帶過,並未多說。但兩人都知道,楊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