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一十九章 你殺得了么?

第五百一十九章 你殺得了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斷地有人從楊詔府衝出來,與楊開遙遙對峙,神色不善,但一看到地魔守護在楊開身邊,又驚駭滿面,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

地魔那一夜血腥殘忍的手段給他們帶來的威懾實在太大了。

在地魔急急趕來之後沒多久,秋憶夢也帶著府上一群人在楊開旁現身。

待看到楊開此刻的狀態,秋大小姐不禁嚇了一跳,連忙衝過去詢問:「楊開你怎麼搞的?」

霍星辰也是雙眸顫抖,感受著楊開身上散發出來的邪煞戾氣,心中一陣冰寒。

圍觀的人群也同樣在對楊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討論楊家這位年紀最小的公子是不是真的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邊緣,馬上就要喪失神智,被邪惡驅使。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中都八大家與蒼雲邪地向來水火不容,八大家的武者也以剷除邪魔為己任,楊家這位有望奪得未來家主繼承權的新星居然快要變成邪魔,傳揚出去,只會淪為世人飯後的談資。

唐雨仙,胡家姐妹,董輕寒,萬花宮的四個少女,駱小曼……一雙雙關切的眼眸朝這邊望來,充滿了擔憂之色。

「你還清醒嘛?」秋憶夢顫聲詢問,一雙美眸直視著楊開的雙眼,想從中尋找到一絲人性,可惜讓她失望了,楊開的眼睛此刻雖然清澈,卻只有滿滿的殺戮,似乎已經被仇恨和殺機影響,湮滅了本性。

不禁芳心一顫,有些無所適從了,秋憶夢在奪嫡戰中雖然表現不俗,也一直充當楊開的副手指揮調度府邸上眾多武者的行動,但她畢竟還是將楊開當成主心骨,所有的行動和指揮都圍繞著他在展開。

若是楊開出現什麼意外的話,那她的所有付出都會變得毫無價值。

楊開扭頭看了她一眼,搖頭道:「沒事的。」

秋憶夢一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在這樣的狀態下,楊開居然還能壓制體內的邪戾,維持頭腦的清醒。

換做任何一個武者,恐怕都做不到吧?

地魔在一旁撇了撇嘴,嘿嘿獰笑道:「少主你現在的氣息,很對老奴的胃口,哈哈哈哈,咱們主僕二人果然很有緣分!」

秋憶夢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這才焦急地詢問:「你既然回來了,不去府上,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殺人!」

「要殺誰?」

「向楚和南笙!」

聞言,所有人都面色一變。

向楚和南笙,地位雖然不比中都八大家的公子小姐們,可那好歹也是一等世家的未來接班人,這樣的人可不是說殺就殺的。

如呂宋那樣可惡的人,楊開都沒有要取他性命的打算,怎麼這個時候會想要擊殺向楚和南笙?

剛安下心的秋憶夢,不禁以為楊開有些發瘋了。

「楊開,我們先回去好不好?」秋憶夢上前拉住了楊開的胳膊,軟聲細語地哀求著,「我們先回去商量商量,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方法,能不費力氣地將南笙和向楚殺掉,替你出口氣。」

楊開扭過頭,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我說真的,你堵在這裡,也沒辦法殺人啊。楊詔府上有不少武者,就算我們這些人全部衝進去,也不一定能殺得了他們。」秋憶夢繼續說道,「咱們先回去,好不好?」

霍星辰的眼珠子不禁瞪圓了。

他還從未看到秋憶夢有這麼溫柔的一面,秋大小姐向來知性睿智,給人一種精明能幹的感覺,讓所有人都忽視了她身為女性的一面。

這樣的女人一旦溫柔起來,對任何男人都是致命的誘惑,不可抵擋。

霍星辰自付自己若是被秋憶夢這般溫柔對待,只怕連骨頭都會酥掉,到時候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是啊楊開,先回去,我們陪你一起商量,商量幾天幾夜都沒關係。」駱小曼也不知哪來的膽子,居然也敢跟楊開對話了。

萬花宮四個氣質不一的少女,紛紛也點頭贊同,逐個對楊開勸說起來。

雖然說辭不同,可無一例外地,每個人都溫柔得一塌糊塗,臉上滿是母性的光輝閃耀。

餘下眾人互相看看,神色都不禁怪異起來。

楊開皺了皺眉,掃了一圈眾人,目光落在秋憶夢臉上,開口道:「你們把我當小孩子看啊?」

不過話雖這樣說,楊開心中還是一陣溫暖,無論如何,這些人都是在關心自己的狀態。

眾女全都臉色一紅,這才明白他的神智確實很清楚,並沒有混亂的跡象。

楊開輕笑一聲,面上湧出一絲感激和柔情,淡淡道:「我真的沒事,你們不用擔心。」

秋憶夢深吸一口氣,臉色一正,沉吟了一會道:「好,我就相信你確實沒事,但是你說要殺了向楚和南笙,你要怎麼殺?這裡是楊詔府,裡面有近千武者,是我們人數的四五倍!你就算殺得了他們,這裡大多數人也都得陪葬,你忍心這麼做?」

「你太高看他們了。」楊開神色冷了下來,緩緩搖頭,「人數不代表一切,二哥更是謹慎小心之人,他沒有萬全的把握,是絕對不可能與我開戰的。」

「他要顧忌大哥,他想奪取奪嫡戰的勝利!嘿嘿,我不顧忌。」楊開冷笑起來。

秋憶夢一愣,沒想到楊開此刻不但沒事,而且思維還如此清晰,頓時大為意外。

一個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番,一個束手束腳瞻前顧後考慮周全,事情的發展恐怕也會正如楊開此刻所說的那樣。

秋憶夢失神間,楊詔已經走府邸里大步走了出來,他的臉色陰沉著,來到府外,在重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