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零九章 不夠

第五百零九章 不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這麼說,繞是康斬脾氣不錯,也是冷哼:,『大言不慚!」

答應他這個提議,無非是不願意惹毛了他,在康斬看來,自己是賣他一個人情,給他一個面子,卻不想對方居然說是為了自己等人好。

這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辭,自然讓他惱火。

沒去計較這些,康斬揮了揮手:「向兄,南兄,讓你們的人,出動吧。」

向楚和南笙點點頭,下一刻,便有兩道青虹從人群中激射出去。

速度很快,只是眨眼功夫,便已衝到楊開等人面前,這兩人一個是來自向家,一個是來自南家,都是神遊境頂峰的老頭子。

若不是向楚和南笙極力向家族求援,向家南家也不可能派出他們來參與奪嫡之戰。

沒有客氣,兩人一上來便找上了影九。

兇猛的招式鋪天蓋地般的裘了過來,勢要一舉將影九重創。

兩位神遊頂峰強者出手,果然非同尋常,只是剎那,便讓凌霄閣眾人生出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

那無與倫比的力量爆發出來,似乎產生了一股要將人命吸引進去的漩渦。

諸人無不駭然,面色慘白,在這樣的強勢下,凌霄閣眾人連反抗的念頭都生不起來。

南笙和向楚冷笑而得意地朝這邊望來,心中暗暗期待影九被逼迫施展出霸血狂術的那一刻。

影九神色淡漠,在那狂暴的攻擊快要近身之時,忽然消失不見。

向南兩家的強者神色一怔,瞬間失去了自己攻擊的目標,旋即,心中湧出一絲不太美妙的感覺。

匆忙後退,但背後卻——股殺機悄然襲至。

一道快得肉眼看不清的人影,正揮舞著兩柄閃爍寒光的匕首,從後面掩殺而來。

影舞殺!

虛空之中滿是狂暴的能量在肆意,水紋般的波動如被丟進湖面產生的漣漪,—圈圈四散開。

向楚和南笙的得意表情,頃刻間凝固在臉上,眼眸劇烈顫抖,不可置信地望著天空。

康斬和秋自若同樣失神。

所有人都為影九表現出來的強悍實力而戰慄!

楊開輕笑一聲,淡淡道:「幾位師叔領著師兄們退後一些吧。」

,『哦。」那幾位師叔如夢方醒,在三位神遊境頂峰高手的交戰中,瞬間明白即便自己這些人上陣,恐怕除了多些無謂的死亡之外,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當即很識相地領著眾人匆匆退開。

只留下楊開和蘇顏兩人並肩站在原地。

風招來,捲動蘇顏的長髮,遮蔽了她半個臉龐,扭過頭,和楊開對視一眼,兩人會心一笑。

刷刷刷.—……

天空中,激戰的三人分開,涇渭分明地對視彼此0

影九一如剛才,神色冷漠,身上毫髮無傷。

反倒是向南兩家的高手,臉色鐵青,而他們身上的衣服,也多有破損之處,雖然也沒有受傷的痕迹,但這一番交手,卻讓所有人都意識到,影九,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影九了!

也讓他們意識到,楊家血侍的戰鬥力,是多麼的恐怖!

同階無敵,越階作戰也是常有的事,這便是楊家血侍!

「兩個,不夠!」影九雙手握著兩柄匕首,淡淡地沖向南兩家的高手搖了搖頭,惜字如金,酷得稀爛。

這話刺激的那兩人臉色愈發難看!

,『康兄』影九似乎已經到了神遊境九層!」秋自若也看出不妙,在他們原本的設想中,用兩位神遊境頂峰糾纏住影九,只要少了這個強大的助力,剩下的人無論如何也能拿下楊開,可是現在,司樣是神遊境九層的影九,打破了他們原本的計劃。

「兩個不夠,那就多派些人上去。」康斬也微微傻了一會,反應過來之後冷聲道。

秋自若點點頭,沖己方陣營中的幾個強者點了點頭,那幾人立刻飛身上去,站在向南兩家高手的身後。

兩位神遊八層,兩位神遊七層!

加上之前的兩位神遊境九層,總共六人對峙影九一人,可影九依然面色不變,反侄是後上去的那四人,神色忐忑不安。

「還是不夠!」影九搖了搖頭」『想牽制我』多來點人。」

康斬和秋自若面色一冷,暗暗覺得這個影九未免也太狂妄了,縱然你是楊家血侍,縱然你是神遊九層,你也終究不過是一個人。

,『霸血狂術!」影九忽然沉喝一聲,一身氣血之力瘋狂上漲,真元也劇烈波動起來。

所有人都面色大變,萬沒想到影九居然如此果斷地施展出血侍的禁忌之術。

這是以自身生命力為代價,強行提升氣血之力的秘法!每施展一次,血侍都會減少許多壽命。

所以楊家的血侍,縱然實力再高,一般也不長壽。

只是眨眼的功夫,影九的氣息就變了,一改之前的淡然,變得狂暴無比,整個人裸露在外的肌膚,都如烤紅的螃蟹般,紅的駭人。

刷.—.…..

影九似乎動了一下,也似乎沒有動,與他對峙的那幾個高手卻是齊齊動容,全都止不住地朝後退了幾步。

噗.—.—..

有鮮血噴濺的聲音傳出,州上去沒一會,甚至都沒來得及跟影九過招的一位神遊境七層,忽然面色獃滯,一頭從半空中栽了下來。

他的喉嚨處,如噴泉一般,往外噴射著鮮血,還沒落地,整個人碰地爆成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一股子涼意,從每個人的心底升起,讓他們渾身冰涼。

「你們覺得夠么?」影九手上的兩把匕首翻了個花,靈動的手指似翩躚起舞的蝴蝶,優雅而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