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一十二章 你沒這個膽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你沒這個膽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沒什麼意思。」面對康斬的詢問,南笙陰冷一笑「我只想說,只要我們手上有籌碼,就算四位前輩失敗了,也依然可以佔據主導地位,楊開會不會因為他們而投降我不知道,估計多半不太可能,但我們卻可以全身而退,康公子也見識到他那件玄級秘寶的威力了,他要是下定決心把我們留在這裡,誰能擋得住?」

康斬神色一變,細細品味南笙的話,也不禁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

可以看得出來,楊開確實是很在意凌霄閣這批人的,否則也不會跟自己商量,以他的性子,誰若敢攔路,只怕早就不容分說打了過來。

以這些人為籌碼,逼迫楊開就範么?再不濟,也可以從容退去!

「康公子不會還在顧慮你與楊開的口頭約定吧?」南笙看出他的猶豫,譏笑一聲。

康斬面色難看,並未否認。雖然剛才的約定只是口頭上的,但是對於中都的公子來說,還是及其在意自己的承諾的,既然和楊開說好了,不動凌霄閣的人,若是自己出爾反爾,只怕不妥。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啊康公子,難道你就想看著楊開用那件秘寶將我們這裡的人全部留下來?」南笙趁熱打鐵,繼續勸說。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向楚也道:「康公子,還請三思,或許你覺得我們這樣做是想公報私仇,我不否認痛恨楊開到了極點,但我與南大哥也是為了所有人做打算。」

深深地吸了口氣,康斬的猶豫轉為堅定,點點頭道;「就這麼辦吧!」

他也實在是怕了楊開,對四位神遊境並不報什麼期望。

南笙和向楚聞言大喜,神色振奮起來。

自參與奪嫡之戰到現在,他們總算是抓到一次機會,能夠好好報復楊開了,自然心中快意。

「不要做得太狠,抓兩個人就行了。」康斬皺了皺眉頭,吩咐一聲。

「好。」南笙點點頭,獰笑一聲,目光在凌霄閣眾人身上掃視著,伸手指了一位凌霄閣上一代的弟子,立馬便有人衝進去將其抓了出來。

那師叔也沒有反抗,甚至還制止了年輕一代弟子的蠢蠢欲動,沖眾人緩緩搖頭。

眼下敵強我弱,真要打起來,他們這些人全軍覆沒在這裡也不奇怪,忍一時風平浪靜。

看到凌霄閣眾人居然沒有反抗,南笙和向楚不禁露出一抹失望失色,鄙夷地唾棄一聲:「孬種!」

康斬眉頭一皺,心中不喜他們這樣刺激凌霄閣的人,卻也沒多說什麼。

南笙的雙眼繼續在人群中遊盪著,尋找適合的目標,忽然察覺到一道狠戾的目光朝自己望來,不禁冷笑一聲,指著那人道:「把他也抓過來!」

話音落,便有南家強者將那年輕一代的凌霄閣弟子擒了過來。

這人看著年紀不大,甚至比楊開還要小一些,實力也不算多高,只有真元境五層,顯然資質不錯。

正是因為這個,南笙才選擇了他。

一老一少,兩個凌霄閣弟子被擒到南笙面前,那老一代的弟子倒是神色平和,不卑不亢,反倒是那小一點的弟子,卻是嘿嘿冷笑,倔強而傲然地注視著南笙。

「眼神不錯!」南笙點點頭,忽然甩手就是一巴掌打了出去。

啪地一聲,那年輕弟子臉上多了一道五指印,牙齒磕飛了一顆,嘴角溢出鮮血,被打的腦袋一偏。

轉過頭,依然用那種陰狠的目光盯著南笙,一言不發。

南笙額頭上青筋跳動著,萬沒想到這人居然如此硬氣,心中惱火,又是一巴掌甩出去,冷笑道:「不知所謂!」

兩巴掌甩下來,那年輕弟子的臉頰腫起老高,一嘴的污血,但那一雙眼睛的神色卻依然沒有絲毫改變,甚至都沒有流露出膽怯,只有一種可殺不可辱的堅決!

康斬不禁微微動容,似乎對凌霄閣這個弟子的表現很意外。

「你叫什麼?」康斬詢問一聲。

那年輕弟子淡淡地瞥了一他一眼,傲然道:「蘇木!」

「蘇木……」康斬深吸一口氣,喃喃一聲,點頭道:「凌霄閣,果然非比尋常。」

一個普通的年輕弟子都有這等骨氣,其他人呢?這些人,恐怕即便將他們殺了,他們也不會屈服求饒吧?

不知道為什麼,康斬很確定這一點。

蘇木冷笑道:「你們也就只能在我面前耍狠了,待會等我楊師兄出來,你耍個給他看看!」

康斬臉色一黑,誠如蘇木所言,他確實不敢在楊開面前耍狠。

南笙更是惱羞成怒,狠狠一腳踹向蘇木的膝蓋,蘇木沒有反抗,應聲跪倒在地,下一刻,南笙狂風暴雨般的巴掌便扇了下來。

康斬甚至沒來得及制止,蘇木便又被扇了十幾次。

啪啪啪的聲響,是如此的刺耳。

凌霄閣所有人都沒有動,只有那呼吸聲漸漸地粗重起來,每個人都雙目赤紅,如吃人的猛獸般,盯著南笙不放。

沉默平靜的氛圍,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夕,讓康斬不寒而慄,連忙怒喝道:「夠了!」

南笙這才停手,喘了一口氣,伸手捏住蘇木的嘴巴,抽出身旁一人的利劍,橫在蘇木的脖子上,冷森森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你沒這個膽子的。」蘇木一嘴的鮮血,卻在冷笑譏諷,彷彿嫌棄自己活的夠長了。

南笙的神色陡然變幻,尤其的精彩,神色猶豫掙扎著,手上的利劍慢慢加重力道,在蘇木的頸脖上拉出一道殷紅的血線,卻始終沒膽量直接切下去。

殺蘇木,不費什麼事。

但緊接而來楊開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