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章 你們攔不住的

第五百二十章 你們攔不住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十幾丈長的黑蛟徐徐而動,讓很多武者都心生驚恐,看待楊開的態度,也在悄悄地發生變化。

這些楊詔府上的武者本以為這次能夠憑藉人數上的優勢擊敗前來侵犯的楊開等人,但在見到楊開展現出來的手段之後,都頓時收斂了心思。

這樣的實力和底蘊,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拿下來的,今天這一戰,就算能夠擊敗楊開府的那些武者,也不一定能擒拿住楊開。

讓他們稍微感到心安的是,無論是地魔還是唐雨仙,在展露出自己的實力之後都沒有太多的動作,似乎他們只是要威懾一番,沒有打算真的開始屠殺。

楊詔神色一變,厲喝道:「老九,你真打算與二哥在此地開戰?」

正如楊開之前所說,楊詔心中的顧慮比他要多。他雖然在人數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但在高手層次和數量上,卻不及楊開府的底蘊,一旦打起來,只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到時候,漁翁得利的便是老大楊威了。

他可不想被別人撿了便宜。

在沒取得絕對的優勢之前,他不打算與任何人正面對拼!

可惜,楊開這一次的強橫,讓他意識到奪嫡戰的進程不會象他預期的那樣發展。

「二哥,我說了,我只要殺那兩個人,你交出他們,我立刻退走!」楊開緩緩搖頭。

「不可能!」楊詔同樣搖頭,真要是交出向楚和南笙,那他成什麼了?不過他也從楊開的話語中聽出來了,楊開同樣不希望在此地開戰。

兩敗俱傷的結局,誰都不願意承受!

楊詔是因為害怕被楊威漁翁得利,而楊開是不願意自己的朋友們面臨險境,兩人的出發點不一樣,但考慮的問題卻是相同的。

沉吟了一下,楊詔忽然輕笑道:「老九,既然你和二哥都多有顧慮,我倒有個建議,要不要聽聽?」

楊開眉頭一皺,不知道楊詔想耍什麼陰謀詭計,卻還是輕輕點頭道:「說。」

「這一次的事件,就當是我楊家人內部人的爭鬥,既然是內部人的爭鬥,那便只能由楊家人參與。你要殺,我要保,各憑手段,如何?」

楊開嘴角上揚,玩味地笑了起來:「內部爭鬥?」

「不錯。」

「只有楊家人可以參與?」

「是。」

「包括血侍對吧?」

「自然包括,血侍堂高手們雖然不姓楊,但那也是我楊家人。」

「我懂了。」楊開微微頷首,霍地抬頭,雙眸熠熠生輝,「就依二哥的意思辦!這一次,是我楊家內部人的爭鬥。」

「一言為定!」楊詔不禁放聲大笑起來,似乎是什麼陰謀詭計得逞了一樣。

楊開同樣在笑,笑得無比詭譎,秋憶夢眉頭緊鎖著,隱隱意識到有些不對,可到底哪裡不對,她也想不出來。

那茶樓上,楊威和柳輕搖兩人同樣神色疑惑,有些沒想明白楊詔到底想幹什麼,居然表現那般得意,更沒想明白楊開想幹什麼,一臉的從容和成竹在胸。

這兩兄弟,一個認定自己能保下南笙和向楚,一個認定自己能殺得了他們,最後誰能如願以償,沒人知道。

只有楊家人能夠參與的戰鬥,唐雨仙和楊詔身邊的那位血侍肯定要對上,那楊詔的對手就是楊開了,現在的楊開,雖然氣息猙獰殘暴,有些走火入魔的跡象,但那壓迫性的氣勢和強橫的實力卻是有目共睹的。

楊詔有信心攔下他?

楊威和柳輕搖都不看好,楊詔就算再出色,也絕不可能是此刻的楊開的對手,只怕用不了三息時間,楊詔就得敗北。

「雨仙!」楊開忽然沉喝一聲。

唐雨仙輕輕點頭,嬌柔的身軀一晃便飛上了半空。

楊詔身邊的那位血侍微微一笑,沒有絲毫遲疑,衝上半空,迎戰唐雨仙。

兩位血侍連招呼都沒打一聲,立刻便爭鬥起來。

但無人去關注他們,縱然他們是神遊境強者中的強者,今天的焦點,依然集中在楊家兩位公子身上。

「老九!」楊詔沉喝一聲,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對此刻的楊開,居然不守反攻,大腳在地面上狠狠地跺了一下。

地面上忽然鼓起幾道詭異的直線,似乎在那地下,有一條條巨大的蚯蚓在迅速起伏著,一絲絲恐怖的能量從下方傳了過來,朝楊開奔襲。

地煞龍術!

在奪嫡戰第一夜的時候,楊詔用這一招武技對付過霍星辰。

地煞之龍,每一條都是用五階妖獸的神魂凝練而成,被楊詔收在體內,對敵之時便可靈活運用,往往能攻敵不備,讓人防不勝防。

當時他能動用七條地煞之龍,現在隨著實力的增長,足足能動用十條,而且每一條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比起當日都不可同日而語。

面對楊詔的殺招,楊開的神色並未有絲毫變化,意念所動,頭頂上盤旋著的那隻黑蛟忽然張開血口大口,一道道漆黑的能量悠然射出。

咻咻咻……

每一道能量都擊打在地底下的地煞之龍上,塵土飛揚中,楊詔的地煞龍術未建寸功便被打散。

楊詔卻絲毫不以為意,嘴角處反而微微翹起一個詭異的弧度,站在原地,眼中充滿得意和憐憫地望著楊開,輕輕道:「老九,你完了!」

遠在幾百丈開外的茶樓里的楊威和柳輕搖同時變色,對視一眼,忽然明白楊詔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秋憶夢也是花容失色,因為在那塵土飛揚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