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一章 意境

第五百二十一章 意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二十一章意境

所有圍觀的武者,都在這股力量下,露出及其痛苦的表情。

他們忽然覺得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好像有一座大山壓在他們的頭頂,讓他們生出膝蓋發軟,想要跪倒在地的衝動。

唯有地魔嘿嘿獰笑,雙眸冒光,一臉的享受和愉悅。

這樣狂暴邪惡的氣息,正是他渴望的力量。

「快躲!」

「離那些黑氣遠一些。」

「怎麼可能,這位小公子怎麼能動用這麼強大的力量,我是不是看錯了?」

楊詔府上那些武者,紛紛叫嚷著,滿眼的不可置信和惶恐之sè,連連避讓,生怕被那些黑sè的能量侵蝕。

一股開天闢地般的力量波動,驟然在黑蛟的身上爆出,它張開的血盆大口中,出現了一個黑sè的漩渦,漩渦旋轉著,產生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吸力,拉扯著楊詔和他身邊的血侍。

在這股力量的影響下,楊詔幾乎沒有反抗的力氣,若不是有血侍守護,只怕早已被吸進蛟口中,粉身碎骨。

面sè慘白萬分,楊詔頭一次認識到,自己與老九之間的實力差距,是這麼的龐大。

是如天與地般的間隔,只怕自己努力一輩子,都不可能追上老九的步伐。

這個念頭一生,楊詔頓時有些萬念俱灰,忽然覺得什麼掙扎反抗,奪嫡之戰,楊家之主全都沒有意義了。

「二公子!」那血侍在他耳畔邊沉喝一聲,楊詔象是過電似的,一個機靈,失神的雙眸恢復一絲清明。

「不要被這股氣息影響心境!」血侍沉聲提醒。

楊詔剎那間汗出如漿,連忙點頭。他不是輕易言敗的男人,剛才之所以會出現那樣的消極想法和念頭,純粹是因為被楊開的詭異力量影響了心神的緣故。

被血侍喝醒之後,也是守住心神,不想再被楊開力量中摻雜的意境影響。

「雨仙!」楊開同樣怒吼。

正在天空中與追隨楊詔的另外一位血侍顫抖的唐雨仙沖自己的對手莞爾一笑,jīng純龐大的神識力量驟然自腦海中迸發出來,無影無形地朝楊詔那邊衝擊過去。

「神遊境九層?」正與唐雨仙對陣的那位血侍眼眸一亮,失聲驚呼。

「呀,被你看出來了。」唐雨仙輕笑一聲,「本來還想隱藏一陣呢。」

「怎麼可能?」那位血侍上下打量著唐雨仙,似乎想重新認識她一般,「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晉陞到神遊境九層?」

血侍們彼此親如兄弟姐妹,也都知根知底。唐雨仙是什麼水準,她的對手自然再清楚不過,也知道她該什麼時候才能晉陞到神遊境九層。

可是現在,突然爆發出來的神識力量,讓他意識到唐雨仙居然已經晉陞了。

「你怎麼做到的?」那人急切詢問,本來他的資質和水準與唐雨仙相差無幾,可現在人家一個女人都走到了他前方,他自然是由高興又心急。

高興是因為血侍堂又有一位兄弟姐妹晉陞了,心急的是自己落後於她!

「不告訴你!」唐雨仙嘻嘻一笑。

那人緩緩搖頭,苦笑道:「雨仙,看樣子你跟在小公子身邊,連心態都變年輕了不少,以前可沒這麼頑皮的。」

唐雨仙臉sè一沉,森冷道:「你什麼意思,是說我本來很老么?」

那人心頭一突,立刻意識到自己觸動了唐雨仙的禁忌,連忙擺手:「雨仙,我可沒這麼說。」

「哼!本來不想要你好看,現在我準備好好教訓教訓你!」唐雨仙一臉惱火,出手再不留情,將她的對手打的叫苦不迭。

雖然只有一階的差距,但就是這一階,讓唐雨仙能夠擁有凌駕於對手之上的實力。

並且在與他戰鬥中,唐雨仙還能不斷地釋放自己的神魂技援助楊開那邊。

得了唐雨仙的援助,楊開那邊的局勢顯得越發從容。

「小公子,得罪了!」那守護著楊詔的血侍忽然沉喝喝到,說話間,立刻鬆開了楊詔,體內真元運轉,一縷縷碧綠sè的光束,從他體內逸散出來,形成一道巨大無比的光柱,狠狠地朝楊開衝去。

「咔!」那光束還沒接近楊開,便被他伸手一指,一道黑sè的能量衝出,攔截在半空中,直接打散。

楊家血侍凝練出來的一擊,縱然不是全力出手,也恐怖非常,居然擋不下楊開的一擊。

眾人皆驚,實在不知道此刻的楊開到底擁有多麼強大的戰鬥力了。

反倒是楊開,雖然一身氣血之力旺盛至極,眉頭卻緊鎖著。

與血侍的一次正面交鋒,讓他意識到想擊敗對方是根本不可能的。

楊家血侍,並非浪得虛名,縱然自己此刻已經入魔,也有唐雨仙神魂技的協助,也不可能打敗他。

或者說,若不是他要守護楊詔,自己倒有可能被擊敗!

單打獨鬥,自己現在還不是血侍的對手。

心思急轉,各種念頭在腦海中划過,楊開冷哼一聲,那黑sè的蛟龍和所有的邪惡能量全數返回,將他團團包裹。

手腕一翻,一柄閃爍華光的小劍出現在手心上。

這是那件天級上品的神魂秘寶!

自煉化它到現在,楊開也依然感覺沒能與它徹底融合。但此刻為了擊殺向楚和南笙,楊開不得不利用它了,是成是敗,就在此一舉!

遙遙地朝楊詔身後望了一眼,楊開看到了躲藏在人群中探頭探腦一臉怨毒仇恨之sè的向楚和南笙兩人。

「我說了,今天誰都保不了你們,你們必死無疑!」

靜立在原地