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四百九十八章 拘

第四百九十八章 拘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府,伴隨著地魔的怪笑和叫嚷聲,鬧出來的動靜已經讓所有人警覺了。

等到楊開趕到地方的時候,赫然發現距離丹房不遠處的某一片位置被府上的武者圍聚的里三層外三層,這些武者個個都真元浮沉不定,一臉戒備和忌憚之色,朝正中心望去。

見到楊開到來,紛紛讓出一條通道,恭聲問好。

楊開淡淡點頭,神色從容地走到裡面。

在那最裡層,秋憶夢等人圍聚在地魔身邊,也都一臉好奇又驚愕地注視著前方。

「少主,那人來了!」地魔的神色略有些興奮的樣子,一邊跟楊開說著,一邊伸手指了指前方。

楊開的眼睛一眯,只見前方大約五丈處,幾道通天的紅色光芒自地面升起,如一根根燒紅的鐵柱,圍成一個圓圈。而在那圓圈中,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影正在橫衝直撞,卻始終擺脫不了這些紅色光芒的束縛。

一群人看得嘖嘖稱奇,就連秋憶夢等人也是驚訝至極。

因為這被紅色光芒包裹的身影,幾乎是透明的,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這身影在走動間,就好像一道清澈的水流在空氣中流淌而過,將視野對面的景象折射的有些扭曲。

直到現在,眾人都沒看清這身影的真實模樣。

此等手段,已經徹底超出了眾人的見知和理解範疇!

影九也是精通隱匿刺殺的高手,他也能將自己的身形淡化在空氣之中,但那是用一種特別的技巧和真元遊動的方式,讓別人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可眼前這個神秘人不是,她分明就在那裡,卻能讓所有人都看不到!

楊開神色一凜,知道自己之前是小瞧了這個神秘高手的手段。

這個神秘高手。前後兩次在楊開面前現身,卻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上次在破鏡湖,楊開斬下她一縷髮絲,交予地魔,讓地魔想辦法找到此人的蹤跡。

功夫不負有心人,直到今天,地魔才察覺這神秘高手的氣息。當即便用大神通將她困住。

即便被困。她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只是隨意地在那紅色光芒包裹的一小片範圍內來回走動,隱隱約約地,好像還能看見她在觀察四周的人。

「咦……是個女子?」秋憶夢驚訝至極,剛才那一瞬,她分明是看到這模糊身影胸前的兩團飽滿。雖然只是驚鴻一現,可也讓秋憶夢確定了她的性別。

「姑娘,露出你的真容吧。」楊開神色冷峻。淡然吩咐。

對方不置可否,沒有回答,也沒有現身。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楊開感覺到有一雙目光正凝視著自己。

「我只是有些問題想要請教,還請姑娘配合!」楊開皺了皺眉。

依然沒有回答。

楊開的神色漸漸不耐起來,他不知道這人三番兩次潛入丹房附近到底想幹什麼,更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招攬的手下。但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放任不管,只怕會讓府上所有人都惶惶不安。而且她現在一副拒不配合的態度,也讓楊開覺得再說下來也沒什麼用了。

「我給你十息時間,好好考慮下!」楊開的神色冷了下來,說完便靜靜地等待著。

很快,十息已過。

楊開緩緩搖頭,凝視著身影所在的位置,淡淡道:「動手吧,若她敢反抗,殺了也沒關係!」

地魔桀桀一聲怪笑,邁步上前,被紅光束縛的身影似乎沒想到楊開如此心狠手辣,那身影再一次凝實了一瞬,但很快又淡化在眾人的視野中。

「收!」地魔厲喝,圍成一圈的紅色光芒忽然向中間靠攏,帶著一股詭異至極的氣息。

「哼,就憑你們這些人也想抓住我?」就在那些紅色光芒快要捆縛住那女子的時候,她忽然開口說話了。

聲音入耳,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怔。

並非是這個聲音很好聽,又或者很難聽,而是因為這個聲音給人一種……很嫩的感覺。

一個人,隨著年紀的增長,不但身形,外貌上會有些微妙的變化,聲音也是會有變化的。年紀大的人,和年紀小的人,音質是不一樣的。

這個神秘高手的聲音很稚嫩,很清脆,單聽她的聲音,眾人不由自主地就會聯想到她是一個雙十年華的妙齡少女。

很快,眾人又暗暗搖頭。

雙十年華的少女,不可能有這麼精湛的修為和深厚的實力!秋憶夢都已經二十二三了,才只有神遊境一層而已。

柳輕搖年紀更大些。

這女子的資質,不可能妖孽的比秋憶夢和柳輕搖還出色吧?可能天生的音質就比較嫩,眾人心中猜測。

神秘女子的話音剛落,地魔的神色便忽然一凜,絲毫沒有猶豫,連忙從懷裡掏出一物。

與此同時,伴隨著女子咯咯的得意輕笑聲,她被束縛在紅色光芒內的身影,驟然爆裂。

楊開猛地朝前跨了一步,一隻大手印當頭就朝那邊抓了過去。

他已經見過兩次這樣的場景,而每一次,這神秘高手都是這樣逃脫的。

手印襲去,只抓到一片水霧,那女子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忽然消失了。

在場眾人,無不動容!

這裡不但匯聚了年輕一代的武者,更有許多神遊境,楊家血侍堂的幾位高手也都在此,可誰都沒發現,她到底是怎麼逃脫的。

地魔卻是神色亢奮,手上捏著剛拿出來的東西,往內灌入真元,隨著真元的灌入,那造型古怪的東西驟然亮起。

「拘!」地魔輕喝一聲,手上的東西化為一道流光,閃電般消失在眾人的眼前,只見它以一種匪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