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九十一章 已經遲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 已經遲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得不說,呂梁打理家族是一把好手,但在教子方面卻有些力不從心。

父子兩人唱雙簧般吵鬧不休,秋憶夢黛眉微皺,語氣淡漠道:「表叔,若是你只是想教育自己的兒子,回呂家也行,並不是非要在這裡。」

聽出秋憶夢語氣中的不耐和冷淡,呂梁心中一驚,也顧不得心疼兒子,走到呂宋面前,一把將他提了起來,然後摁倒在地上。

順手將其禁錮。

呂宋漲紅了臉,跪在地上,只覺得顏面掃地!連望向呂梁的目光,居然都仇視起來。

「你再敢跟老夫倔強,我現在就把你打殘了!」呂梁面色陰冷,神情平靜地道。

他不是在開玩笑。

似乎察覺到這一點,呂宋當下也不敢再吭聲。

「大小姐見笑了。」呂梁微微躬身抱拳。

秋憶夢忽然覺得沒滋沒味起來,呂梁的用心她自然知道,但攤上這麼一個不服管教的兒子,誰都頭疼。

這個呂宋,在品性方面,連霍星辰那種紈絝子弟都不如,霍星辰縱然紈絝浪蕩,飛揚跋扈,好歹他有眼力,知道跟在楊開身邊。

「表叔有什麼事,不妨直說吧。」秋憶夢不願再去看呂宋的嘴臉,連客套話也懶得說了。

呂梁嘆了口氣,道:「這次老朽本是去中都,看望一下你父親,哪曾想在來的路上,卻是得知了一些讓我大為意外的消息。」

「這混賬小子被九公子趕出府邸的時候,居然沒往呂家傳信告知老朽實情。反而還故意隱瞞,老朽一直以為他是在九公子名下效力,直到此番出來,才知曉他投靠的是五公子。」

「表叔……」秋憶夢喊了一聲,那意思是讓呂梁別說些無關緊要的事。且不管這件事,呂梁是不是知道實情,現在最重要的。是呂梁想幹什麼。

呂梁神色一訕,也不再就剛才的話繼續下去,只是陪笑道:「大小姐。老朽只想問……九公子現在的態度如何?」

「他的態度?」秋憶夢沉吟了下,苦笑道:「要我說,是表叔你有些小題大做了。」

「啊?」呂梁有些不解。

「楊開根本沒有將呂宋放在眼裡。他被打成這樣,也只是董家人下的手,以楊開的性子,如果呂宋真的惹怒了他,你覺得昨晚他還有命活下來么?」

「他敢殺我?」呂宋嘴角一扯,厲聲詢問。

「你可以試試,看他是不是敢殺你!」秋憶夢的俏臉驟然陰冷。

呂宋心中一寒,馬上收斂了面上的狂傲。

「表叔。」秋憶夢轉向呂梁,語氣平緩下來,「呂宋那一日來投靠。被楊開趕出來,我也有責任,因為我覺得他不適合留在楊開府。你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樣,你應該清楚,他留在楊開府。早晚有一天會死於非命。所以我慫恿他做了一些事,讓楊開找借口趕他走。」

呂梁面含苦笑,點頭道:「大小姐用心良苦,老朽感激不盡。」

「第二天,我也找他談過,讓他離開戰城。他沒聽,留了下來。投靠楊亢,這也是他的自由,楊開甚至不知道這個消息,而且就算知道,他恐怕也不在乎。更沒有理由去怪罪你們,他不要的助力,難道還不允許投靠別人么?」秋憶夢苦口婆心,完全可以說是推心置腹了。

「現在搞成這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誰。」秋憶夢凝視了呂梁一眼:「真要怨,也只能怨你,居然讓他來參加奪嫡之戰。」

「是老朽教子無方!」呂梁一臉慚愧之色。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麼德行,但奪嫡之戰這麼大的事,他也想讓呂宋出來歷練下,好磨練磨練性格,以後繼承呂家的基業。

來之前,更是千叮嚀萬囑咐,可呂宋將他的話全當了耳旁風。

「楊開沒有要怪罪你們的意思,這一點表叔你盡可放心,就算楊開真的當了楊家之主,你呂家也不會因為這一次的事而被牽連。」

聽她這麼說,呂梁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看這架勢,楊開必定是成為楊家下一任家主的繼承人了,若是哪一天他心血來潮要清算下奪嫡之戰中的仇怨,呂家搞不好就要遭受無妄之災。

「多謝大小姐指點迷津!」呂梁道謝不斷,神色也放鬆不少,頓了頓,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小姐,老朽再問一句,九公子現在還需要人手么?」

秋憶夢抬眼看了看他,輕笑道:「表叔你想做什麼?」

呂梁搓了搓手,笑道:「老朽只想讓這混賬小子戴罪立功!放心,只要九公子一句話,我呂家這次出人出力,並且什麼東西都不要。」

「怕是沒這個機會的。」秋憶夢緩緩搖頭。

「大小姐是不放心呂宋這混賬小子?吃過這一次虧,我想他應該有了記性。只要……」

「表叔,當日我與楊開在你呂家盤亘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若是你,一定會選擇楊開做為盟友!」

「是。」呂梁神情苦澀,當日秋憶夢確實說過這樣的話,但是他並沒有放在心上,而是堅信自己的判斷,從最開始有些在意楊開,到後來的輕慢於他,態度轉變的尤其明顯。

「可是你呢……」秋憶夢冷笑一聲:「三百萬兩,表叔你出手可真夠大方的。」

呂梁老臉一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三百萬兩,確實不少,但對於呂家,對於參加奪嫡之戰的楊家子弟來說,只不過是杯水車薪。楊開離開呂家的時候,呂梁只給了他三百萬兩,這還是看在他與藥王谷簫浮生有關係的份上。

誰知道他現在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