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零一章 摸了不該摸的

第五百零一章 摸了不該摸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蠢蠢欲動的念頭在腦海中轉了好幾遍,水靈也沒能凝聚真元。

「你是什麼體質?」楊開歪著腦袋望向她,聽她的意思,楊開立刻意識到面前這個女子好像也是有特殊體質的人。

特殊體質,楊開迄今為止也就見過小師姐一個,這種自出生便擁有的資本是上天的眷顧,極難出現,而且,每一種特殊體質能夠發揮出來的作用都是不一樣的,鮮少會出現相同體質的兩人。

小師姐的體質就特別適合煉藥,眼前又出現另外一個擁有特殊體質的人,楊開自然興趣滿滿,想知道其中的一些細節。

水靈卻是警惕地望著楊開,有些不願意回答。

正如夏凝裳的葯靈聖體被嚴格保密一樣,水靈的體質自然也是她想極力掩藏的。可現在人在屋檐下,也不得不低頭。

糾結遲疑了好半晌,水靈才悶悶地道:「水靈之體。」

楊開微微點頭,知道對方沒有騙她,從這女子三番兩次的表現來看,她的體質應該是跟水有關,而且,她本人的名字也應該由此而來。

「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么?」楊開和顏悅色地詢問。

「我可以將身體化為流水一般的存在。」水靈說著,就催動真元演示了一番,楊開也沒有要防備她的意思,在屋內幾雙眼睛的注視下,這個有著一頭淡藍色長發,身形嬌小的女子真的就變得如水一般透明清澈,只留下一個人形的輪廓。漸漸地,甚至還變成了一個圓形的水球。

鎮定如影九這樣的人物,都情不自禁地張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

「不止這麼點能力吧?」楊開笑了,伸手摸了摸面前的水球。

「碰」地一聲,水球忽然爆裂,水霧散開。水靈的身軀詭異地出現在楊開側面不遠處,滿面羞紅,雙手交叉。捂著自己胸口的位置,咬牙怒視過來,似乎氣得有些哆嗦。

楊開一臉愕然。捻了捻自己的手指,揚眉道:「摸了不該摸的地方?」

「你說呢?」水靈大口地喘息著,銀牙咬得嘎嘣響。

「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什麼感覺都沒有。」楊開神色淡定,剛才他也只是感覺自己摸到了一串水流而已,並沒有摸到人體的那種觸感,但對於水靈來說,恐怕不是這樣,要不然她也不會這麼憤慨羞怒了。

「我記住你了!」水靈口上說著,目光及其仇視。

「記住我的人很多。」楊開緩緩搖頭。並不在意,「不過那些人都沒什麼好下場。繼續說吧,你的水靈之體的能力,我很好奇。」

見他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輕描淡寫地就將剛才的非禮之事帶過去。水靈不禁生出一種無力感。

她還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男人,真是把所有修為都練到臉皮上了。

「沒心情說了。」水靈冷哼一聲,「要殺要剮你自己看著辦。」

楊開撓了撓額頭,知道剛才那無心之舉怕是真的惹怒了對方,倒也不再逼迫她。他忌憚這個神秘的女子,只是因為之前不知道她的意圖。也不知道她的出身。

現在知道了之後,倒也不怎麼在意,只要她不是自己那幾位兄長招攬的手下,只要她不是想對夏凝裳施加毒手,楊開也不會去管她。

「還有沒有要問的?如果沒有要問的,我現在就走了。」

楊開搖了搖頭。

水靈的神色訝然了一瞬,沒想到他這麼好說話,旋即乾脆地伸出一隻手,道:「把我的頭髮還給我。」

「這不可能。」楊開輕笑,「你可以走,我不攔你,但是這東西,必須在我手上,因為我不知道你剛才說的話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來我這裡興風作浪!」

「你怎麼這樣啊。」水靈鬱悶了,「你拿著那個東西,我這一輩子也擺脫不了你的控制,居然還大言不慚地說要放我走,我能走到哪去?」

「隨便你,只要不來我府上搗亂,天大地大,你愛去哪便去哪。」頓了頓,楊開輕笑,「當然,你若願意為我效力,我也是很歡迎的。」

「為你效力?」水靈譏笑起來,「你有這個資格么?」

「不願意的話,咱們也可以合作,只要你肯留下來,什麼都好商量。」楊開繼續勸說。

「鬼才想留下來!」水靈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一身真元暗暗提起,謹防楊開睜眼說瞎話來偷襲自己。

可一直等到她離開了楊開府,身後也沒有任何動靜傳來,對方顯然並不想為難她。

回首望了一眼,水靈不禁氣憤地跺了跺腳,這一次可真是虧大了,不但沒擺脫那人的控制,連純潔無暇身子都被人給摸了,偏偏當事人還說什麼感覺都沒有!

真是氣死人了!

還有,那到底是誰製造出來的小人?為什麼能將自己的精氣神聯繫在一起?

這該死的混蛋,早晚要他好看!水靈暗暗發狠。

府邸內,楊開站起了身,放下了擔憂好多天的心理包袱。

「少主,為什麼不將那女子留下來?她的能力如果發揮好了,對你大有裨益啊。」地魔有些不解地詢問。

「強扭的瓜不甜。」楊開搖了搖頭,拋了拋手上的小人道:「依靠這個,我確實有強行留下她的能力,但留下她之後呢?萬一她存心報復,在府上作亂,誰能壓製得了她?」

「真打起來,她肯定不是老奴對手,甚至府上幾位血侍都可以贏得了她,但她的體質確實有些讓人頭疼。」地魔點點頭,水靈之體,確實詭異的很。

若不是依靠楊開當日在破鏡湖上斬下來的一縷頭髮,地魔也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