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因禍得福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因禍得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啥也不說了,眼淚嘩嘩的,這邊碼字的環境真是惡劣至極。。求點月票安慰下,都到月底了……楊開皺了皺眉,察覺到他的窺探,卻也沒說什麼,只是道:「他的來歷我不清楚。」

「不清楚?」楊立庭眉頭一皺,頓時不悅,雖然覺得楊開是在有意隱瞞,但察言觀色,卻發現他並沒有說謊的跡象。

楊開是真不清楚地魔的來歷,在傳承洞天里將他收服的時候,地魔只是一具靈體,記憶混亂模糊,連自己的名字想不起來,後來相處下來,楊開也沒去多問他以前的事,對他的底細,楊開自然不知道。

「雖然不清楚,但弟子可以確定,他不是蒼雲邪地的人。」楊開也知道楊立庭在擔心什麼,連忙正色道。

楊立庭沒什麼表示,只是皺眉不已,好半晌才道:「奪嫡之戰,按道理來說,全天下的人都可以參與,只要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結交的朋友,都可以參與進來,畢竟這本就是考驗你們人脈關係的戰役。他是你的人脈關係,老夫若是說將他趕出戰城,或者直接擊殺,你可能會不服氣,這也是在變相的打壓你,與我們坐鎮戰場的初衷不符。」

楊開心中一冷,面上卻沒表現分毫。

「這次召你過來也不為別的事,這樣吧,他可以參與到奪嫡之戰,也可以在戰城逗留。但也僅限於此,倘若讓老夫發現他做出什麼多餘之事,必定不會手下留情,你回去之後跟他說清楚。」楊立庭神色淡漠地吩咐道,「另外,待到奪嫡之戰結束之後,他必須立刻離開。否則休怪老夫不給你情面。」

「我記下了。」楊開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

雖然他還年輕,還有大好的未來,有朝一日。說不定他也可以叱詫蒼穹,只手裂空,但現在的他。還不過是個小角色,真要是忤逆了楊立庭,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

楊立庭雖然是楊家的太上長老,楊開按名義來說也是他的徒子徒孫,但這一次的接觸卻彷彿陌生人一般,楊立庭的警告更有些不容反駁的意思。

「你去吧。」說完之後,楊立庭揮了揮手,返身又飛竄上高空,與那七人大戰起來。

莫名其妙地,楊開心中有些郁堵的感覺。有心離開,卻不知怎麼離去。

他連自己怎麼進來的都不知道。

怔了好半晌,也沒找到出路,正欲開口詢問,一聲炸雷般的聲響傳入耳中:「還不走?」

聲音剛傳來。便有一股龐大的推力推動楊開的身子,在那股巨大的推力下,楊開的所有反抗都成了枉然,身形急退間,周旁的景色飛速從視野中滑過。

眼前一花,再次回到殿堂中。面前依然是那個圓台,八位神遊之上端坐在上方,中間那個巨大的發光圓球依然存在,八人也還在不斷地往其中打入一道道能量,以那種神奇的方式切磋自己對武道的感悟。

蹬蹬蹬蹬……

楊開不由自主地往後跌退,影九大驚失色,驚呼一聲將他攙扶住。

等立穩腳跟之後,體內的真元一陣翻滾不停,腦海中的神識更是混亂不堪,如針扎了一般刺疼。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才感覺好受一些。

影九的面色變了變,不知道楊開到底遭遇了什麼,居然受了些輕傷。

自來到這裡之後,楊開便一言不發地站在那裡,影九也不好開口,只是默默地等待著,突然發生這樣的變故,影九自然是一頭霧水。

「我們走!」楊開擦了擦嘴角,看了高台上一眼,領著影九迅速離開。

在那神奇的小世界中,八人的混戰忽然停下,其他七人都微微搖頭望了一眼楊立庭,先前說話的略胖老者道:「楊兄,這麼對待一個後輩,有些過分了吧?」

「是啊,雖說他的眼神霸道犀利了些,但年輕人嘛,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再說他也沒當著你的面發什麼脾氣啊。」

「你這麼一弄,搞不好會讓他就此一蹶不振,這小子挺不錯啊,以後你們楊家可能就要指望他了,真要是損失了,你不心疼啊?」

七個老者,七嘴八舌地叫嚷起來,都不明白楊立庭剛才為什麼那麼對付一個後輩子弟。

楊立庭冷哼一聲道:「廢就廢了,我楊家還怕後繼無人么?老夫剛才與他說話,他分明有些聽不進去的意思,那只是一個警告,想必他現在對老夫的話會上心很多!」

「還是太過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跟小孩子計較什麼?」

「楊兄你這次真的有些過分。他能憑藉自己的能力,闖進我們八人的意識中,單是這份資質就獨一無二,你楊家還有其他人能做到?我不信,別說你們楊家,我們這七家的年輕人也沒人能做到。」說話之人不斷地搖頭。

「行了,老夫做事自有分寸,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傢伙插嘴,還打不打?」楊立庭神色不悅,七人指責他一個,他當然不爽。

「打!等到哪一天這小子真廢了,我等著看你後悔的樣子,哈哈哈!」

「咦……好像不對勁啊!」秋家的太上長老秋道人忽然驚訝出聲,面色古怪起來。

其他七人也都紛紛露出驚疑的神色,互相望了一眼。

「看樣子,這小子是因禍得福了呀。」那略胖的老者大笑一聲,有意思地望了楊立庭一眼。

「果真是因禍得福了。」

「楊兄,這不會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有人疑惑地望著楊立庭。

楊立庭緩緩搖頭,略微感應了一下,也是神色微動。他剛才那般對付楊開,絲毫沒顧忌彼此實力和輩分的差距,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