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零六章真的只是二等宗門?

第五百零六章真的只是二等宗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人幽幽醒來,下身處依然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讓蘇顏羞澀的糜爛氣息。

忍不住往楊開的懷裡縮了縮,才剛有動作,便忍不住驚呼一聲,驚恐又期待地對上楊開的雙眼。

她感覺,自己身〖體〗內的東西,再一次堅硬起來,如燒紅的烙鐵,燙得她渾身抽搐,只是輕輕一動,便帶來無比強烈的刺激。

「楊……」一如剛才的場景,才剛吐出一個字,蘇顏的聲音便被忘我的呻吟取代了,那如潮水般的衝擊襲來,讓她根本無法開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有呢喃的輕哼聲。

兩人盡情地給予,盡情地索取,如水交融,不分彼此。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醒來,蘇顏的身體一陣陣無意識地輕顫著,雪白的嬌軀上,泛著迷人的紅光,修長的兩腿間,一片泥濘泛濫。

「楊開。」輕咬著殷紅的薄唇,蘇顏盯著寒冰洞窟的洞頂,美眸中一片迷離,如頻死的魚兒般,有氣無力地說道「放過我吧,我……我不行了。」

直到此刻,她也依然有一種在雲端上忽上忽下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迷戀,可也讓她心中惶恐。

她根本無法抵擋楊開的索求,縱然心裡知道該停止了,可那身體還是有了最本能的反應,激烈的迎合著。

對這個男人的衝擊,她是真的又怕又愛。

「那就先到這裡。」楊開咧嘴一笑「改天再戰。」

蘇顏這才緩緩起身,強忍著腰身的酸疼,嗔了他一眼道:「都怪你,只顧著……,我們都還沒練功。」

楊開嘿嘿乾笑。

與蘇顏兩人的陰陽合歡功已經進行到了第二階段,根本無需彼此交合便能雙修,但是楊開還是選擇了用最本能最野蠻的方式來佔有面前的人兒,心裡也根本沒有考慮關於練功的事。

「現在練功怕是來不及了,等回去再說吧。」楊開搖了搖頭「我們似乎在這裡待了兩天多,幾位師叔應該等急了。」

「恩。」蘇顏的臉色頓時變得酡紅,孤男寡女共處兩天時間,傻子都能知道會發生些什麼,繞是蘇顏心性淡薄,也不禁生出一種沒法再見人的羞怯。

款款起身,走到一旁將兩人散亂的衣服收過來,再如賢惠的妻子般,替楊開穿戴好。

楊開坐在冰床上,一動不動,任由蘇顏服侍著,臉上的笑容一直未曾消失。

「你快要晉陞神遊了吧?」蘇顏被他盯得很不自在,找話轉移他的注意力。

「快了,還差一點。」楊開點點頭,目光灼灼地看著蘇顏,訝然道:「不過你都神遊境三層了,看樣子想要追上你,我還得再努力啊。」

「託了你給我的那些藥液的福。」蘇顏微微頷首「那東西真的能洗經筏髓,我現在修鍊起來,比以前要快很多,而且在這裡′也有一處非常適合我的修鍊環境。」

一年多前,與蘇顏分開的時候,她還只是真元境頂峰,與現在的楊開一樣,差那麼一點便可以晉陞神遊。

而此刻再見,卻是已經到了神遊三層的程度,這樣的修鍊速度簡直有些匪夷所思。畢竟一個武者到了神遊境之後,實力提升的速度是比較緩慢的。

「外力就算再好,你若沒有底子也不行,說到底還是你天資出色。」楊開伸手撫摸著蘇顏的臉頰,忽然將腦袋扎進了她挺拔的雙峰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似乎要將這迷人的體香記在腦海深處。

蘇顏溫柔地笑著,恬靜地摟著他。

好片刻,楊開才直起身子,朝自己胯下瞅了瞅,一臉無奈道:「我好像又……」

「啊……」蘇顏大驚失色。

楊開的神色陡然堅毅起來:「反正他們已經等了兩天多,也不在乎再等一會!」

說著,便將蘇顏拉進了懷裡。

一個時辰後,楊開心滿意足,看著蘇顏迅速地將自己穿戴好,這才來幫楊開打理著裝。

吃過一次虧之後,她哪裡還敢再將自己的身子呈現在楊開面前?若是放任這個男人這麼弄下去,只怕十天半個月都出不了寒冰洞窟。

待到兩人全都穿戴整齊之後,蘇顏才萬分留戀地望了一眼寒冰洞窟。

這一去,以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回來,這裡非常適合她修鍊,聚攏寒氣也相當迅速,一個武者想要尋覓一處適合自己修鍊的地方,並不容易。

「想把什麼帶走?」楊開看出蘇顏的留戀,詢問道。

蘇顏搖了搖頭,有些惋惜道:「帶不走的,以後有機會再來吧。」

「我可以帶走啊。」楊開嘴角挑了挑。

蘇顏撇了他一眼,輕笑道:「這塊冰床,你也能帶走么?」

楊開點點頭,一臉正色。

「不用了,這似乎是萬載寒冰,我試過,抬不起來。

你即便能挪動它,也不可能把它帶到別處去。你以前給我的那個小袋子,也裝不下這東西。」

蘇顏手上是有一個乾坤袋的,那個乾坤袋本是凌太虛送與楊開,黑書空間打開之後,又被楊開轉送給了蘇顏。

但是那個乾坤袋的空間並不大,確實裝不下這麼大的冰床。

「看著!」楊開嘿嘿笑了一聲,走到那塊還沾有兩人氣息的冰床邊,伸手蓋了上去。

蘇顏的神色一怔,雖然不太清楚楊開到底在幹什麼,但是隱隱地,她有一種很期待的感覺,似乎覺得這個男人會做出一些很出人意料的事情。

這個念頭才剛轉完,便看到那重達萬斤的冰床上流轉過一道華光,旋即詭異地消失不見了。

蘇顏的小嘴微微張起,幾乎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