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故意的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故意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塵埃落定,楊亢已經敗了。

但在戰場的某一個角落,董胖子卻正在蹂躪呂家那位少爺,呂宋實力也不差,前幾天在破鏡湖畔更與董輕寒交過手,彼此間也都熟悉對方的底細。

今夜董輕寒特意找上他,呂宋也是來者不拒,痛快應戰。

不曾想,幾日不見,董輕寒居然實力大增,一番大戰下來,呂宋慘敗,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被董輕寒追著一通猛殺,好不狼狽。

這傢伙是不是打雞血了?怎麼今晚這麼厲害?呂宋被揍的鼻青臉腫,惶惶逃竄。

「跑!你給本少跑,再跑快點!」董輕寒冷著一張臉,肥胖的身子說不出的寫意瀟洒,只是一晃,便堵在了呂宋面前,隨手一耳光抽了下來。

呂宋揚手去擋,哪知對方變招速度極快,根本沒見到他有什麼動作,手掌打來的方向就改變。

啪地一聲,呂宋半邊臉都麻了。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董輕寒這般惡劣行徑,幾乎讓呂宋氣得吐血。他好歹也是一等世家的公子,戰場上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傳揚出去他以後如何立足?

「董輕寒,你不要欺人太甚!」呂宋急退,拉開和董胖子的距離。

「我就欺人太甚,怎麼了?」董胖子又是一巴掌打下來。

啪……

呂宋怒火攻心,徹底亂了分寸,本可以抵擋的招式都擋不下來。又狠狠地挨了一巴掌,眼珠子都紅了。

「沒眼力的東西,還不滾出戰城!」董輕寒一邊唾棄,一邊猛抽。

「表姐!」呂宋聲嘶力竭,朝虛空中呼喊。

「表你媽!」董輕寒反手又是一掌。

天空上的秋憶夢瞥了下方一眼,微微搖頭,沒去理會呂宋的求救。

當日他被楊開趕出府邸的時候。秋憶夢在第二天就私下裡找他談過,讓他儘快離開戰城,不要再來攪和奪嫡之戰這趟渾水了。秋憶夢也是好意,知道他有些有眼無珠,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為呂家帶去禍患。

卻不想這小子非但不領情,在養好傷之後還尋覓到了楊亢作為靠山,企圖與楊開作對。

這個時候再來求救……已經晚了。

董輕寒是不會殺他的,這般教訓折辱他一頓也好,說不定能讓他開竅,意識到奪嫡之戰不是他能夠參與進來的。

場面靜謐,在楊亢從天空落下來之後,所有人都已經停手了,只有董輕寒不依不饒地在教訓呂宋,後者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讓人聽著毛骨悚然。

楊亢府一片凄涼,此一戰,損失慘重,傷亡超過一半人數,在大戰開始之前。沒人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都以為楊亢這邊的實力縱然不是最強,也不是最弱,即便有人來打,也不可能打得下來。

可血淋淋的現實卻讓他們清醒了。

楊開在無聲無息之間,居然已經有了凌駕於所有楊家子弟的力量。

望著天空中那個身影,不少人都流露出頹然無力的神色。

「取令旗!」楊開冷喝一聲。

簫順身子晃了晃。衝進楊亢府的中殿,拿了令旗大大方方地走了出來,無人阻攔,也無人敢攔。

令旗的丟失,也意味著楊亢在真正意義上的出局。

躺在地上,楊亢緩緩閉上了眼睛,從現在開始,戰城裡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了。

「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望著下方楊亢府上還活下來的武者,楊開揚聲喊道。

眾人都不禁屏氣凝聲,側耳傾聽起來。

「將我五哥府上的所有物資收集好,然後送到我府上,以後不得再踏入戰城,否則……殺無赦!」

沒人答話,更沒有人指責這樣的強盜行徑。這本就是楊開應得的。

經歷了今夜的殺戮,這裡的武者怕也沒膽氣再留下來了,更何況,楊亢之前還答應過楊開這個條件,有他在其中說話,這些投靠他的人應該會聽從的。

「沒聽明白?沒聽明白的話一個也不用走了,全留下來好了。」楊開神色不善地望著下方。

「明白明白,九公子放心!」頓時有人叫嚷起來,生怕楊開府上這些人再開殺戒。

「恩。」楊開微微點頭。

「我們該趕緊回去了。」秋憶夢神色凝重,略有些不安地道:「本來想速戰速決的,你偏偏要拖延這麼長時間,府上留的人不多,楊慎楊影那邊也不知道有沒有行動。」

現在的楊開府,只有一小半人馬坐鎮,楊慎和楊影若是得到這邊的消息,心夠狠的話,完全可以帶領大批人馬出動,趁楊開後方防守不利,奪走令旗。

就算有曲高義在那守護也不成!

「我故意的!」楊開微微一笑。

「什麼意思?」

「六哥和七哥應該已經出動了吧?」楊開漫不經心地答道。

「你確定他們已經出動了?」秋憶夢花容有些失色。

「當然。」楊開點點頭。

「那你就一點都不擔心?」秋憶夢快急死了,實在不知道楊開為什麼要故意拖延這麼長時間,好讓楊慎和楊影兩人得到消息。

「擔心什麼。令旗沒事的。」楊開搖了搖頭,雖說曲高義一人鎮守在中殿不足以保證令旗的安全,但府上還有個夢無涯呢。

夢掌柜嘴上說著不會插手奪嫡之戰的事,但倘若真到了危機的時候,他也不會坐視不管,楊開對他有信心。

「今夜是個機會!」楊開輕笑著,「這邊離六哥的府邸比較近,那咱們就去六哥那裡吧。」

秋憶夢呆了。傻傻地望著他:「你這一夜,到底要做多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